香港雅虎博客(雅虎blog)-第1张

文丨阑夕

AOL真的是两个奇妙的子公司,横跨它从兴起成为巨擘直至没落装箱变卖的毕生,「商品恶棍」那个赞扬,仍旧当仁不让。

什么意思呢,是不论何等牛逼的商品,只要被AOL全面收购进来,单厢迅速的显露光芒,变得「泯然众人矣」,毫无例外。

而Tumblr其实或者说是那个梦魇再一次显灵的日常生活事例而已。

没错最可是的,要数Flickr,这款商品本来是全球最好的北施瓦,并缔造了SNS撷取和条码检索的设计,被业内尊崇为「Web 2.0」的领头代表。

AOL在2005年全面收购了Flickr,然后Flickr就以裸眼由此可见的速度横空出世下去,直至实力派的使用者只认Instagram,非但没有多少人想到要把相片传至Flickr。

还有互联网记事本泰斗Delicious、最先的浏览器雄霸Altavista、网志代销服务MyBloglog等等,全被被AOL变卖之后消声匿迹,最后不是撤除是卖价。

Tumblr是又两个冀建的经典作品,虽然实际上AOL另一家子公司已经无此了——目前的经营市场主体是全面收购了AOL的美国电信子公司电信子公司子公司Verizon——但是Tumblr从11亿美元的规模一路上放缓到黄大仙区300亿美元,大部分的过程还是在AOL的会期内完成的,这口锅它摘不掉。

当然,即便是交易失利的历史,AOL也是人才济济式的残花:

2002年AOL急于全面收购Google,开了30亿美元的开价,Google的三名创办人几乎都动心了,还了两个50亿美元的价格,AOL主动出击舍弃;

2006年,AOL表示欲以10亿美元全面收购Facebook,扎克伯格都要盖章了,AOL觉得太成功了呢自己吃亏了,临场压价8.5亿美元,被恼羞成怒的Facebook董事会撕掉了协议书;

2008年,微软带着400亿美元的现金,上门提出全资全面收购AOL的建议,AOL觉得钱太少,内部商量多日之后拒绝了微软,然后过了几年,AOL作价46亿美元把自己卖给了Verizon。

发挥如此稳定的互联网子公司,真的是独此一家啊。

Y Combinator的创办人、硅谷的传奇投资人保罗·格雷厄姆在1998年被AOL全面收购了他的创业子公司,其人也跟着进入AOL工作了几年,后来他写了一篇感同身受的总结,记录了AOL另一家子公司的独特之处。

格雷厄姆先是见到了杨致远,他向后者介绍了自己正在开发的技术,类似竞价排序的算法,可以让网站广告自动化展示出价最高的内容,那可是在1998年,这种设计相当超前了,后来Google等浏览器都采用了这种算法。

然而杨致远听了之后一点也不感兴趣——用格雷厄姆的话来讲,是从头到尾都摆着一副「扑克脸」——格雷厄姆是后来才意识到的,那是AOL并不关心「流量价值最大化」这件事情。

因为当时正值互联网泡沫的鼎盛时代,广告主疯狂的向网站投放广告,其溢价已经远远超过广告位的实际价值,所以杨致远宁可给销售团队高得惊人的提成,让他们气势汹汹的拜访宝洁的写字楼,然后带回来数百亿美元的Banner广告包月合同,和这种盈利模式相比,通过技术提高效率是AOL没有任何兴趣的行为。

格雷厄姆也试图说服杨致远多关注一下Google,如果有可能就以投资或是并购的形式跨入搜索市场,「然而AOL的高管团队和世界的客观真相之间有着一堵最不透光的墙壁,那是钱,只要客户还在持续的为高额广告位买单,那么AOL的人就绝不会思考他们需要做点别的。」

格雷厄姆说他在AOL上班时有时非常困惑,AOL对外坚持宣称自己是一家「媒体子公司」,但如果在办公区走一圈你就会发现,它更像一家「软件子公司」:工位里全是写代码的工程师,思考功能列表和交付日期的商品经理和正在告诉使用者去重启浏览器的技术支持人员等等——完全是一家软件子公司的样子。

那么AOL为什么要称自己为「媒体子公司」呢?

原因之一是他们盈利的方式:广告。

在二十世纪末,谁都很难想象两个子公司是靠广告来赚钱的。在人们的印象里,科技子公司的主业是软件,媒体子公司的主业才是广告。所以,他们认为自己一定是一家「媒体子公司」。

另两个原因是,AOL非常惧怕微软,在见证了名震一时的网景因为被微软当作头号竞争对手击溃之后,AOL就担心会遭到微软锁定,故而想要借助「媒体子公司」的自我定位来避开微软。

不过,如果这种定位仅仅只是一种策略的话,也许AOL是聪明的,但是装着装着,AOL逐渐真的相信自己不是一家科技子公司、而是一家通过科技商品来卖广告的子公司,它开始把商品经理称作是「制造商」,把业务部门称作是「资产」,没有人真正尊重技术,而子公司也变得不伦不类。

试图成为一家「媒体子公司」所带来的最坏影响是,他们没有足够认真地对待编程这件事情。微软、谷歌和Facebook都奉行着「黑客文化」,但AOL只是把编程当做一件「商品」。在AOL,直接面向使用者的软件是由项目经理负责的,工程师的工作是在最后把项目经理的要求「翻译」成代码。

「而商品不够好并不是AOL遇到的最糟糕的后果,最糟糕的是这让它难以吸引优秀的技术人才,有尊严的工程师不会愿意屈尊降贵到AOL去做不被重视的工作,一旦人才质量下降,子公司环境就会劣化,最后陷入恶性循环。」

格雷厄姆在AOL的时候,AOL大概有500人左右,后来他去造访Google时,后者的员工规模恰好也在那个量级,很显著的,格雷厄姆感受到了两家子公司的文化差别:

「我在Google的食堂和员工一起用餐,当讨论起搜索结果优化的话题时,几乎所有Google的员工都在思考和表达『我该怎么做』的内容,但在AOL你听不到这样的声音,工程师们只会按照要求干活,毫无此意要求之外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