早晨8点,一名格斗游戏开发人员的六天开始了:杀青,上高峰论坛下载回帖,看中了两套标识符,加商家QQ,反复争执不下后谈妥了买卖,登入淘宝网拍下两套标识符,略做修正,换上并不精美的艺术资源。晚上8点,两个山寨的《Flappy Birds》出炉了。

别把小唯想象得多复杂,实际上做出这款《Flappy Birds》只须要六天的时间,只要有钱,你能在网路上买到制作这款格斗游戏所须要的一切。在小唯格斗游戏的背后,深不可测着一条利益关系错综的供应链——格斗游戏源码买卖。

格斗游戏转卖的形式通常分成三种,一种是早已开卖应用领域商店的格斗游戏,可间接透过iTunes Connect和Google Play的transfer机能展开格斗游戏所有权的转让;另一种则是间接将格斗游戏的源码装箱转卖,部份商家还会提供后期相关服务或是按商家的要求对格斗游戏展开修正。而在转卖的文本方面,有些是转卖完整的格斗游戏,另一半则是转卖艺术片断等格斗游戏部份文本或成品。

国外:理直气壮的发家致富之路

在国外,源码买卖似乎早已走上了正确轨道,是开发人员发家致富的好手段。早在2011年5月,韩国Marvelism子公司就推出了韩国第一家能展开格斗游戏有关文本买卖的中介中文网站Game Source。Game Source上的格斗游戏文本转卖分成转卖版权和转卖所有权三种形式。商家根本无法转卖一次版权,持有者将保有其有关专利技术;若转卖所有权,则有关专利技术仍归商家所有,可无限次转卖,持有者根本无法保有有关标识符的所有权。买卖成功后,其销售金额将在扣除30%的会员费之后在月末缴付给商家。同时,该中文网站还将支持订制购买服务。

而英国的一家创业子公司Chupamobile则专注于做移动应用领域源码买卖,开发人员能在这个中文网站上原价转卖她们所开发的流程的源码(或是称之为模版),此外,中文网站网页上小唯这一机能项本中。去年8月,这家子公司宣布她们将投入130亿美元扩展她们的应用领域模版库。她们称其应用领域模版莫拉早已有少于1500个应用领域,而子公司早已向提交模版的流程员缴付了少于100亿美元。

程序源码交易(源码交易app)-第1张

亚洲地区:方兴未艾的灰色供应链

由于缺乏制度化的买卖平台和必要的监管,亚洲地区的源码买卖尚处在两个比较混乱的状态,绝大多数都是网路上的个人买卖,汇集成一股不小的暗潮。据蓝莓君一名从事策划的好友介绍,手机游戏源码买卖在业内是非常普遍的,没有这些源码买卖,也就不会有那么多的Fast Copy。而在买卖的形式上,很多商家会选择在高峰论坛或是开发人员社区内回帖,也有人透过QQ群和QQ群开炮,待买商家缔约后再透过淘宝网或其他买卖平台展开买卖。除此以外,还存在很多职业的源码买卖掮客,她们手里掌握大量格斗游戏源码,其中不乏处在排行榜前列的炙手可热格斗游戏。有几家高峰论坛和中文网站是源码买卖最常见的地方。根据好友的指引,蓝莓君随意打开了其中两个高峰论坛,发现在买卖区科姬都是格斗游戏源码的转卖帖,除手机游戏外甚至还有页游和端游。而在一些手机游戏CP交流群内,也时不时会看到掮客在刷屏打广告。

程序源码交易(源码交易app)-第2张

某中文网站买卖区泛滥的格斗游戏源码转卖帖

程序源码交易(源码交易app)-第3张程序源码交易(源码交易app)-第4张

亚洲地区格斗游戏源码买卖的市场规模在日渐壮大,然而这条地下供应链自从诞生起就蒙着一层挥之不去的阴影,有个不得不追究的疑问一直摆在所有人的面前,那就是这些数量庞大的格斗游戏源码究竟从何而来?

就蓝莓君掌握的信息来看,亚洲地区市场上流通的格斗游戏源码大致有三个来源。第一种来源是亚洲地区的小型研发团队。在亚洲地区手机游戏研发团队多如牛毛的情况下,凭借这款原创产品突出重围的希望实在太渺茫,很多研发团队即使拿到了第一笔投资,磕磕绊绊地完成了格斗游戏的开发,也有可能因得不到发行商的垂青而导致格斗游戏胎死腹中。与其将格斗游戏挂在应用领域商店里落得无人问津的惨境,很多开发人员会含泪咬牙选择将自己数月甚至数年的心血转卖,换取一笔收入应付投资人,或是作为再次出发的本金。

第二种来源则是国外。前文中提到目前业内存在一批从事格斗游戏源码倒卖的掮客或子公司,她们以低廉的价格从国外的团队手中买断其格斗游戏的版权,拿到格斗游戏的全部源码与片断包,并加价卖给亚洲地区有小唯需求的开发商或发行商以赚取差价。

偷标识符:明抢易躲,家贼难防

以上三种来源都属于正常的源码买卖范畴,商家保有所转卖格斗游戏的全部版权。然而格斗游戏源码买卖中时常会出现的一种乱象:利欲熏心的格斗游戏子公司员工将自家子公司的格斗游戏源码偷出来转卖,或有不少技术高超的流程员对市面上的格斗游戏展开反编汇。据蓝莓君了解,曾遭遇过偷标识符事件的手机游戏研发商不在少数,而罪魁祸首往往就是其子公司内部的员工。这对于受害人无疑是晴天霹雳,谁能想到,曾经一同奋斗追逐理想的创业伙伴,或委之以重任并百分百信任的手下干将,会因为利益的驱使如此轻易地就背叛了自己。

为了看清阴影背后的真相,蓝莓君陆续与几家偷标识符事件的受害子公司负责人展开了接触,然而面对蓝莓君的采访,她们却不约而同地表示不想多说。而几番犹豫过后,一家CP的负责人X总还是向蓝莓君讲述了她们的遭遇。

某日,X总接到两个陌生人的QQ好友申请,对方声称自己手上有X总子公司旗下某款格斗游戏的源码。对方不愿意透露子公司名和真名,表示自己同为偷标识符的受害人,并将一段iOS标识符的编译演示视频发给了X总。尽管半信半疑,X总还是随即在子公司内部展开调查,因为流程员不多,马上就锁定了目标。X总与那名流程员展开了谈话,流程员很快承认了自己的行为,表示是受到另两个好友的教唆,并保证不会再犯。本着大事化小小事化了的原则,X总及子公司并没有继续追究,希望他能真正认识到利益驱使下这种不道德的行为最终会把自己引上一条不归路。

与X总的经历相似,另一名不愿透露细节的业内人士告诉蓝莓君,他所在的上一家子公司不止一次遭遇过格斗游戏标识符泄露或 者整套艺术片断被装箱卖掉的情况。其中格斗游戏标识符往往是在职或离职的流程私下操作的,而艺术片断除了离职的艺术外,也极有可能被艺术外包子公司二次贩卖。贵的能买个几万,便宜的几百就卖给人家了。据他所知,《龙将》团队的整个策划案,包括数值,20-40万就能买到,是很多子公司做小唯项目的首选。我们早已很注意这方面的安全问题了,但实在防不胜防。他表示,有的是离职员工或是在职员工勾结竞争对手干的,甚至有人买通黑客黑了我们的服务器来偷。

尽管屡次遭遇这样的问题,但他的子公司并没有深入追究。这种事,一般都是吃哑巴亏,他无奈地表示,因为没证据,不知道谁搞的,或是事情过去很久了,大家也不愿跟老同事闹得太僵。

实际上,一般的格斗游戏开发商都会针对数据安全采取一定的保护措施,例如设立内外网、接触机密文本的员工工作时间断网、工作电脑不能带走等手段,但在金钱的诱惑面前,很多手机游戏从业者仍旧知法犯法。长久以来,亚洲地区的版权保护一直令人堪忧,而业界对于偷标识符等侵犯专利技术的犯罪行为更是缺乏足够的重视。与此同时,目前除了极少数资金雄厚、政府关系强大的大子公司以外,由于手续的复杂、取证的困难以及国人对名声的看中,绝大多数的手机游戏子公司在遭遇到偷标识符的恶性事件时态度都比较温和,往往会选择私下和解,并不会透过法律途径追究犯罪人的责任,这在某种程度上也助长了犯罪的嚣张气焰。

如果所有的人都保持沉默,也许情况还会进一步恶化。格斗游戏源码买卖本能是一条正规的供应链,如今却令很多人谈之色变。未来,希望能够找到合理的形式对这条供应链展开监管,使其发展能够走上正确轨道。而改变的第一步,正是我们的态度。

当年认识的人的子公司的标识符被偷了,我沉默,眼睁睁看着他的子公司被竞品击垮了。

明知道商家提供的标识符来源非法,但因为价格低,沉默,还是买了。

等到某六天,我的好友们,我自己的子公司成为了受害者,也不会有人再站出来,为我发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