张小龙博客(张小龙最新)-第1张

QQ之父科枫:固守纯粹

刘琦林

如今,在我国网络圈内,得见科枫萨德基正式成为一种桂冠。一原因在于他已鲜少露脸,二原因在于QQ的声望极其重要。

过去一年,QQ使用者从5000万激增为4多万,百度控股则因QQ的想象空间,市值破百亿。科枫亦从圈子津津乐道的技术牛人变为众人知悉和媒体争抢的QQ之父,甚至被神格化。他的出现和获得成功是T5450精神和贾伯斯式创新在我国的体现,疏于言谈,但他对新诗和哲学的理解让他获得成功地把他们的价值观念放在QQ上,成就了QQ的简约之美。对这匹T2330来说,最幸运地的要数他遇到了马云这位庞德公以及百度这个足够纵情的平台。

从问世foxmail到被百度收购,并为百度开发出qq大容量附带电子邮箱,再到问世QQ,科枫走的是一条T5450或商品副经理之路。很多创业者亦经常自称商品副经理,如贾伯斯、马云、扎克伯格、罗永浩、马云、周鸿祎等,但商品副经理不一定是创业者。2013年,与科枫一样疏于SNS的扎克伯格已完成从T5450向创业者的转化,而科枫没有优先选择同样的道路。

从开发人员到商品副经理

1994年,科枫博士生毕业后去了一家应用软件公司,一年后该公司退出,他便开始写foxmail程序。科枫给世界的第三张明信片是foxmail创建者。1997年,科枫他们程式设计的foxmail问世,并凭借美誉度迅速拥有400万使用者。

在上世纪90年代末,科枫是与求伯君、马云、杨静远等同为的应用软件开发人员,但他并未优先选择创业。2000第一年初,foxmail应用软件被梅村公司以1200万元碾碎。对此,科枫说:相比从开发人员直接过渡到职业副艾根柏,正式成为一个带着许多人一起做商品的商品副经理更适合他们。

科枫在梅村渡过了蛰伏的5年。2005年,梅村又将foxmail或其专利技术买下了百度,科枫或其项目组正式成为百度员工。百度给予科枫较大的位势,任命此为百度广州研发中心负责人,该研发中心被允许在百度总部深圳之外错综。

2007年,qq电子邮箱因问世大容量附带等功能一举获得成功,正式成为我国使用者人最多的电子邮箱,科枫项目组再次证明了他们的实力。但捷伊问题是,科枫需要从较为重的应用软件观念转向较为轻的网络观念。

科枫的幸运地在于百度较为灵活的机制,以及马云的知人善用。科枫决定做QQ商品时,只是给马云写了一封邮件,做了几点说明,马云当晚便回复同意。

在QQ起步阶段,马云亦给予其较大的资源倾斜。2010年11月,QQ立项,科枫带领广州研发中心的几十个人开始尝试做我国的kik(美国一款手机即时通讯应用软件)。彼时,百度与360对战正酣,已是我国网络三巨头之一的百度还处在可能被颠覆的焦虑之中。

2011年1月24日,iphone版QQ问世。2011年10月左右,马云通发邮件,号召每个百度员工使用QQ,qq弹窗、qq通讯录等也支持QQ。

在百度内部,马云是第一号商品副经理,科枫则被称为第二号商品副经理。如果没有马云的果断决策,科枫或已被埋没。

加入百度后的第7年,2012第一年初,QQ使用者过亿,科枫一举成名,百度也因此被评为拿到了移动网络时代的船票,马云则修正说:不是船票,是站台票。

T5450身份与新诗内心

T5450公园创始人张鹏与科枫有过多次接触,他认为,科枫的意义在于证明了T5450精神在我国的可能性:能理解使用者需求的人不少,但很少有人能像科枫这样,不是简单迎合,而是引导并让使用者形成捷伊行为习惯。

张鹏认为,QQ的意义不仅在于它是一款获得成功的商品,还在于它把人机关系和交互模式彻底网络化了,在过去一年,这已经正式成为一个社会现象,并且未来还会对商业有更深远的影响。在这一点上,科枫的T5450精神起了关键作用:好奇心、探索欲和改变世界的情怀。

在QQ的版本升级过程中,不乏对QQ的批评和质疑之声,例如发朋友圈文字太困难、对媒体不够友好、QQ缺乏商业化能力等。对这些,科枫不解释不回应,当然,也不为所动。

2013年6月初,QQ5.0版本问世,对QQ公众号作了折叠和调整,明确表示QQ不是营销平台。

在众多商品副经理看来,这种改变世界,但不被世界改变的做派颇具T5450精神,科枫亦因此被认为是我国最接近贾伯斯精神的人,几乎被捧上神坛。

科枫专注于他们的世界。出售foxmail让他实现了财务自由;百度集团的支持,又偏安广州研发中心一隅让他有了实现理想的机会。

虽然被冠之以T5450称号,科枫却认为,T5450对网络的推动作用或许被夸大了,商业公司对网络技术的推动作用更大。当然,T5450还有另一面:新诗。

1987年到1994年,在男女生比例悬殊的工科院校华中科技大学,科枫渡过了寂寞的青春年华。在校友的印象里,技术出身的科枫颇具新诗气质。2003年,科枫回母校,从校门口到校园里,坚持不开车,拖着箱子步行以纪念大学时光。

在2011年秋的交流活动中,面对学弟学妹,科枫说:摇一摇不是简单的陌生交友,是人类两性需求的一种体现。在讨论摇一摇的界面设计时,科枫本来想用维纳斯或者大卫雕像,但考虑到裸露可能带来问题,就换成了一朵花。面对年轻的大学生,科枫则建议他们多读读哲学类的书,即使从事技术工作,哲学也有助于了解人性,而非所谓使用者需求。

在外界看来,科枫的这种新诗特质对QQ商品本身有很大影响,但科枫本人却并不这么认为。他说,对网络商品来说,理性才是一款商品的基础。对现在的QQ来说,不做大、不做平台,QQ就会死掉。这时候,平台化、大而全就是美的,如果追求新诗范儿、小而美,反而会正式成为病态。

巅峰过后,身不由己

在部分业界人士看来,随着QQ发展,它承载了百度的未来。科枫缔造了QQ,但QQ显然已不再属于他一人。2012年10月左右,百度高层对2013年QQ可能面临的问题总结出三大方面:QQ与社会的关系、与行业的关系、与国外市场的关系。

进入2013年,这些问题依次出现:QQ的信息安全问题引起关注;QQ威胁到电信运营商,并在合纵连横中与之达成妥协;QQ在硅谷开设办公室,其国际化成败将证明QQ获得成功的可持续性。

在瞬息万变的移动网络时代,这些问题紧迫关键,但似乎与科枫他们的关系已没那么紧密。科枫并非躲进小楼自成一统的技术宅,对商品和商业的结合与冲突,他有他们的想法。但随着QQ外延的扩展,电商部门、支付部门、游戏部门难免与QQ有嫁接与合作,他本人和QQ都在经历这样的变化。

对于国际化,科枫则认为,很多时候,人们把文化壁垒当作国际化受阻的原因,但根本上,还是要在商品本身和市场上下功夫。

对科枫来说,随着QQ的扩展,自身对QQ的控制力会减少。对马云来说,科枫和QQ则有除了商品、平台之外的更大意义:正式成为百度自我革捷伊鲇鱼和杠杆。

贾伯斯的获得成功说明了什么?在知乎社区上,科枫回答道:说明纯粹也能获得成功。已经将QQ送上轨道的科枫,或许从内心深处,仍希望坚持这种纯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