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日,多个SNS网络平台上,出现了分销商去绒兰集团公司拉条幅打劫,催货款的音频。据悉,作为现阶段国内最大的儿童教育B2C网络平台之一的绒兰网,已货款过亿,其创办人张良伦也不见踪影。

绒兰官方网站显示,绒兰网的母公司绒兰集团公司建立于2011年,拥有绒兰网、贝店、贝仓、贝省等销售业务网络平台,先后获得IDG民营企业、Caquet民营企业、今日民营企业等知名风投机构的投资。

出身于穆萨系的绒兰网创办人张良伦,在2011年创业时做的本是一家B2C严选网络平台米折网,但是因为其一直看好儿童教育市场,2014年,张良伦创办绒兰网,除儿童教育外,同时涉及服饰、美妆及食品产品种类。

2017年,儿童教育B2C集体遭遇低迷,绒兰网摇身一变追起了蓝海,建立SNSB2C网络平台贝店。通过整合全球物流配送,为店员提供更多了数百家品牌商和工厂根源货源充足。为此,贝店还为店员提供更多了一套手机展店工具,包括店面管理工作、商品管理工作、团体会员管理工作、订货管理工作等。据官方公布的数据,2019年的高峰时刻贝店的团体会员用户数量冲破5000万,单季度订货量冲破1亿。

同年,绒兰网正式对外宣布实现半年利润一亿,成为第一家利润超亿的儿童教育公司。随后的2019年,库存B2C成为了新风尚口,集团公司又推出品牌特卖会网络平台贝仓。绒兰集团公司母公司网络平台绚丽的业绩和便利服务惹来一大批分销商和分销店员进驻。

这不是绒兰第一次债台高筑。从去年3月拿掉贝仓实体店店,到着力做邦子,绒兰早已在想办法吸引更普通用户注意,其背后难掩对老销售业务日渐颓势的恐惧。但之前,这一困境从未蔓延至分销商层面。但从去年三月份起,部分店家开始陆续反应难以从绒兰网前台提取货款,但是由此可见绒兰网的销售业务仍在继续,甚至在618购物节时,绒兰网工作人员依旧在提醒店家进行打折活动。

从8月10日起,货款难以提出情况越来越严重,接踵而至的是商家上交本息的介面被隐藏,这引发了分销商的大量举报和申诉。据36氪介绍,现阶段绒兰网的绝大部分部门早已关门歇业,只有母公司的‘邦子’网络平台在正常运营。

据介绍,现阶段店家早已自发性盖起了四个申诉群,截至8月13日,四个QQ群的总人数早已超过了1000人,其中不乏有分销商被积欠两千多名的超额货款。

米折网首页(米折网首页登录)-第1张

从全国各地来的分销商到绒兰集团公司总部索偿货款

据多位分销商披露,现阶段绒兰网已积欠分销商货款和本息过亿,相比于积欠货款,更让分销商气愤的是绒兰网高层对此事的处理态度。即使有数百位分销商连续一周在绒兰网总部集体申诉,甚至多名分销商早已到市信访办上访,但绒兰网依然没有给出何时才能归还货款的明确答复,而其创办人张良伦一直未曾露面。

做美妆产品的贝店店家张小姐称,当时选择进驻绒兰网就是因为看重网络平台良好的社会声誉,正规的经营模式,于是缴纳了4万元的本息进驻,公司去年年底还能正常收到货款,然而从去年五月开始,公司财务突然发现难以提出三月份的货款。

公司难以提出货款只能去询问网络平台的工作人员(贝店小二),他们只是非常敷衍的应付说货款需要退后结算,并且隐晦的表示以后尽量不要报活动了,但是我们和绒兰网一直以来都合作的很好,当时公司也没有察觉出有什么不妥。张小姐说,直到八月份,公司发现一直没法提出货款才申请了退店手续,但现在不仅仅是货款,连店面的本息也退不出来了。

陷入迷途的绒兰网在8月9日发出一则《贝店销售业务调整通知》,称贝店将于8月10日起进行销售业务调整,原商城销售业务将升级为严选销售业务,接入淘宝等第三方物流配送。接下来,贝店将接入更多全网物流配送。

36氪在更新后的贝店App发现,主页面已接入淘宝、拼多多、唯品会和美团外卖的入口,原来的物流配送资源已转移至商城频道。这也意味着,贝店将从SNS带货的商业模式转变为严选B2C。

值得一提的是,绒兰集团公司曾在2019年孵化出严选网络平台贝省,但效果不佳,那这一次能成功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