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石若萧

三天前,一起侵害影视制作作品版权案引起了大众注意。

这起案件,关于著名的天下人影视制作制作组。根据公众号干群科燕鸥北京报道,经过初步查核,天下人影视制作制作组网站和应用程序各路由器开发工具登载影视制作作品20000残部(集),注册会员数量800多万。北京警方经过三个月周密办案,最终抓获归案以梁某为首的犯罪嫌犯14名,严肃查处所涉公司3家,捣毁犯案用手机20部和电脑、伺服器12台,所涉金额1600多万元。

对国内的英影集发烧友而言,这条新闻报道让人感受复杂:一方面,在互联网发展初期、内容不足的时代,制作组和资源站在客观上促进了艺术交流,更是不少人热血的记忆;但另一方面,这即便是违反专利法的行为。作为FTP,究竟应该以什么样的立场去面对它的衰亡?

死讯

我的热血没了。看见博客上天下人影视制作被封的新闻报道,小陈发出了一声惊慌失措。

五年前,小陈还大三大学。出于对影集的嗜好,他在网上投个人简历,通过考试后,成了一家制作组的全职译者,参与过许多影集的片头译者业务流程。他告诉中国新闻报道周刊,制作组成员虽然没有酬金,但译者和校订业务流程均极严苛,略逊非正规译者公司,自己当时托福总成绩7.0,写作大项8分,但对许多美式英语的处理,英译中信达雅要求的满足,依然十分狼狈。

对这次经历,小陈至今认为是一场难得的学习体验。带我的总监水平很高,经常让我觉得‘原来还可以这么翻’。因为天天听片头,做译者,毫无保留接受了大量训练。一年多后,小陈基测托福,失聪和写作都几近最高分。

和小陈的立场相似,有关新闻报道下方的网友评论,也多以想念为主。

我过去也曾经是某个制作组的核心人物,借由许多大家钟爱的影集,也许他们早就以片头的形式打过比方。今天看见这条新闻报道,心里说不出的难过。在破天荒的严苛控管面前,这一代年轻人恐怕再也看不出逃狱24小时这样的精采影集,对英语孕育兴趣,也仅靠抖音上的江湖郎中。

包庇就要伏诛,这理所当然。只不过这个长年累月构建了他们这几代人热血回忆文化要塞的地方,会被我和每一个他们想念。

天下人影视制作是特殊历史阶段的特殊产物,就好像只有古代才有游侠,只有哥谭才有蝙蝠侠。互联网的历史,会公正的评价制作组。

犯案用手机20部和电脑、伺服器12台,会员800万,所涉金额1600多万元。这规模可能还比不上一个自媒体大号,平均每个用户才两元,真的很良心了。

人人影视为什么关闭(人人影视到底怎么了)-第1张

当然,也有不少人抱有相反意见。一名引进片从业者对中国新闻报道周刊表示,违法就是违法,同数额无关。更何况,现在的天下人影视制作早已经成了一门生意,只不过是扯着理想主义大旗博同情而已。一边把网贷医美广告插在视频前面牟利,另一边又不给译者片头的志愿者们结算工资,或者干脆就给一点点钱。这样真的好吗?

事实上,根据多家媒体统计,天下人影视制作从2006年正式成立至今,前后已经遭遇过6次的关闭危机。每当危机到来时,网站上的资源下载链接往往会一齐消失,只剩许多片头下载包,成了名副其实的制作组。等到风波过后,才会悄然重来。

但从去年开始,不少用户发现,各方对天下人影视制作等资源站的围剿越来越严酷。越来越多来自天下人影视制作的磁力链接遭到了迅雷等下载工具的屏蔽。今年年初,天下人影视制作出现了资源无法下载的情况,用户们纷纷猜测,天下人影视制作是不是真的要凉了。

而这次北京警方的通报,相当于给这种猜测落了锤。一经定性为犯罪团伙,正式进入刑事业务流程,大概率意味着天下人影视制作这个品牌永远成了过去时,再无出头之日。

发展历史

中国新闻报道周刊梳理资料发现,2001年,国内就已经有网友开始进行跨语言片头的分享,题材有关动漫,日剧,韩剧,影集,电影等。但当时受到网络带宽限制,能下载观看视频的用户依然很少,这类讨论还是局限在小圈子范围,主题多数围绕在片头本身的精进上。直到2003年后,BT论坛兴起,网络带宽增加,更多用户得以通过Flash在线,或缓存下载观看视频,情况才慢慢得到改进。

在这股浪潮中,以风软、破烂熊、伊甸园、天下人影视制作四大制作组最为知名。其中,天下人影视制作的前身是一名加拿大华裔留学生于2003年创立的YYeTs制作组。其在2006年6月1号建立独立论坛,次年改名为天下人影视制作。

随着2006年影集《逃狱》席卷网络,制作组进入鼎盛期,还引起了《纽约时报》等外媒的注意。但出名对制作组而言并不是什么好消息,报道带来的不是表彰或融资,更多是监管层的注意。

倘若在千禧年初,秉承着互联网的分享精神,制作组和相关资源站还能被视为盗火者一般的正义存在。但随着技术的发展,相关法律的完善,留给灰色地带的空间越来越窄。

2009年,国家广电总局下发了《关于加强互联网视听节目内容管理的通知》,其中规定,对未取得许可证的电影、电视剧、动画片、理论文献影视制作片,一律不得在互联网上传播。互联网视听节目服务的单位所播节目,应具有相应版权

同年底,伊甸园、BitTorrent中文网等111家视听节目服务网站被叫停。

2011年,为了竞争会员留存,各大视听平台开始批量购入国外正版影视制作剧,制作组开始被批量举报关停,生存空间日益收窄。在政策和视频平台的双重绞杀下,制作组面临着三个选择:转型、接受招安、维持原状

在伺服器被迫数次关停后,天下人影视制作一度选择了转型。2015年,其获得创新工场投资,转型做影集社区,放弃视频下载,只提供片头服务。

但好景不长,两年后,制作组原团队在博客宣布,由于和投资方理念和价值观存在较大分歧和矛盾不断,与已经更名为天下人视频的App完全切割。根据中国经营报报道,理念差异在于,天下人影视制作一方希望专注做影集社区,但天下人影集认为单做垂直社区天花板低,想要引入短视频等差异化内容。

人人影视为什么关闭(人人影视到底怎么了)-第2张

切割后,失去资本支持的天下人影视制作也尝试过进一步转型,先后涉足过区块链、直播行业,但都不了了之,最终还是维持了原状。

一部分制作组选择了接受视频网站的招安。根据真实故事计划披露,2016年,腾讯买下《权力的游戏》版权,和衣柜制作组表达过合作意愿,但没有成功。据制作组成员说,腾讯给制作组的译者酬金是每集200至300元,无法匹配他们的付出。不仅如此,根据有关政策,腾讯必须等外国版整季上映后才能引进,这段等待期内,要求制作组不能上线熟肉资源,理念同制作组一贯的高效不一致。

从制作组的发展史来看,因为有刚需存在,其一直有市场空间。但首先需要解决的,其实就是身份问题。如何上岸,以合法形式存在,一直是各个制作组的痛点

非正规渠道在哪里

制作组苦苦挣扎的另一头,是四处采买内容的视频平台。

2010年,爱奇艺成立,2011年,腾讯视频成立;2012年,优酷和土豆以100%换股方式合并。构成了如今视频平台爱优腾三足鼎立的局面。

不过,相比如今一同发力自制剧和综艺的爱优腾三大平台,早在2010年左右,由于国产影视制作内容相对羸弱,引进的英剧、影集一度担当起了视频网站会员拉新的重任。第一个吃螃蟹、引进影集的平台是搜狐视频,其一度被称为影集第一平台

根据2013年艾瑞统计,搜狐视频当时拥有影集总量近2000集,覆盖人数近300万,影集用户覆盖量居国内第一;同时,在剧集总数,获艾美奖剧目数和比例、剧集完备程度、更新速度以及片头水准等七大指标上,搜狐视频影集平台都排名业界第一。

据当时统计显示,国内人气排名第一的影集《吸血鬼日记》网络观看用户最多的是搜狐视频,而排名二三位的《生活大爆炸》和《尼基塔》则都是搜狐视频独家影集。此外,《纸牌屋》《国土安全》等大热剧均是由搜狐视频率先引进。

相比当时的国产剧,影集观看用户通常被认为文化水平、消费能力均较普通大众更高,因此影集频道成了吸引高端广告主投放的利器。据统计,搜狐视频影集频道一度吸引了许多奢侈品和汽车行业的广告主。

但好光景也没有维持太久。

2014年,搜狐视频经历了剧烈震荡,其有四部影集和一部自制剧被要求下架,其中《生活大爆炸》是搜狐独家版权,其余三部《傲骨贤妻》、《海军罪案调严肃查处》以及《律师本色》则是搜狐、优酷及腾讯均拥有版权。被要求下架的自制剧则是《屌丝男士》。

经历了多次类似震荡后,搜狐视频独有的题材优势不复存在。如今,《纸牌屋》等影集在搜狐视频上只剩下了时长数分钟的预告片。失去了先发优势,自制剧和综艺又没能跟上,搜狐在视频平台的竞争中愈发落于下风

一名视频平台从业者对中国新闻报道周刊透露,其实就审核业务流程来说,引进剧比自制剧要简单得多,不同于自制剧要逐字逐句抠剧本,引进剧一般不合适的删就好了,特别不合适的就不买。而在大部分影集中,色情和暴力画面一般是单镜头,不会和情节紧密交织在一起,进行删减并不困难。

不过,对许多著名影集而言,其特色恰恰正在于这些镜头。譬如《大西洋帝国》《斯巴达克斯》《权力的游戏》等剧中都有大量的血腥、暴力及裸露画面,尽管可以一删了之,但观众普遍不喜欢剪辑后的效果——以《大西洋帝国》为例,适当的暴力元素对表现角色性格极为重要,倘若进行剪辑处理,对观剧体验必然是巨大伤害。至于《行尸走肉》《斯巴达克斯》等剧集,倘若剥离了暴力血腥镜头,直接等同于挖掉了精髓。

很多观众现在都本能觉得非正规平台的剧‘不完整’。只要盗链还在,就算非正规平台做了引进,还是不会去看。除非正式出台分级制,否则这个矛盾无解。上述从业者对中国新闻报道周刊解释。

英影集的另一风险,在于不可预期的事后下架。以《生活大爆炸》2014年的下架为例,这意味着此前搜狐视频的相关版权购置费用直接全部付诸东流。

法律责任

由于非正规引进渠道根本无法满足观众需求,盗版总会有其存在的空间。天下人影视制作虽然倒了,并不意味着盗版链接从此消失,它们只是被分散到了无数小站中而已。

而相比天下人影视制作这种成名已久的大站,小站经受的打击往往不会引起大范围关注。

2018年6月,中国扫黄打非网发表了《广州市MTV235网站传播影视制作作品牟利案一审判决》,其中称2017年8月,MTV235在线手机电影天堂网站创始人汤某某被公安干警在广州市白云区抓获归案。网站先后发布多家公司的电影、电视等作品584部11324集以供公众观看,并在该网站上投放百度联盟的广告以实现营利目的,共计获利8338.84元。

2018年4月13日,广州市白云区人民法院一审判决:以侵害版权罪追究被告人汤某某刑事责任,判处其有期徒刑一年,并处罚金4万元,没收违法所得3130.81元,没收用于犯案件的工具电脑1台;

2019年初,1月2日,全国扫黄打非办微信公众号发消息称,近日,江苏省淮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以侵害版权罪,判处BT天堂站长袁某某有期徒刑三年,并处罚金人民币八十万元,消息称,在警方刑事打击前,BT天堂已成为名副其实的国内BT第一站。2015年5月至2016年7月,袁某某通过收取广告费用非法获利140多万元。经远程勘验,BT天堂网站共有影视制作作品资源24737个,有效链接影视制作作品资源数达10873个;

2019年,胖鸟电影网关闭,创始人被拘留。网友普遍猜测,其关闭是因为抢先发出了《绿皮书》资源,遭到举报。此后,制作组不再染指院线电影和已经被引进的影视制作剧片头制作。

影视制作资源网站批量消失后,搜片找片变得日益困难,但市场并未就此消失,只是渠道发生了一定变更:微信、闲鱼、QQ上涌现出了一批卖片贩子,一部电影、一季剧集的价格在5元到20元不等。

但没了制作组的审核和校订业务流程,这些视频不仅片头译者水平大跌,且视频上方,甚至中段都被封装进了大量博彩、色情网站导流广告,对用户的观影体验妨害较大。

对有关所涉人员的处罚,过往案例普遍在一至三年有期徒刑范围。有律师认为,尽管天下人影视制作名声和所涉金额均较普通资源站更大,但量刑也不会超过此范围太多。

一个类似的案例,是快播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2016年9月13日上午,深圳快播公司及其主管人员王欣等4被告人涉嫌传播淫秽物品牟利一案在北京市海淀区人民法院一审宣判。快播公司被罚一千万元,快播创始人王欣被判刑3年6个月,罚款一百万。

是否存在有罪,要分开看待,依据避风港原则,和即将生效的新中华人民共和国专利法,片头的译者和讨论本身是不违法的。且译者本身享有一定的权利,对片头有一定相关的署名权、复制权和发行权。大成律师事务所合伙人朱宝对中国新闻报道周刊解释,但视频本身的压制上传和发行,确实违法了。

而对相关所涉人员的量刑,朱宝律师给出的预测是有无罪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