写在后面:

在宏碁有那么两个现代,全称规矩。

2009年12月23日,一名宏碁雇员在宏碁内部网正式发布离任帖,副标题为《国内法:离任前发一贴!我轻轻走,不取走带队标识符...》。

自此,宏碁雇员们间造成了一类潮词的惺惺相惜,离任前一般会其中部网发个帖,回帖一般会加之这几个字:国内法,或许这样在宏碁的生涯才算完备,慢慢的国内法也成为了宏碁雇员们离任的代指。

网民们国内法的文本虽说多姿多彩,譬如对宏碁生涯的简述和归纳,也有对今后发展高架道路的思索和总体规划,除了对公司管理工作问题的真挚意见反馈。

百度内部网km上尽管没有这个规矩,但许多将要离任的雇员也讨厌正式发布许多在百度生涯的简述和归纳,那时就将这篇刊登于km上的该文赠送给我们。

腾讯文章(腾讯文章在哪儿发布)-第1张

诸位百度的老师:

四海莫不散之宴席,在此,我向我们挥别!

做为两个35岁年老步入网络,整整37岁才重新加入百度的老人家,我曾许多次Dharmapuri就要在怎样的情景下返回鹅厂,不过居然,居然是那么激烈的故事情节:我考核制度索偿获得成功,副组长被免职,而我则不得不返回百度。

teaumeillant来的副组长强行让我背星,而我决定进行考核制度索偿时,就意味着我在百度生涯的终结。其实,这只是一份工作;但是,这又何止是一份工作!这是让我热爱和充满荣誉感的鹅厂啊!这是让我坚信公司价值观并为之奋斗的百度啊!

我35岁进网络的第一天,就做好了随时被Fire掉的准备。我理解新官上任三把火,也理解职场上的洗牌和清场。

如果微视觉得不需要我了,请让我体面地返回,而不是如此的职场霸凌;请堂堂正正地把我裁掉,而不是让我窝窝囊囊的背星。

我早就说过:部门不和我续签,我没意见,但是要让我背信,我绝对不干,这是我的底线。不好意思,我就是那么刚,我是北京家庭,我不考虑回流,我也不担心以后的背调,我愿意用我在鹅厂的前途,去反抗两个17年老鹅的职场霸凌。

请不要和我说什么影响下一份工作,还要养家糊口。铁饭碗不是在两个地方吃一辈子饭,而是一辈子走到哪里都有饭吃!我有手有脚,也认识几个字,人也不笨,我那么多年积攒的股票和基金,我的投资能力,就是我最大的底气!我,只求两个公道!

在整个考核制度索偿、投诉的过程中,我就像是塞万提斯小说中的唐吉坷德一样,不断去挑战那些巨大的风车,哪怕摔得伤痕累累,血迹斑斑。不过让人欣慰的是,结果还是好的,考核制度索偿从二星改为三星,副组长降为雇员,这也算是庶民的胜利!

我希望用我的行为,告诉我们:

鹅厂的老师绝大部分还是善良、正直的,鹅厂的价值观是值得我们捍卫的,百度还是有蓝天白云的,只是有的人心里没有罢了!

感谢某位比我职级高很多的老师,您给我了安慰和鼓励!

感谢在KM上留言和点赞的老师,您们让我感动到热泪盈眶!

感谢负责考核制度索偿的老师,感谢您们主持正义!

感谢调查组的老师,哪怕有些争议,还是要说声谢谢!

感谢我自己,在将要不惑之年,拿出了豁出去的勇气!

一生共事,终生为友!

他日诸位大驾于京城,

或幸于山水间,

在下自当执壶备觞,

与君谈笑风月!

写到这里,天已经黑了!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

谢谢诸位的关心与祝福!

再见!

珍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