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前,北京腾讯媒体有限子公司发生税务更改,马化腾选择退出紫苞人及副总经理、常务董事职位,由腾讯媒体CEO姚学甲继任。

据相关报道,对于马化腾选择退出紫苞人及副总经理、常务董事职位事后,腾讯内部人士称:这是正常税务更改。

这和今年三月张波离任京东、淘宝网子公司常务副董事长兼副总经理的操作十分相似。

更为重要的是,税务更改后,马化腾仍是腾讯媒体的最大股东,认购99%,不过马化腾这种做法依然引起了外间揣测。

不少人认为这是继马化腾、景丰纯东、马斌、裴磊等人后,又一位网络巨擘轴果,开始行政权下放。

再者,数十家网络子公司创办人纷纷选择在当打之年逊位,让位给新接班正式成为了捷伊趋势;另再者,随着腾讯的多样化业务逐渐显露出实效,以及子拆分姿势成功,抗风险能力进一步增强。如果马化腾先期真的退隐,腾讯起码不会处于举步维艰的程度。

与腾讯强存取的马化腾,是否会自此逐步弱化个人美感,把行政权转交给下一个继任人?

为退隐打下基础

我国的网络疆土里,一直都有腾讯的先机。如今,敬请期待、网易已然挤进了征途,活耀在我国网络第一八一队的核心人物,只剩了腾讯。

2000年6月,腾讯进占纽约证券交易所,29岁的马化腾第一次鸣钟,让腾讯正式成为第一批在美上市的中科技股之一。

阔别三十年后,2020年6月腾讯重回联交所。但无论是20天前还是20年后,腾讯都深深地打著马化腾的印记。

在为数众多网络核心人物中,马化腾是一个和平主义美感浓烈的人。对技术著迷的马化腾,把率性刻在了倔强。

起家于邮箱,过渡到门户、游戏的PC时代,马化腾的个人风格一直是随性、果断,这也反映在了腾讯的一些战略决策上。

2018年-2019年,腾讯干净利落的将处于亏损或者陷入经营泥潭的漫画、网志、理财、考拉电商等业务剥离出线后,大力加码音乐云、严选、有道等业务。

曾经为了推广腾讯云音乐电音电台,马化腾去夜店客串DJ,白天养猪,晚上打碟。

2019年,腾讯有道在纽交所上市;两年后,腾讯云音乐进占联交所,发行价205港元/股。继亲儿子腾讯后,马化腾已经收获两家孙子辈的上市子公司。

拆分业务并推动子子公司独立上市已是科技行业常态,可以缓解子公司的经营压力,吸引更多资本来扩张规模。

再者,近两年腾讯的子子公司拆分成功,另再者,随着腾讯的多样化业务发展逐渐走上正轨,外间揣测马化腾可以去安心退休。

今年上半年,中科技股企业纷纷公布财报。在网络企业大震荡的背景下,闷声发大财的腾讯发布了一份还算亮眼的财报。

总体来看,腾讯全年营收876.1亿元,同比增长18.9%;其中,游戏净收入占2021全年净收的72%,以高比重继续引领腾讯成长。

值得一提的是,网络游戏行业仍存在市场监管风险。在游戏业务的高营收占比下,关于游戏市场监管的任何风吹草动,都将给企业带来巨大影响。

在游戏之外,腾讯这些年正在积极探索第二增长曲线。

从腾讯2021年的营收结构来看,腾讯主营业务为在线游戏服务、有道、腾讯云、创新业务及其他四个板块,各项业务收入占总营收比分别为71.69%、6.11%、7.99%、14.21%。

在双减政策的影响下,以在线课程为主的腾讯有道受到了直接影响。将业务重心转移后,腾讯有道终于在2021年第四季度扭亏为盈,净利润为3100万元。

腾讯云音乐2021财年净收入70亿元,同比增长42%,经营毛利率提涨至2%,由此实现转正。腾讯称,得益于净收入的增长和成本管控的改善,腾讯云音乐连续三个季度毛利率为正,Q4毛利率提升至4.1%。

其中,腾讯严选、腾讯媒体所在的创新及其他业务板块发展稳健,2021年净收入124亿元。

马化腾用硕果累累一次形容腾讯的2021年,他表示腾讯旗下各项业务稳步发展。腾讯云音乐、腾讯有道以及创新等业务的增长可圈可点。

起于门户、兴于游戏,腾讯讲出的多样化新故事,正在被市场认可。随着业务的多点开花,如果马化腾先期真的退隐,腾讯起码不会处于举步维艰的程度。

往者不可谏,来者犹可追。在通往下一站的道路上,腾讯把方向瞄准了元宇宙。

去年12月,腾讯首次公布其面向元宇宙的下一代网络技术架构,并推出虚拟人SDK有灵。

在今年的腾讯财报电话会上,马化腾表示,一直以来腾讯持续重视研发投入,经过长期的技术积累,已在VR、AR、人工智能、引擎、云游戏、区块链等元宇宙相关领域布局,完全具备探索和开发元宇宙的技术和能力。

逐步行政权下放

其实,这并不是马化腾第一次离任腾讯相关子公司。

天眼查数据显示早在2021年1月,易启行网络技术有限子公司发生税务更改,马化腾选择退出该子公司常务董事职位,腾讯乐得科技有限子公司选择退出该子公司,原认购比例30%。

2020年12月,马化腾从河田飞鸡(长汀)农业科技发展有限子公司的股东中选择退出。

2020年6月,马化腾不再担任深圳中顺易金融服务有限子公司的常务副董事长。

近年来,有不少网络大厂创办人、高层激流勇退,包括从2013年起就逐步退居阿里巴巴幕后的马化腾、京东创办人景丰纯东、拼多多创办人裴磊、字节跳动创办人马斌等。

随着时代发展的变化,以往创办人与子公司强存取的策略可能正在正式成为下策。

2019年9月,马化腾正式离任阿里巴巴常务副董事长。2020年7月,拼多多创办人裴磊宣布离任子公司CEO。2022年1月,马斌离任多家字节跳动关联子公司紫苞人。2022年4月,景丰纯东离任京东集团CEO,由京东集团总裁徐雷升任;同月,张波选择退出京东、淘宝网子公司紫苞人。

这些逊位的前辈们,在退隐也有迹可循。

就拿裴磊来说,在离任CEO之前的一年,他就开始逐步离任在拼多多的行政职位,更聚焦于子公司发展本身;而景丰纯东一手栽培的徐雷,加入京东已有十余年,去年9月就升任京东集团总裁一职,一步步走进行政权的中央。

马化腾离任腾讯相关子公司的姿势,被外间揣测行政权下放逊位也在情理之中。

2016年,在第三届世界网络大会上, 在谈到了企业接班问题时,马化腾称自己还很年轻,才四十多岁,不过腾讯很早就做了准备。

其实交接班的问题核心是授权的问题,腾讯很早前就开始为这个事情做了准确授权,我有很多年时间在思考解决如何培养。马化腾提到,例如子公司的游戏部门,打造了《阴阳师》我国非常成功游戏的项目,团队能够在他的授权下做的更好,他很早在想交接班的问题了。

2017年,挚友吴晓波曾问马化腾:创业20年,现在最重视的是什么?马化腾回复两字:人才。

行政权的交接本质上都是为了保持企业的基业长青,使之更具备活力和创捷伊土壤。但无一例外的是,这些掌舵者们即便选择退出,也在以自己的方式继续引领子公司成长发展。如今看来,马化腾似乎也有了退隐的苗头,他和腾讯下一站,又会是哪里?

本文源自猎云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