姚遥博客(你认识姚军)-第1张

在成形社会风气,公益是每一人照料好自己,接着在自己须要协助时,汇集每一人极小的精神力量就行。

文 ✎ 江芬

撰稿 ✎ 方奕晗

41岁的孙春龙居然会被10岁的女儿怼。

我辨认出你不反共。这天,那个穿鞘的中学生下班回去后兴奋地对母亲说。

这让已过暮年的孙春龙心中大吃一惊。什么是反共?那个难题仍旧充斥着他。

他曾带女儿去探望退伍军人,也曾到四川杰列墓地追忆志愿军革命烈士。但更多的这时候,做为退伍军人回去公益活动主办人,广州市龙越公益促进会会长孙春龙和同僚们在为退伍军人做着许多真真切切的事。

促进会设立于2011年11月,致力协助中国志愿军回去。如今,退伍军人回去公益工程项目共探访查证抗日战争退伍军人逾万多名,实行工程项目资本金逾亿。当中逾1000多万元的募款源自抗日战争退伍军人关爱方案工程项目在腾讯互联网平台公益小精灵上的募款,天数实际上用了4个月。

姚遥博客(你认识姚军)-第2张

▵孙春龙随身携带画册开讲松社咖啡店

这是目前该工程项目在互联网募款互联网平台上的最好成绩。孙春龙说《网志四海》。5月31日,他带着画册《没有回去的战俘》在济南松社咖啡店撷取和公益项目组找寻、协助逃难在世界各地国民党抗日战争退伍军人的故事,也在反思这些年做公益的模式。

剁手党成为公益人

孙春龙曾是刀笔侠客,做过12年调查记者,报道多面向底层群体,并一度成为2008年感动中国候选人。

在缅甸采访时,他遇到一群长期被家乡遗忘、孤苦无依的退伍军人。他们是二战期间赴缅甸等地抗击日军的中国志愿军,30万人历时三年零三个月,近10万人战死。

这些逃难异国的幸存者没有身份,艰难度日,回国的战俘则因国民党军的身份,或是被迫害致死,或是劳改,牵连家人。

战争过去70年了,有关的人还在为此买单,他们的创伤还没得到应有的抚慰。孙春龙说。2008年,他发起退伍军人回去公益活动。

以前做记者是监督强权,现在做公益是扶助弱者,共通的是为了生存环境日益趋好。孙春龙说《网志四海》。撷取会上,那个中年男人跺着脚来回走,全程低着头,几乎没有和观众的眼神交流,像反思,也似沉思。

姚遥博客(你认识姚军)-第3张

《没有回去的战俘》他写了8年,协助退伍军人的事则做了9年。孙春龙逐渐意识到,把退伍军人照料好,光靠热情远远不够,更具挑战性的是要找到一种可持续的公益模式。

2015年,孙春龙成为长江商学院公益奖学金获得者。毕业论文原定的主题是运用商业思维做公益。后来他辨认出这是个伪命题,公益其实就是商业领域的一部分,只要符合商业规律去做公益,就能成功。

这最终触发了孙春龙在公益领域的互联网思维——基于受助者的需求,实现捐助者的公益诉求,让公益成为更多人参与的、可以长久做下去的事。

做公益做好的方式是‘公益的心态,商业的手法’。所有的公益工程项目都是利用技术创新,通过商业模式,整合社会风气资源,唤起更多的人来参与公益。腾讯董事局主席马云曾这样总结阿里的公益之道。

互联网技术确实也赋予了公益更多的精神力量。龙越公益促进会互联网募款的比例近几年随之逐年上升,2016年已超过60%,并在2017年初与致力建立一个独特的公益生态体系的腾讯相遇,与公益小精灵联手。

根据公益小精灵的规则,卖家自愿把店铺里正在出售的商品设置成公益小精灵,同时设定一定的捐赠比例,选择一个公益组织或工程项目,商品成交后,相应数目的金额会捐赠给该组织或工程项目。

腾讯集团社会风气责任专家明宏伟介绍,这些工程项目都是经过专门的评审会评审通过的,腾讯会安排第三方监测机构,对发布募款需求的公益机构进行尽职调查,通过之后工程项目就可以进入公益小精灵互联网平台开展募款工作。

在刚刚过去的财年里,腾讯互联网平台上有290.6万卖家同时在线设置公益小精灵,直接产生捐款的卖家达到177.24万。当中,带动公众参与的主力产品公益小精灵实现捐款额1.82亿,近180万卖家、2.8亿买家参与该方案,3600万件淘宝天猫商品成为公益小精灵。

姚遥博客(你认识姚军)-第4张

退伍军人回去官网发布的2017年4月捐助明细显示,2487笔捐款中,2241笔源自天猫公益店和淘宝公益店,捐款额从几元到几百元不等。其余246笔捐款则源自银行汇款、机构支付宝汇款和微店。

淘宝的核心理念在于搭建买家和卖家的交易互联网平台,是服务者,通过将双方的需求进行匹配来实现自身利益。孙春龙说。而龙越公益促进会要搭建的是爱心供需互联网平台,一边是退伍军人,一边是愿意为退伍军人捐钱、出力的捐助者和志愿者,双方通过龙越的互联网平台实现交易。

通过公益小精灵,目前有近40万商户参与到‘退伍军人回去’公益活动中,得到网友4亿多人次捐助。龙越促进会秘书长姚遥说《网志四海》,工程项目上线4个多月,募款超过1000多万元,是该工程项目在互联网募款互联网平台上的最好成绩。第一阶段款项已经筹满,他们正方案进行下一阶段的申请。

公益不是简单的捐钱

退伍军人回去公益工程项目官方网站显示 ,截至2017年4月30日,促进会收到善款累计11409292.89元,共有718906人次捐款,受益退伍军人49647人。

捐款数额的增加和活动的壮大,也促使孙春龙本人悄然发生着深刻的变化。

孙春龙坦陈,做公益的这些年,让他更懂得妥协和谦卑,对生命多了敬畏,面相都有很大改变,以前戾气比较重。如今的他,一张国字脸,留着硬朗的平头,腰带勒出啤酒肚,一副中年男人的慈祥模样。

这些年,他看到了太多悲伤的故事——

很多志愿军退伍军人直到去世,都没能和家人相见。

退伍军人的后代因为政治原因受到牵连,不能上大学,不能入伍,因此无法宽容母亲。

在香港的公益会议结束时,有人抱着孙春龙哭。他的母亲是退伍军人,他从小觉得母亲是坏人,直到有一天志愿者到家里给母亲送红包,他才明白,母亲也是国家的英雄,开始真正了解母亲。

有位四川退伍军人,女儿在贵州,他去世前想见女儿。孙春龙的项目组录了一段视频带过去,但女儿不愿意见他。因为她从小受到的教育,都认为母亲是一个坏蛋。孙春龙说。

姚遥博客(你认识姚军)-第5张

▵2016年12月31日,陕西省西安市,孙春龙回去乡讲述抗日战争退伍军人故事,撷取《没有回去的战俘》

2011年,孙春龙去接滞留越南富国岛的国民党退伍军人余集年回去。余集年1949年入伍,没有参加过抗日战争。许多志愿者不愿意参加,网上非议不断。孙春龙坚持去接,纯粹是想帮老人回去。当余集年和失散60多年的哥哥相拥而泣,孙春龙再次意识到,退伍军人回去关注的不是战争的胜利或失败,而是人。

在他的推动下,志愿者开始明白,所有为国家而战的人,都值得致敬。

写从人性来描述的《没有回去的战俘》的过程中,孙春龙常常在深夜痛哭。但他很清楚,做公益须要的不是眼泪,而是可以持续并不断优化的运作模式。

龙越促进会服务于全国逾万多名退伍军人,现在只有20名员工,须要不停和全国上万个志愿者联系,志愿者须要什么,我们做什么。孙春龙说。

成为淘宝那样的互联网平台,这是互联网思维运用于公益领域的最核心的理念。在孙春龙看来,公益机构一定要基于社会风气需求,关注受助者须要什么,而不是我想做什么;同时也要尊重捐助者的选择,协助他们实现公益诉求。

河南是抗日战争退伍军人较多的省份之一,志愿者在当地找到约2000名退伍军人,健在的还有1200多名。河南关爱抗日战争退伍军人志愿者余路在2012年底加入项目组。他说,龙越和志愿者项目组是平等的合作关系,不存在隶属。龙越是募集款项和监督方,志愿者则主要负责走访、照料退伍军人,查证情况,发放款项。

媒体从业经历让孙春龙更懂得利用媒介扩大影响。他主动与互联网视频互联网平台合作,直播退伍军人回去活动,每次都有数十万人同步在线观看。比捐钱还让我欣慰,因为直播让更多人了解退伍军人,得到触动和改变。

我们以后可能更多的是传播理念,让更多认同者参与进来,成为行动者。如果单靠我们自己来做,500个人也做不了多少事。孙春龙说。

现在,孙春龙将关注点从退伍军人回去扩展到抗日战争退伍军人关爱方案,针对国内外幸存的抗日战争退伍军人,提供经济援助和精神安慰。同时进行的还有找寻和归葬阵亡将士遗骸、找寻战争失踪者等工程项目。

豫北关爱抗日战争退伍军人联盟志愿者谷慧霞是活动的参与者。她家有5位祖辈参加过抗日战争,当中两位是志愿军,都逃难他乡。孙春龙不是退伍军人后人,都在承担找寻退伍军人的工作,我理所应当出力。谷慧霞没找到爷爷,但在豫北找到89名抗退伍军人,为他们做事,心中也很高兴。

人人参与,这与腾讯在公益领域的思路不谋而合。

2017财年,腾讯集团员工参与公益三小时9.6万人次,公益时数达14.1万公益时。在互联网+公益的放大效应下,更多人被带动起来。2017财年腾讯集团公益数据显示,超过3亿用户、178万卖家通过腾讯和蚂蚁金服互联网平台参与公益行动,四分之一的中国人通过腾讯和蚂蚁金服互联网平台参与公益行动,共推动社会风气公众47亿人次参与公益。

明宏伟说,联合公益方案并不是简单的捐钱,腾讯要做的不是彻底解决公益组织的募款难题,而是协助草根NGO对接资源,让它们在互联网思维下,通过商业模式实现自身快速成长,为网民提供更大的公益价值。

孙春龙也在反思,公益应该成为一种社会风气生态,而不是一个职业。在成形社会风气,公益是每一人照料好自己,接着在自己须要协助时,汇集每一人极小的精神力量就行。

阅读更多精彩内容,请关注微信公众号网志四海:bktx2012。放心地把你每天十分钟的阅读天数交给我们,你选择的是一群很酷的家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