收抵押物车吗?我手上有辆宝马小车,起属?

日前,由湖北省武汉市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批准逮捕的一同租小车转手案,法院以杨庄镇、科弓果等4人形成掩盖、谎报犯罪行为所得罪,封某、王某举等4人形成盗窃罪分别判处有期徒刑十一年至三年六个月左右的刑罚,各并有期徒刑1.5多万元至4000元左右。

反屏蔽(反屏蔽器设备)-第1张

这是一个专门针对通过代驾方式实施诈骗的犯罪行为团伙,遇害公司遍布北京、上海等多地,所涉金额高达160余多万元。2020年12月,王某持著网上结识了中介刘某,刘某告知王某举一个赚钱的门道,只需用自己的身份证办理代驾,再将租好的工程车交予刘某如是说的买方(也就是专门针对收抵押物车的人),离站人根据工程车的验收情况给予代驾人钱款,后工程车的任何问题都与其无关。代驾不用自己付出租费还杜勒旺勒沙托县,王某举没多想便答应了。后,刘某将王某举推荐给做代驾转手生意的封某。

2020年12月29日,封某与王某举从代驾公司出租了一辆宝马小车,而刘某明知2人有不良企图,仍帮忙如是说了离站人杨庄镇。随即,封某和王某举一同车子驶到河南省山阳县一市郊并于31日凌晨与离站人杨庄镇等人碰面。

为了防止偷来的工程车被追踪,离站人需将工程车的GPS讯号过滤并车检。但杨庄镇等人发现此车宝马小车加装了反过滤的绒假控制系统,一旦将工程车GPS讯号过滤,工程车将无法启动,两方买卖因此中断。

2021年1月,代驾公司加装的绒假控制系统被破解,两方再次来到偏僻市郊进行买卖。车检完毕,离站人杨庄镇让王某举签约抵押物合约,并将6多万元钱款交予封某和王某举二人。随即杨庄镇开走了此车宝马小车。

从代驾人到离站人,买卖完成了下半场。通常杨庄镇会将尔谢的工程车开到同行黄某的停车场,黄某在这里搭建了车载GPS讯号专用过滤电子设备,其手下科弓果和王某负责在过滤房内拆除工程车的GPS讯号电子设备,后杨庄镇再对工程车进行改装违停,低价转手给赵先生。2021年1月,公安部门接到遇害赵先生报案,称出租人王某举未按期归还出租工程车,且该车GPS讯号始终处于app状态,王某举也联系不来。公安部门当即批捕,同年2月,公安部门以封某、王某举涉嫌盗窃罪向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提请批准逮捕。

江汉区人民检察院检察官详细了解案情后,认为杨庄镇、刘某等5名所涉人员有掩盖、谎报犯罪行为所得的重大嫌疑,遂在批准逮捕封某、王某举的同时向公安部门发出《应当逮捕犯罪行为嫌疑人报告书》,建议其将杨庄镇等5人追捕侦讯。

随即,公安人员顺着线索找到黄某的停车场,并当晚捣毁两辆还未转手的宝马小车和一份质押合约,经鉴定当晚两车均为所涉工程车。公安部门查明除王某举外,另有4人(其中2人已赵某)也是经如是说与封某密谋后,出面购下小车,再将工程车抵押物给杨庄镇套现。

2021年2月,除刘某外,封某、王某举、杨庄镇等8人陆续被抓捕归案。同年5月,案件移送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7名犯罪行为嫌疑人对违法犯罪行为事实供认不讳。唯独杨庄镇拒不认罪,一直辩称自己并不清楚抵押物工程车是犯罪行为所得。此时,还未抓捕侦讯的中介人刘某成为案件中至关重要的一环。

刘某的供述对于指控杨庄镇的犯罪行为事实很关键,我建议加大对刘某的追捕力度。审查起诉期间,承办检察官说道。2021年5月,刘某被抓捕。侦讯后,他如实供述了整个作案事实,其中包括他如是说封某等人将所涉工程车销赃给杨庄镇,以及帮助联系他人为杨庄镇收购的赃车修改车架号等情况。同年6月,公安部门以刘某涉嫌掩盖、谎报犯罪行为所得罪移送江汉区人民检察院审查起诉。刘某的供述与现有证据相互印证,足以指控杨庄镇的罪行。我建议再着重从杨庄镇的聊天记录、所涉工程车是否有代驾公司专用标识以及更改工程车信息的具体情节等方面补充侦查,进一步夯实证据。受案后,承办人再次提出引导侦查意见。

2021年7月1日,在新的证据补充到位后,江汉区人民检察院以封某、王某举等4人涉嫌盗窃罪,杨庄镇等4人涉嫌掩盖、谎报犯罪行为所得罪依法向江汉区法院批准逮捕。7月7日,该院以刘某涉嫌掩盖、谎报犯罪行为所得罪向江汉区法院批准逮捕。8月,法院判处刘某有期徒刑三年六个月,并有期徒刑4000元。

面对公诉人摆出的一件件铁证,杨庄镇无言以对,当庭认罪认罚。

文字:周晶晶 李 雪 檀 畅

来源: 检察日报正义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