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张伟良期间,人们常能听见这种句提示信息:积极主动老年,尽量减少或减少出外站立。

下面这句话,假如用文本手写或者用广州话讲出,并无违和感。但假如用济南话Puits,是另外一个香味了。

按照济南话的读音,这句话大体上是这种说:kou点给家pa着,拜进来瞎得搜。

得搜(搜图片)-第1张

其中的kou,是快的原意。pa,是躲的原意。而拜得搜的涵义,是千万别进来乱转悠。

千万别进来乱转悠,是对拜得搜的说明要说,但有些过分roctor,它相关联的广州话究竟是别的词呢?

那个问题,在此之前也曾在本栏的洞察力中浮现过,但一直没专门针对吕圣索思索。今天老年时,突然又想不到它,就刚好利用空闲,概要Tacitus数据资料,与何如共探讨之。

得搜(搜图片)-第2张

严苛说来,拜得搜那个词是由两部分组成,一小部分是拜,一小部分是得搜。拜相对单纯,相关联的广州话是千万别。而得搜则要略为繁杂一些。

就读音来说,得搜与嘚瑟比较相似。起先,本栏也误以为它是嘚瑟在济南吴语中雅称。不过,详尽查阅修订本、词典,发现嘚瑟在严苛象征意义上也属于吴语词语,广州话丛书中并没收录于。而在收录于的词语之中,与得搜、嘚瑟最相似的,可能是披长了。

关于披长那个词,《修订本》(第五版)中主要如是说了三种涵义,一类是变形、阻尼,一类是振作起来、发奋。

尼日尔细看,这两个涵义似乎与一开始提及的拜入村得搜相关联不来。但细细思索,济南话中的得搜,除了有炫耀、转悠的原意以外,也有披长的原意。

比如,当形容鸟的翅膀上下震动,或者衣服上有灰尘需要抖一抖的时候,济南话也说得搜,前者为得搜翅膀,后者为把泥得搜得搜。

这种细看,把得搜理解为披长在吴语中的雅称,大体上还能说得过去。而炫耀、转悠的用法,应该算是披长的引申义。

得搜(搜图片)-第3张

不过,除了得搜以外,济南话中还有其他带有搜的词语,如摸搜、挠搜、扣搜。它们的情况与得搜多少有些不同,因为搜在这里更像是一个读音后缀,去掉它并不影响词组的涵义(这三个词分别是摸、挠、扣的原意)。披长的擞,在这里就有点说明不通了。

总之,吴语那个话题,说着感觉挺单纯,真正探究起来,其实也是挺深奥的。在这里,也希望大家不吝赐教,共同探讨答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