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送餐和厂家间的法律条文亲密关系并不明晰。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1张

来自全省各省市的腾讯送餐分销商,在腾讯大楼前绝食申诉

很多人嘲笑我是疯子,一年properly100万。在上海腾讯大楼前绝食已近20天的烟台富商陈万海(表弟),恐难掩内心深处愤恨。

他说天数财经新闻,我或许狂热往腾讯送餐里乔尔纳,把十多年积攒全部砸进来,就是相信腾讯是个大公司,跟着他前程一片荣光,果真居然跳入了大坑里。

陈万海是7月16日来到腾讯公司总部申诉的,当晚还有不少跟他一样,戴着印上腾讯送餐铭牌vron的分销商。她们从全省各省市赶过来在此绝食,目的只有一个:领到科学合理的赔偿金。

在她们看来,分销商辛劳打下来的连城,最终被腾讯送餐拿去套了现。甚至到最终,腾讯连一句对不起都没有,只是则表示很惋惜,还说我们的赔偿不合法。

网络分析师葛甲说天数财经新闻,陈万海等想解决现阶段的困局,腾讯送餐、饿了么、分销商协力能商谈最好,看若想把腾讯送餐之前的基本权利与权利,随着股权转让转至饿了么那里去。但对饿了么来说,这显然很十分困难。假如协力商谈不成功,就需要监管机构出来协同。

从现阶段来看,腾讯送餐和厂家间的法律条文亲密关系并不明晰。上海Maignelay辩护律师房产公司刘强向天数财经新闻则表示,腾讯送餐作为一个全省性质的送餐机构,假如积欠厂家的钱款,或是因为应用软件原因导致厂家的经济损失,厂家肯定能来提倡他的基本权利。但这种基本权利的提倡到底是以何种法律条文亲密关系,或是何种方式去申诉,由于相关材料不如明确,不好进行判断。

截至截稿,天数财经新闻未接到腾讯送餐销售部有关上述问题的任何申明。

甜蜜期

陈万海原本在烟台一个小县城里做工程机械生意。在加盟腾讯送餐前,用十年天数攒了约100万元。后来他看到马路上不时有骑电动车送送餐的人闪过,感觉这个生意可以干,就找人问是否能做全权,具体怎么做。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2张

当时,县城里已经有美团送餐和饿了么进驻。在陈万海看来,虽然腾讯进入天数晚,但名气大,品牌效应在那里,相比前者,消费者更容易接受。在一二线城市,送餐市场或许已经饱和,但在四五线小城市,送餐仍旧是新兴产业。假如有腾讯加持,前程将一片荣光。

陈万海的自信并非毫无依据。2015年,在O2O发展如火如荼之时,腾讯总裁李彦宏就把腾讯送餐视为拳头产品,并称将斥资200亿元,打造腾讯糯米+送餐的O2O战略。外界最初怀疑腾讯若想做好这块线下业务,但自上线后不到一年天数,腾讯送餐便迅速崛起,成为与美团、饿了么并驾齐驱的市场三强之一。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3张

陈万海送餐团队全家福

陈万海的加盟过程亦很顺利。2017年6月,在与负责烟台片区招商的渠道经理签好合同后,他上交了24万元保证金。其中8万名为质保金,腾讯送餐承诺,分销商什么时候中止合同,什么时候就返还给他。

另外16万元是运营保证金。腾讯要求自开站那天起,三个月内陈万海必须把这16万全部花掉,砸在市场推广上面,具体花费包括线上补贴。例如送餐菜单中常见的20减10之类,以及线下推广,比如印制张贴海报、拉新顾客等。但是购买电动车、支付骑手工资及租场地均不包括在内。

那是一段陈万海值得回味的创业时光。尽管七八月正值烟台天气最炎热的时候,他仍坚持每早六点前到公司,晚上一两点回家。每天他都忙着爬楼道、贴小电视广告、培训骑手、签商户、拉新用户。在培训骑手时,陈万海反复喊出的口号是:腾讯腾讯,用心服务;腾讯送餐,值得信赖。

付出也曾接到回报。最初几个月,不仅腾讯送餐订单量一直上涨,新用户也一直增加。陈万海介绍,在他开站的时候,腾讯送餐市场份额为零。干了几个月后,她们已经将份额抢夺到50%,把美团和饿了么远远甩在身后。

让陈记忆深刻的是,那段天数饿了么的订单量几百、几百往下掉,到最终饿了么接不到单子,不得不把站点关掉,甚至骑手也跑到他那里上班。

但是干这么好,有啥用呢? 陈万海说:到最终,腾讯送餐还不是让饿了么一口吃了!

梦醒时分

陈万海所说的腾讯送餐让饿了么一口吃了,是在2017年8月24日,饿了么正式宣布以8亿美元收购腾讯送餐。合并完成后,腾讯送餐成为饿了么的全资子公司,但仍以独立品牌进行运营,包括管理层在内的人员架构保持不变。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4张

但让起早贪黑的陈万海果真没有想到,腾讯集团早从2016年下一年起就在寻找潜在买家,意图剥离出售送餐业务。除饿了么外,她们还接触过美团、顺丰等公司,但均因谈判破裂无疾而终。

与陈万海不同,来自江苏徐州的分销商程伟(表弟)早早意识到腾讯送餐可能有问题。据他回忆,美团和饿了么在2016年底曾开启一场冬季战役,拼命砸钱抢市场,但腾讯送餐对此不闻不问,程维意识到腾讯可能在收缩战线,做20减15这样的满减活动都是她们和商家出钱。

之后,腾讯送餐与美团、顺丰商谈出售事宜的新闻铺天盖地涌来,程伟对此颇感困惑。他对天数财经新闻说:这些负面消息出来后,不管商家还是消费者,都不像以前那样我们信任我们了。甚至一些忠实用户,也投向竞争对手。

但当地渠道经理安抚程伟说,你要对腾讯有信心,我们这么大的公司,以前李厂长(李彦宏)如此看重的一块业务,怎么可能说卖就卖掉呢?经理还说,送餐这块业务腾讯是奔着上市去做的,一旦IPO成功,分销商也能领到相应的收益。

程伟对此不抱过多期望,他已经把全权腾讯送餐当成自己的事业。腾讯在资本市场怎么折腾是她们的事,我要面对的现实是手下有几十号骑手要养。假如我顶不住,这些骑手怎么办?他说。

尽管有所怀疑,程伟不得不在这项事业中继续砸钱。据程估算,他这两年在腾讯送餐的总投入超过100万元,但只有2017年7月那一个月他是赚钱的,赚了大概2000元。

相比之下,陈万海更加悲惨。不仅对腾讯送餐卖身事宜毫不知情,还从未尝过赚钱的滋味。令陈困惑的是,他也算个小老板了,每日里起早贪黑,除市场推广外,也跟着骑手一起送送餐。我都如此努力了,为何命运还要这样安排?投了钱,也受了累,我就是个大疯子。陈说。

首次申诉

直至2017年11月,陈万海仍不愿相信腾讯送餐会欺骗自己。那个月中旬,他第一次来到腾讯大楼前进行申诉。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5张

申诉起因要从9月初的一场会议说起。在饿了么正式宣布收购腾讯送餐10天后,9月3日到9月8日,腾讯送餐在上海公司总部召开全省分销商大会。时任腾讯送餐董事长巩振兵及饿了么董事长张旭豪相继发言,承诺收购后补贴、福利与之前一模一样。

但在大会结束后不到一个月,腾讯送餐就开始变脸。据陈万海回忆,腾讯送餐不仅承诺的线上补贴不见了,给商户打款也没有以前稳定,拖延情况时有发生。此外在腾讯商家端,还出现按钮一键导入饿了么。商户假如点击同意,所有的菜单、价格等信息都会全部嫁接至饿了么平台。

陈万海很生气,他说你这不是坑我吗?事实也印证了他的担心。自从上述怪事出现后,他负责的腾讯送餐平台订单量直线下滑,前期投入没有一点回报,甚至到了没有补贴就活不下去的地步。不得已之下,他冒着严寒前往上海讨个说法。这么大一公司,还有没有点诚信?陈质问道。

在与腾讯送餐交涉后,家人给他打电话,说补贴又有了。既然目的达成,他就订好返程的票回到烟台。令陈最终死心的是,腾讯送餐随后又取消了线上补贴和各种福利。她们的目的就是温水煮青蛙,让你慢慢死。陈万海说。

陈也想过,在饿了么与腾讯送餐合并后,把分销商资格拿过来。部分同行还坚信,陈能力这么强,以后饿了么的分销商肯定是他的。于是陈万海找到当地城市经理,希望他能尽快撮合这件事情。

城市经理说他,不着急,等等没事的。到最终,饿了么任用了新的分销商。人家那边补贴哗哗的,我们这边啥都没有,拿什么跟人家竞争?到现在,我培养的很多骑手都去了饿了么,我很心痛啊!陈万海说。

令陈气愤的另一件事情,是2017年6月他签合同的时候,收购案已经在谈判过程中。既然如此,你为什么还让我一个劲儿往里头砸钱?你都不想做了,为什么还要骗我跳这个坑里?陈万海说。

再申诉

陈万海则表示,去年12月,腾讯送餐还做了件过分的事,她们强制要求商家签订主体变更合同。假如不签,就不给商户打款。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6张

所谓主体变更,就是将腾讯送餐的签约主体从上海小度信息科技有限公司,变更为小度生活(上海)科技有限公司。两者区别在于,小度科技注册资本为7.5亿美元,小度生活则仅有201万元。在陈万海看来,后者就是个空壳公司。

到快过春节的时候,腾讯送餐要求分销商也签定上述合同,并称不签不退保证金。陈万海始终没签,他说,一个分销商的公司注册资金都比你大。假如腾讯送餐倒闭了,分销商找谁去?你这201万元够干啥?

过完春节,陈万海就把站关了,他称自己看不到未来的路。二三十个人的保底工资我要付,本来就没有单量,还往里贴钱,一个月赔两三万元,真的没有钱往里投了。

亲友也曾劝陈万海再做做别的生意,或是找找工作,但这个打击对他来讲如此陈重。以至于在很长一段天数里,他都觉得人生灰暗无比。到今年7月时候,陈万海跟一些分销商商议,决定再次到上海申诉。

陈万海的诉求是,除了8万元质保金,他还想拿回他应得的钱。在他看来,腾讯送餐当时卖了8亿美金,这里头不仅仅是腾讯应用软件的功劳,还有市场份额部分。他说,市场谁给你打的,不都是分销商吗?这部分应该给我吧,这是我的辛劳钱啊。我们辛辛劳苦打市场,现在这个跟我没亲密关系了。至于具体金额,他称大概一百二三十万元。

对于分销商们的申诉,腾讯并未做出太多回应,仅在7月18日发布声明称,腾讯送餐合作商与腾讯送餐无任何股权亲密关系。而腾讯送餐与饿了么的合并,为两家公司股权层面的变化,不影响腾讯送餐的对外运作、协议执行及责任承担,因此现阶段部分分销商要求分享腾讯送餐与饿了么合并交易所产生的股权转让对价,不合法。

陈万海亦曾想过寻求法律条文帮助。辩护律师说他说:我可以帮你打赢这个官司,但你能拿回来多少钱呢?你在这里头赔了100多万,她们最多把保证金快速退给你,再赔偿两三万就把你打发了。陈万海听到后心里冰凉。这点钱能有啥用?连欠的外债利息都补不上。陈说。

百度代理(百度广告代理商)-第7张

从7月16日算起,陈万海在腾讯大楼前绝食已近20天。期间,不时有腾讯员工从大楼里走出来问说:她们给你多少钱一天?每次听到这种话,陈万海就很气愤,他说:腾讯这帮高层得有多坏?我们千里迢迢、顶着大太阳来维护正当基本权利,她们跟员工讲我们是托。

除了绝食,陈万海也没有更好的办法。他说,我会一直坐下去,直到腾讯给个说法为止。现在很多分销商情绪都不稳定,说不定就会做出过激行为。真把人逼到一定份上,没吃的、没穿的,这也不是没有可能。(上海天数财经新闻 胡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