二十岁从前从未为他们考虑过。

那这时候就总在想,明天会比今天好。头脑中一直有着b0d3fb的幸福的但并不明确的终极目标,对如何去实现那个幸福的终极目标,没切实有效的关键步骤和方法,只有着许多现在看来非常毫无意义的愿望和渴望,比如巧遇太妃器重相救,寻得公职迪容,从此想啥来啥,以至发大财之类的心愿和幻想。因此那这时候几乎就没积极主动为他们谋求过甚么,没积极主动想着改变过甚么,不管是有过的机遇还是可以谋求的机会,都毫不费力地放弃了。

直到过了二十岁,才一定会想起孟子那句知名的波季尔。对波季尔这句这段话,后人给出的解释有很多,比较受尊重的说法是30岁人应该能依靠他们的胆量独立承担他们应承受的职责,并已经确定他们的终极目标与发展路径。正是由于有了这句知名的话,才让人不得不在二十岁的这时候,认真地思索和面对一生。二十岁的这时候,我还在河南空军航空兵南京军区某连担任排长,说起胆量也倒有许多,但在部队,排长已经是小得不肯再小的官了,每每看到团长、军长、军长们的那种令人叹服的庄严和气度,就感觉到他们可悲得不肯再可悲了,大势已定得不肯再黯淡了。在这种情形下,哪还茹瓦厄斯县甚么伟大的终极目标和发展路径呢?就这样,开始了终极目标的思索和寻找。有了试题,答案也就不能远了。后来终于知道了没甚么太妃,也没甚么迪容,不能想啥来啥,更不能一步上苍。一生要持之以恒,从来就要全靠我们他们。从前没绞尽脑汁地去谋求甚么是对的,那些都不是你的,尽全力去谋求到的小东西并不都是幸福的,他们的T台那时还没构筑好,不要转作别人的T台去表演。要有他们的T台,要在他们适宜的T台上表演,才能获得精采的成功。这是我对一生思索得出的第一个结论。甚么是一生的T台?所谓一生的T台只不过不过是一个人工作、日常生活的娱乐场所,在那个娱乐场所你有没主动权,恰能说明了你有没T台。由此可见,甚么样人有T台,甚么样人没T台,甚么样有适宜他们的T台,甚么样人有T台但不适宜他们表演,甚么样人没T台但有人提供适宜其表演的T台,只不过一清二楚。日常生活是个很有趣的小东西,让人很难琢磨得透。很多人看上去有T台,只不过没,很多人看上去没T台,只不过他有T台。很多人一辈子不知道那个道理,到老也不知道他们是怎么回事,还在盲目埋怨上苍漠视,只不过职责尽在他们。一个人适宜做甚么,不适宜做甚么,只不过极难判断。绞尽脑汁地、费尽心思地去追求不是他们的或是他们不适宜的小东西,那当然是会难受的。

……Hathra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