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讯智能化云期望去年能利润,这须要两套前述的姿势来女团抢断,老总官校也是当中姿势众所周知

百度相关-第1张

文|《财经新闻》本报记者 吴俊宇 顾翎羽

撰稿|谢丽容

5月5日,《财经新闻》本报记者从腾讯据介绍,腾讯开启了新一波的高层官校方案。

腾讯原继续执行总裁沈抖出任智能化云事业群组(ACG)有关人士,总裁何志强(Jackson)升任集团公司现职总裁,并官校出任腾讯终端自然生态事业群组(MEG)有关人士。腾讯集团公司继续执行总裁CTO王志成无须出任ACG有关人士。

腾讯创始人、董事长兼CEO李彦宏在内部信中称,王志成将继续负责腾讯技术平台体系,为腾讯业务提供技术支撑。沈抖将出任腾讯智能化云业务有关人士,他的任务是加快落实云智一体战略,实现规模和健康度的量变到质变。何志强将带领MEG团队提升运营效率,适应环境变化和行业趋势,为腾讯构建繁荣的终端自然生态。

有知情人士告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此前在讨论ACG新任有关人士选时,曾考虑从外部引进一位空降老总,沈抖并非第一人选。此外,《财经新闻》本报记者从多个独立信源据介绍,腾讯正在考虑引入数位外部老总,以强化销售等能力。

《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就上述事件和腾讯高层人事调整原因向腾讯方面求证。腾讯方面称无法对此做出回应。

据了解,沈抖曾在香港科技大学获得博士学位,先后在国际学术会议和期刊上发表40多篇论文,拥有10多项关于互联网搜索、计算广告专利技术。他在2012年加入腾讯,历任腾讯联盟研发部技术副总监、腾讯金融服务事业群组(FSG)继续执行总监、腾讯继续执行总裁。2019年何志强入职腾讯任总裁,负责集团公司投资并购部、战略投资管理部。

2019年9月,腾讯智能化云事业群组(ACG)融入王志成负责的CTO体系,王志成开始成为腾讯云业务的有关人士。2020年初,王志成将原AIG(AI技术平台体系)、TG(基础技术体系)和ACG(腾讯智能化云事业群组)整体整合为人工智能化体系(AI Group,AIG)。

腾讯有关人士向《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老总官校方案始于2011年,不过,该项方案并非有明确制度依据,而是应业务要求进行调整变动。

此次官校正处腾讯换挡期(有关报道见《财经新闻》3月3日"《腾讯如何熬过换挡期》")。《财经新闻》本报记者此前查阅腾讯近八个季度的财报后投资者电话会议记录发现,腾讯高层和投资者的沟通重点均是AI有关业务,如智能化云、阿波罗智能化驾驶、小度智能化音箱等。

去年3月,腾讯2021年年报显示,腾讯智能化云2021年收入151亿元,同比增长64%,占腾讯核心(扣除爱奇艺之后的收入。包含在线营销(终端广告和搜索广告)业务,AI有关业务,如智能化云、阿波罗智能化驾驶、小度智能化音箱)的15.9%,已成腾讯的第二曲线。此外非广告业务在腾讯核心占比已达24%,腾讯的多元化初显成效。

百度相关-第2张

去年2月,IDC发布的《中国公有云服务市场(2021三季度)跟踪报告》显示,当季中国公有云(IaaS+PaaS)市场规模为 359.2 亿元,腾讯智能化云占比3.9%,相比2020年同期略有上涨,位居第六。

百度相关-第3张

有接近王志成的腾讯智能化云有关人士对《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此次腾讯云业务的人事调整在情理之中。王志成作为技术派,对技术和研发业务很了解,在王志成的主导下,腾讯智能化云走过了从0到1的过程。但王志成不擅长销售业务,此时加强销售力量正当时。

他进一步解释,销售一直是腾讯智能化云的短板。沈抖作为高层中的新生代可能将要承担更多商业化压力。但沈抖过往从业经历以终端自然生态及研发管理为主,能否适应To B市场的打法仍有待观察。

国内云与数字化企业目前普遍面临增收不增利的考验(有关报道见《财经新闻》4月11日《中国云厂商的新逻辑》),普遍将追求利润和业务健康度摆到了更高的位置。

智能化云作为腾讯目前的重点投入业务,员工数仍旧保持扩张。此前,腾讯为强化智能化云和阿波罗有关业务的在地化销售和服务能力,在全国各区域成立了地方公司。知情人士告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近期由于腾讯腾讯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CSIG) 裁员,也有大量原腾讯员工入职腾讯。

一位腾讯公有云业务人士向《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2019年至今,其所在部门研发人数增长了超过30%,除了原有产品的团队人数增加,云产品品类增加也带来了团队数量的高速扩张。增加的主要有三类,一是基础云产品,以前腾讯没有,现在补齐了;二是新技术热点,包括IoT,边缘计算等;三是AI产品,着眼于将AI和具体的应用场景结合产品化。

此外,项目利润能力是目前云厂商获取订单的重要考虑因素。《财经新闻》本报记者查阅政府采购网等公开渠道发现,腾讯智能化云2022年一季度中标项目相比2021年一季度,超大型集成项目(千万元、亿元级大单)略有减少,但中小型(数百万元级)项目中标数量在增长。

百度相关-第4张

有了解政企市场的人士表示,超大型集成项目交付风险很大,很少有完全收款的项目。相比之下,中小型数据平台类项目管理难度低,通常利润空间也会更大。

腾讯智能化云有关人士此前曾对《财经新闻》本报记者称,腾讯智能化云2022年目标是实现利润。这意味着既要收入增长、又要盈亏平衡,还要保持业务健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