编者按:位数控制技术前提下的散播形式现象,是当前人文学术的重要议题。成都理工学院散播科学与艺术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孙婧,研究生刘秀敏,在《媒体观察》2021年第1期发文认为,音频网志做为依托当代位数控制技术的新经济散播形式,赋予了德国大众词句抒发的行政权。在急速的文本音乐创作中,音频网志发挥着自身隐形的行政权,在个人声望的急速提升之下,又解构了社会风气声望,展现了控制技术前提下散播形式词句制造的力量。

音频网志解构社会风气声望

◆孙婧 刘秀敏

随着控制技术的产业发展,可供德国大众抒发的散播形式在急速改进,那么,音频网志做为一种以影像为基本组成元素的新经济散播散播形式,是以什么样的功能吸引德国大众使用的呢?本文将从控制技术穿鞘的角度探讨这一问题。

一、当代位数控制技术大背景下散播形式控制技术穿鞘的兴起

在媒体领域,散播形式与控制技术构成相互弯果的亲密关系,而控制技术是捷伊散播形式产生的重要来源。自1946年第一台计算机在美国诞生以来,位数控制技术渐渐带入到他们的日常生活。磁带、电影、印刷机、电视等散播形式透过位数控制技术开始渐渐逐步形成一张普柏枋他们日常生活无所不在的庞大互联网。当代位数控制技术的高速产业发展已经在无形中将他们与互联网世界紧紧联络在一起。每一次控制技术的革新,都深刻发生改变着人们的日常生活模式、交往形式、行为形式。随着社会风气科技的急速更新,各类新新闻媒体互联网平台如遍地开花般涌现,自新闻媒体SNS应用软件大量崛起,不仅为广告主带来捷伊日常生活乐趣,更在毫无保留中发生改变着德国大众的日常日常生活形式。用户透过音频历史记录日常生活、分享趣闻、结交好友,把这些自新闻媒体SNS应用软件设置到了经典作品制造的劳动中去。在此,散播形式的功用并不是听觉图像的实际聚合,而是在各种行政权亲密关系的交互作用中体现出来。这种交互作用产生于一个去虚拟化、大众化的散播阿蒂希县。德国大众由被传统新闻媒体统治的发送者转变为在自新闻媒体阿蒂希县中掌握行政权的发声者,词句权向中高社会风气阶层下沉、转移。

位数控制技术大背景下散播形式控制技术穿鞘的Pudukkottai之一——音频网志,以一种全捷伊历史记录日常生活、表现日常生活的呈现形式,改写了传统书写-印刷本体论下的散播形式所不具备的建模特征。其建模的听觉体验带给观众更加直观的沉浸、交互、参与式感受。这里的关键点是,音频网志是做为行政权物品而存在的。行政权的聚合,是透过Lendelin思维与音乐创作、非物质性与主体及参与者的创造力之间的关键联络而实现的。Vlogger即音频网志的作者,其个体特性是带入到散播形式制造的亲密关系、过程和实践之中的。他们可以在博客、抖音、快手等各个音频互联网平台注册账号,透过互联网互联网平台中正式发布经典作品文本,抒发自我,构建身份,并透过互联网平台与广告主实时交互,展示其主观世界的能力。科折粉,行政权才会内化为控制技术表现的文本,或变得有意义。音频网志也为无权的受压迫提供了一个可以自由探讨的阿蒂希县,他们透过雅雷、转贴、评论以及交互、正式发布信息、散播、探讨,使原本微弱、孤立的话题得以聚集,逐步形成舆论热点,促进非主流阶层的词句抒发,逐步形成捷伊行政权中心。这样,Vlogger和经典作品、与此相反间的相互亲密关系既有物质上的牵连,也处于行政权的产业发展过程之中,是各种行政权行为交互作用的结果。

因此,散播形式强调行政权产生的过程性,强调控制技术、影像和主体相互之间的策略性部署。音频网志不仅仅表明上述论及的理念,它还使他们能够领会在行政权、主体和中介之间控制技术所起的作用。

二、被隐藏的部分:音频网志的行政权之维

首先,做为个人意识状态的私人词句。基于语言学的理论,以结构主义语言观的观照形式来分析私人词句所具有的特性,可以阐释音频网志私人词句产生的原因。在德国大众媒体空间中,个人拥有高度的自由,可以按照自己的爱好、兴趣以及个性正式发布文本并与他人交往,也因此,私人词句在互联网互联网平台的正式发布成为一种流行的趋势。私人词句做为一种公共空间的实践形式,将人对自身意识状态的直接的、当下的认识,和人对客体对象的认知区别开来。在这个空间中,音频网志的音乐创作者透过网名、签名以及头像等构建虚拟身份,透过音频及文本的正式发布逐步形成虚拟自身形象与特征。在自为结构的内部,叙事模式高度私人化,以音乐创作者自身真实日常生活为原材料,促进主体在虚拟时代更快地发生转变。以在海外日常生活后迁回国内的音频博主竹子为例,她的音频主要历史记录自己在伦敦的求学日常生活以及在搬回国内后的工作日常生活。其中,她在归国前的最后一只Vlog《不将就》,获得粉丝大量雅雷和转贴。她的经典作品历史记录典型性的日常生活场景,这些场景对于广告主可能是自身日常生活场景的再现,或者是想象日常生活的再现。由此带来了一个形而上学的后果,即自为意识到自己之外还有另一种全然不同的存在形式(做为他人的客体而存在)。

其次,以公共做为探讨对象的公共词句。哈贝马斯提出公共领域所具备的三个共同范畴,即平等的交流信息、对一般问题的探讨、公众处于开放而非封闭状态。关于公共词句空间并不等于前面所提及的公共领域,公共领域是指在政治行政权以外,做为满足政治基本前提的公民自由抒发以及沟通意见,达成共识的社会风气日常生活领域。显然,公共词句探讨的是个人对各类公共现象的意见和见解。公共词句空间指公民以公众身份对公众事物进行自由集中、理性的探讨,并产生共识阿蒂希县。随着社会风气的进步,德国大众更需要一个信息开放、自由交流的散播形式阿蒂希县,因而催生出音频网志这一代表个人行政权的散播形式形式,为普通德国大众提供了一个开放自由的词句空间。各类自新闻媒体互联网平台和音乐创作者急速增加,新闻媒体的开放性也日益加强,毫无疑问,位数控制技术和散播形式制造场之间正在发生裂变。

以个人为中心的音频网志,主要以音乐创作者出镜对着镜头讲述自己的观点,并配以相应画面的模式出现。做为主体的一部分,音频网志的音乐创作者当然不是纯粹自足而自为的,而是由其个体携带的公共词句的遗传基因。音频网志的博主社会风气性地参与了人类的公共词句演化,当然,这是控制技术与散播形式相互参与的结果。个人对公共事件和阿蒂希县的介入,再次证明了这一点。2019年11月9日,中央电视台主持人康辉在央视新闻官博中正式发布第一支Vlog,引起德国大众热议。随后康辉在官博中陆续发表自己在报道习主席访问希腊的工作日常,用一种个人化的抒发形式历史记录国家大事,受到德国大众的喜爱。在Vlog中,康辉历史记录了习主席出访希腊,以及希腊为迎接习主席的来访做出的准备等文本,虽然以Vlog的形式历史记录,但其历史记录传达的听觉文化具有极强的公共性。这不仅是个人词句在公共空间的扩张,更是一种公共词句抒发的全新渠道。也就是说,重要的已经不是信息本身,也不是位数控制技术时代所谓的控制技术文本,而是被感知的行政权图示。

第三,是以主体为核心的情感词句。众所周知,人类对于情感的感受、倾诉是对自我的反映及对世界的认识。情感是人类精神活动的重要方面,是主观世界的主干部分,是伴随着人类的认识、实践、日常日常生活而产生的主观体验,是贯穿人类生理、心理和思想活动的精神力量。那么他们可以这样定义情感词句,即利用具有情感倾向的词语或短句抒发在现实日常生活中主观体验,并对倾听者带来一定的影响。由于音频网志的个人化音乐创作,个人情感抒发是其中重要的词句抒发形式之一。用户透过简短的文字或者音频抒发自身情感与主观意愿。音频博主利用自拍,将自身的主观感受透过音频网志这一散播形式抒发出来,并透过具有感染力的词句,与广告主相连,产生共鸣。音频网志的音乐创作始终围绕着音频博主本人,音乐创作者因教育水平、日常生活环境、态度等因素的不同,对现实世界产生不同的体验。同时,利用这种私人化的抒发形式,传达喜怒哀乐的真情实感。在宣泄自身情绪的同时,满足广告主的窥视欲,更在音频博主和倾听者之间建立理解的桥梁,跨越时间和空间,实现情感认同。譬如为外卖小哥发声的曹导、将个人成长与日常生活体会带入音频的竹子以及将个人体会带入旅行的房琪。倾听者在情感词句理解过程中再调用同理心进行情感加工,同时唤起自身情感,与自身日常生活相结合,产生情感认同,获得心灵上的慰藉。这么看来,音频网志中产生的情感和情感认同中产生的快感在性质上是比较接近的,正式发布者很清楚给他(她)快乐的是情感,也很清楚自己不会囿于情感本身。因此,情感词句是博主与广告主最好的黏合剂。无论如何,情感的创造者和发送者是有所不同的,而从逻辑上来说,音频博主的情感恰好取决于他(她)是否能对这二者作出区分,以此解构整齐划一的社会风气结构。

三、行政权转移中的政治

做为新经济散播形式的音频网志为民众参与公共领域提供了捷伊形式。首先,它提供了一个可以自由发声的公共互联网平台;其次,依托音频博主个人化的抒发以及个人魅力,吸引广告主参与探讨,充分交流,促进互联网舆论发酵;最后,随着舆论的扩大,引起主流新闻媒体和政府的关注,实现对国家行政权的监督以及政治事务的参与。例如Vlog博主蜘蛛与面包正式发布的封城中的武汉,成为除主流新闻媒体外德国大众了解武汉最新情况的重要渠道,吸引了网民在公共领域的广泛探讨,互联网舆论迅速蔓延,最后引起政府以及主流新闻媒体的关注。无论是政府、主流新闻媒体还是民众都可以透过更加全方位的感知,了解真实情况,并以此对突发公共事件中真实情况有充分的了解,从而作出积极的回应和调整。

音频博主自拍所呈现出的画面虽然在艺术性上有所欠缺,但却是最真实的日常生活纪录片,这样的制作形式不仅提供了不同样态的日常生活样貌,更重要的是贴近日常生活的抒发形式,消解了虚拟互联网与现实世界的距离。音乐创作者的想法更易得到广告主的认可,音乐创作者的想法得到有效散播。简单易操作的制作形式,打破受压迫普遍失语的现象,借助音频网志探讨公共事件,在SNS新闻媒体的广泛散播之下,进而引发德国大众广泛探讨。对公共事件何以逐步形成舆论压力,音频网志提供产业发展出一种散播形式行政权意志的可能性。这一概念能够打破私人对公共领域介入的壁垒,在一定程度上为人人都能发声创造了可能。就此而言,亦就其效应而论,它有能力超越散播形式决定论凝滞的定式。音频博主透过正式发布大量优质音频,累积粉丝量,得到社会风气认可,进而产业发展成为意见领袖。也就是说,音频网志的作用是追踪内嵌于控制技术、影像、制造意义与德国大众之间的政治行政权互联网,建立铺层繁复、交互频密的能供性组合,将欣欣向荣的新散播形式制造阿蒂希县的部分行政权要素进行转换与结合。

总的来讲,它们构成了一种新型的工业产物,遍布在他们这个无所不在的散播形式时代的方方面面——例如艺术品制作过程日记、导演拍摄日记、电影节幕后日记等,这些文本的出现为艺术经典作品的宣传提供了更新颖、更具说服力的宣传形式,也促进了合作式制造模式的诞生。在新经济散播形式急速涌现的今天,Vlog为公众提供了一个捷伊词句散播散播形式,个性化散播的私人词句,参与决策的公共词句以及做为黏合剂的情感词句,三者共同构成了散播形式的词句结构要素,促使德国大众的词句结构转型,整体呈现了散播形式的多样面貌。

(载《媒体观察》2021年01月号,原文约8000字,标题为:行政权拼图:位数控制技术下音频网志的词句类型与音乐创作。本文为国家社会风气科学基金重大项目中国新散播形式文艺研究(18ZDA282)的研究成果。此为节选,图表和注释等从略,学术引用请参考原文。)

【作者简介】

孙婧,成都理工学院散播科学与艺术学院研究员,博士生导师

刘秀敏,成都理工学院散播科学与艺术学院2019级硕士研究生

来源:紫牛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