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几日,即使加上某省级党委的QQ激动了一阵。这回党委组织工作忙,从不发贴文。但昨天发生的一件事,彻底创下了我的知觉。和基层单位里既是党委又是同僚的Z某吃饭,有次没人加有他QQ,加挚友后Z某让我把他贴文设置为过滤状态,心中回首。原来无所不在的本性,竟还藏在贴文中。

QQ虽不用看脸,但须要商业价值对等

在SNS中,微笑是最常用的,但只不过,那种SNS微笑真实成分并不多。基层单位里,有一名同僚,总是挂着满脸举世闻名的微笑。没人甚至还总结出一套检验一个人社会关系优劣的方法,那是看他会不会笑。也即使此种SNS微笑的伪善,这也成了刻薄伪善的年轻人产生SNS自闭的根本原因。

网易泡泡聊天室(泡泡聊天官方)-第1张

有了SNS应用软件后,盖住了SNS时微笑的伪善盖头,也推动了互联网的快速发展。我清楚记得,20世纪90年代中后期的闲聊室,每天都是满座。后来MSN、网易陀螺等平台的再次出现,让闲聊渐渐冷遇,毕竟一对多的SNS不如单对单SNS淋浴间且重要。MSN和网易陀螺,只不过是传输文件的办公设备应用软件,却被很多人用来闲聊。随着email的再次出现,它们又渐渐被闲聊应用软件QQ取代。

SNS的目的,是把其他人变成老同学,彼此做一些商业价值交换。倘若说其他人间须要戴上小丑,那么老同学间一定是戴了束缚。即使变熟之后,更须要在熟悉脸孔之下,进行理所当然并无动于衷的佯装。而QQSNS,则避免了此种看不见的伪善,但只不过,它并没有背道而驰SNS的本质:商业价值对等。

物以类聚,你并没进入他的贴文

同僚讲起党委发的一条无厘头贴文,即使很少刷贴文,我就去翻了下,发觉看不出他的贴文。这样的事情,我相信许多人都遇到过,起先,我们往往以为党委忙,手机而已法沃德国大众的工具,而党委经常无暇顾及各式各样会议、各式各样交际;你去找党委,他办公设备室门口一般会站着许多人。

网易泡泡聊天室(泡泡聊天官方)-第2张

只不过,这些并不是事实真相。前几日,一名同乡从济南来,即使他是某机关的党委,开夜车,从镇里到基层单位,大小党委尽数赴宴。那位同乡说,他而已公干别忘了路经,本不想麻烦地方性的党委们。或许他说的是真诚,但到了地方性,地方性党委们陪他,就成了最重要的组织工作。

所以你以为党委很忙,即使你根本不在他的SNS圈。即使商业价值不对等,在你看来很忙的党委,到了上级那里,他可以随时有空。

知乎上,有个叫木木的说:刚刚发现党委贴文过滤了我,我同僚都有他的动态,我没有,感觉真的是很震惊。我想对木木说:这有什么可震惊的呢,在他看来,只不过别的同僚比你更有商业价值罢了。

加挚友是最廉价的面子

加QQ而已个礼貌。最近一名网络写手遇到一件郁闷的事,前几天他和小花(他们公众号的另一名写手)一起吃饭,他俩拿手机出来,一起研究某小说的热度和点评,他炫耀说自己有个脑残粉,并且当着小花的面,点进小粉丝的微博主页,意外发现她居然也在写小说。

小粉丝在没有加他挚友时经常点赞评论,可是当和他互加挚友之后,热情就骤减了。

网易泡泡聊天室(泡泡聊天官方)-第3张

有时候,我们也会遇到同样的事。和某人在一起吃饭或者在某个场合,大家寒暄一番,互加QQ。然而时间久了,你会发现,虽然互加挚友,但彼此QQ挚友中只不过是多了一具躺平的僵尸。偶尔,也想说几句,但终究交集太少,不知道说什么合适,逢重大节日,顶多而已发QQ相互问候,说不定还是信息群发。

也许加QQ的瞬间是极开心的,但这个廉价的情面,即使交流的不可持续,渐渐就躺平在那里。生活是这样,有些人加你挚友,这已经是他交往的底线了,不可能再近了,即使你根本不是他生活里的人。

每个人都很贪心,遇到商业价值不对等的人,总想得到一些什么,给了一次机会后,往往认为既然给了一次,为什么不能再多给点。

加挚友并非挚友,可能而已僵尸

不管是你加别人挚友,还是别人加你挚友,不外乎这样几种情况:

一是有求于你的,如果你不是有太多商业价值的人,这些人加你往往是会QQ卖货,或者是做一些宣传。毕竟这是自媒体时代,每个人都把QQ这个SNS平台作为自己的放大器。

网易泡泡聊天室(泡泡聊天官方)-第4张

还有一种是,你具备很多商业价值,这些人加你无非是想做更多交流,借助交流或者从你那里得到更多收获。在SNS时,你主动加别人挚友,一定是你觉得这个人对你来说能够形成某种资源。有时候,在酒场上或者萍水相逢,也会一时兴起彼此加为挚友,但毕竟加挚友是最廉价的商业价值交换,这些挚友在QQ中躺平了一阵,说不定别人早把你悄悄删除。

有些人,总是以为加了某位大咖或者某些有重要商业价值的人的QQ挚友,当作炫耀的资本。只不过,如果你们没有太多的交流,没有持续的商业价值交换。加了挚友又有什么呢,只不过彼此的挚友里多了一具僵尸罢了。

正像没人说的QQ,微微相信就好,倘需真正的朋友,还是平时多交流,让彼此从对方那里获得商业价值,而不是仅仅做QQ上的挚友。

本文作者李鑫淼,源自公众号思想者札记(ID:SXZzhaji)