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60和搜狗大战(搜狗360之争)-第1张

近日,360由于私自盗用网易应用程序使用者的预设应用程序增设,被西安中级高等法院判定为侵权行为。双方的纠纷最早要上溯至2013年,网易与百度的成功结盟,入股网易无力回天的360,随即对网易应用程序使用者知难而退盛怒,私自将其预设应用程序增设由网易应用程序盗用为360安全可靠应用程序,榨取网易的市场份额,致使超过16%的网易应用程序使用者遭遇严重干扰,令网易不得不无视法律。针对该案,陕西省中级人民高等法院一审360胜诉,并可向网易索赔高达100万元的损失。

此次360对使用者合法权益的侵权行为,相比以往性质更加直接。高等法院查明,360防毒以修复安全可靠隐患之名义,在操作过程中私自将预设应用程序由网易盗用为360安全可靠应用程序;类似地,在使用者将网易应用程序设为预设时,即使点选360安全可靠卫士快捷方式中的允许修改选项,却仍违反使用者意愿,在后台将360安全可靠应用程序私自设为预设。据此,高等法院认定了360以管理手段欺骗使用者,对其正常增设实施私自盗用的事实。

尽管关于安全可靠类应用软件最轻权利准则的讨论仍未有最后结论,但该案中360不向使用者作出任何人提示、违反其意志,私自盗用电脑系统的关键参数的举动,从任何人方面都超出了最轻权利的范畴,并且明显违反了隆兴准则和公认的道德行为。

这一案件,让云时代网络安全可靠的核心理念问题再度浮出水面:如果使用者电脑的安全可靠由安全可靠应用软件来为保护,那么,谁来防患于未然可靠应用软件自身是安全可靠的?但问题争论不休,我们却必须对安全可靠供应商抱以无条件信赖,正是这种畸形的信赖关系,使得360在发起私自盗用时明目张胆,使用者自身利益被无限制侵害。

怎么办?西方学术界对此的答案是:阻止企业侵害我们自身利益的方法,就是当她们这样做的时候,就让她们付出金钱上的沈重代价,如此沈重以至于她们再也Arreau。但当前我国司法实践在为保护使用者合法权益方面仍显苍白。网易在该案中获胜,360将要作出索赔,但网易多达16%的使用者群体也在此次事件中承受了不同程度的侵害,谁来捍卫她们的自身利益? 360的此次胜诉,当然是法制社会秩序建设的进步,但就使用者而言,或许会希望社会的步子violent更大一些。

360获判胜诉的同期,网易恰好公布了其2015年第二季度半年报。报告称,网易二季度销售收入达至近10亿的体量,同比增长达62%以上,而经营利润则达至1.81亿,各项数据的增长都远超预期。在我看来,360试图通过科熊途径打压网易,削弱其市场负面影响的愿望最后落空。分析认为,网易首推搜索内容综合化、打造以注音商品为核心理念、多方位发展、多方科栅的注音闭环,使其旗下商品的竞争优势不断增强。富有竞争优势的商品反过来又为网易拓展渠道、开辟市场提供了捷伊机遇,形成了具有良性反馈的经济体系。相比之下,无序显得简单蛮横,难以对网易日益成熟的经济系统形成成体量的负面影响。从网易对360主动碰瓷的应对,及其近年来的增长势头来看,只有以商品竞争优势为核心理念的发展模式,才能够有效地免疫不姑息行为所造成的负面影响和侵害,是互联网供应商应当沿循的成功之路。

=================

读者可以在百度百家、百度新闻、今日头条、搜狐新闻、ZAKER、新浪博客、新浪微博等各大专栏查看李瀛寰的文章更新。

李瀛寰(ID:yinghuanlee),是覆盖超过1000w人的Wemedia联盟成员之一,2013年十佳自媒体、2014年年度最有负面影响力自媒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