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三,广受尊敬的信息技术新闻报导网志Gigaom突然停用了。从外边直言,那个中文网站很成功:它声称月用户数量少于600万,拥有少于70名雇员和他们的考察网络平台。就在今年,创办人Villerupt·哈迪(Om Malik)正式宣布将获得的金融投资资本金用于推动不断增长的业务——使用凌厉的、没卖点的撰稿文章文本来招揽愿为独家代理调查和实体店活动订阅的听众。然而,有人揣测正是过分倚赖风险资本和倚靠风投资本金进行毫无意义的收缩快速了那个中文网站的经营不善。

昨天上午,我专访了2010年重新加入Gigaom的现职撰稿人安德鲁·英格拉姆(Mathew Ingram),我的问题主要牵涉关于子公司经营不善的许多事,以及这次失利对位数新闻报导媒体的救赎和对他他们的影响。英格拉姆负责管理报导新闻报导媒体新闻报导,让他分析使他暂失业者的因素变得有点儿古怪。

科技博客(科技博客爱范儿的创始人)-第1张

上面是专访文本:

问:周三以后有没有征兆说明这一切Sonbhadra出现?

答:没。

问:那你是不无知悉咯?

答:是的。我猜绝大部分雇员也一样,直至正式宣布以后他们还在撰稿人。他们前段时间的确换了CEO(Michael Rolnick),所以我想大家或许会认为子公司需要作出许多出现改变——或许是思路上的出现改变——但是没说要裁减。子公司没说要缩减支出,没收紧举措。他们只是在周三上午得到电话号码说一半小时后等候电话号码。结果子公司CEO说他们要停用那个中文网站,我全部都失业者了。

问:我极难坚信没人看到事出现的征兆。

答:我也一样。我想他们知道Gigaom正面临资本金压力,但是在某种意义上说,他们一直面对着压力,所以这不是什么新鲜事。他们的新CEO刚来的时候谈到了他的业务发展计划。他提到了挑战,但他的确没让我觉得子公司处在关门走人的边缘。

问:我觉得这很奇怪的一个原因是,Gigaom似乎曾经做的不错。其它新闻报导媒体应该从中吸取什么教训?

答:每人都会从他们的视角吸取教训。Search Engine Land的丹尼·沙利文(Danny Sullivan)谈了这对接受风投资本金的新闻报导媒体子公司有何借鉴意义。那只是一个方面。Gigaom跟其它新闻报导媒体创业子公司不一样,Gigaom从一开始就倚靠风投资本金。从某个方面来说,风投资本金就像金手铐,这是浮士德式的交易。你对子公司的发展作出一定的承诺,如果那种发展没实现,金融投资者就会失去兴趣,你的子公司然后就破产了。

问:刚才你说丹尼·沙利文认为这是使用风投资本金的结果,风险资本金逼迫你比小众新闻报导媒体更快地获得更多的听众,有时候速度太快。我想问一下你对沙利文的说法有何评价?

答:丹尼和其他人选择的模式是使用手头资本金慢慢发展。那是一个稳妥得多的模式——这是毫无疑问的。唯一的问题是这种方式需要更长的时间,而且通常你做不大。

你可能会问,为什么大家不利用手头的资本金,慢慢发展,创立一个小型的自由自在的子公司,能让他们,或许还有十几名雇员,过得好好的?那样不是很好吗?恩,有些人就是不想那样。他们想要创立大事业。为了把事业做大,你基本上不得不借债花明天的钱。你不得不描绘出未来的蓝图,说服人们给你钱让你实现蓝图。你可以说这是狂妄野心什么的,但那个世界就是这样运转的。

我的确认为Gigaom处在一个尴尬的位置上,他们不是小众新闻报导媒体,但却有小众的眼光。威尔·奥尔莫斯(Will Oremus)在他发布在Slate中文网站上的网志文章说提到了这一点——他们专注于没那么招揽人的领域,比如绿色技术、物联网、云硬件等等,他们在这些领域具有相当专业的知识。但这些领域不会给你带来庞大听众群。所以从某种程度上来说,他们太小了做不到像BuzzFeed,或者Vox,又或者Vice那样的巨大成功的规模,但他们又太大了,不能成为丹尼·沙利文说的那种子公司。他们被夹在了中间。

问:这很有意思,因为你曾经在你的文章中说过位数新闻报导媒体的一个缺点是网上有大量几乎是同质的中文网站,这些中文网站都想做大,囊括所有的新闻报导。但是Gigaom没那样做,你们有着明确界定的兴趣范围。

答:那是一种杠铃效应:如果你超级小,超级专注,超级有针对性,你可能会成功。如果你超级庞大,发展非常快,你也可以成功。但在中间就是死路一条。这是死亡之谷。所以,可以说他们陷在了死亡之谷。

在三四年前,他们中文网站的流量还是非常惊人的,每月达到六七百万。那时候他们是市场领军者。但现在,有些中文网站流量达到好几千万。他们从来没达到那种程度。

他们的赌注是,撰稿文章、调查报告和实体店活动会成为一个良性循环,互相促进,调查报告和实体店活动是他们从听众群中获利的方式,撰稿文章是他们赢得听众的方式。我认为撰稿文章本身不存在问题,问题是调查报告和实体店活动收入低于预期,支撑不了Gigaom这样规模的子公司。

我仍然坚信那种模式是可行的。这种模式的可行度或许跟他们的融资规模不相符,但我仍然认为这是可行的。

问:你觉得在如果哪里做许多变动会出现改变那个结局?

答:我想不到。

问:让他们转向一个更轻松的话题吧。总的来说,自从你在2010年重新加入Gigaom之后,新闻报导媒体在向Web转型的过程中有什么样的变化?

答:似乎自从我重新加入Gigaom以来,十年已经过去了。当我离开多伦多Globe子公司的时候,像Gigaom这样的网志虽然没不被重视,但纯位数在线出版仍面临许多不确定性。那时候没BuzzFeed,没Vox,没Verge,所以,那时候这是一块未开发的领域。自那时以后最大的变化是,除了大型新闻报导媒体子公司仍存在许多落后思维之外,大家都赞同这样的想法:网络是文本的未来,文本首先要位数化。甚至纽约时报都在讨论位数化优先。五年前,这是不能想象的。

问:你在Gigaom做的哪些工作让你感到自豪?

答:我最自豪的是参加参与建立后来成为Gigaom的团队。我刚进入子公司的时候整个子公司只有12人,撰稿人屈指可数。子公司经营不善的时候我记得他们有22名撰稿人员。我认为参与子公司的创立、出现改变和发展是最让我自豪的。即使子公司最终失利了,我仍然认为他们做了许多有益、有意义的事,虽然只是短暂闪光的一刻。

我认为他们做的最好、最与众不同的是,他们是讲解者,他们捕捉了新闻报导前后所有的故事,加以分析和综合,结合事件的背景,指出哪些是重要的,哪些是不重要的。他们提供的是关于某事件你应该知道的所有事。我个人认为,这是新闻报导最重要的一块,新闻报导就是要这样做。

问:你现在怎样打算?

答:消息传出之后,有很多人联系到我说要给我提供工作。在子公司经营不善以后我的确有跟很多人谈论过工作的事——那只是巧合,不是因为我知道子公司就要经营不善了。我大概说一下,我正在考虑是否回到传统形式新闻报导媒体,或者继续追求有点儿毫无意义的纯位数化。

问:你是否有更倾向于其中一个方向?如果有这样一家子公司,你对影响子公司的各种类似现象就像专家一样了如指掌,你一定会很感兴趣的。

答:你可能会争辩说,如果我是那样的一位专家,我应该能预见所出现的事。但是,是的,我依然对新闻报导媒体及其所正经历的发展非常感兴趣。他们只是到了第二回合,离游戏结束还早着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