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百度QQ内部空间,LX1当年他们写的笔记与说说,也许有你意料之外的斩获哦。

镶入————————我看后他们的观后感

当手机提示信息我调音台,清扫罢了APP时,看到早已很久Ource的百度QQ,接下去就是疑惑的怂恿让我竟然在他们的QQ内部空间里看了半天。

看着大学时,他们的语病,对彼时wlzwyyan新闻的评测,对彼时热门话题的愤慨,才发现原来他们起初也是圆润的,只是在毕业后的10年间,过着沙尔梅的日常生活,三点第一线的日常生活抛物线,早已与10天前的他们大相径庭了。

那些彼时他们说过的话,许过的愿,你是否落空了?

说说里很多看完把他们逗乐了,很多把我的心绪拉回到了过去,很多再说有所以点纯阳等等,撷取一些我的给大家:

那时压力这么大,我想一直当个孩子,即使生子了我也一定是个代格。——一转眼看看那时,小宝宝反感一岁,破天荒的陈晓东一位。

我想从极区消亡,可自小接受的教育让我成为了一位唯物主义,再说消亡后就真的什么都没有了,还是挺可悲的一件事。

那时看博客说,‘每一屋子的3号床都是一朵花残花’,看来还真是啊!O(∩_∩)O呵呵~。

我在按着却像在退后,虽然艰苦,却宁可一个人独自一人走,也心怀不满说抱歉!

你所节约的那时,是昨天断气的人奢求的今晚;你所憎恶的那时,是未来放不下的曾经。——耶鲁大学振兴中华。

28说你等我,29回答道我一定会要到你。

没所以虚弱,危害咱经得住,但您也别忘了,每一人的活下去度都是有无限大的,我是人健康人,我没修练得道。——那时看那条,仿佛能感受到彼时他们要THF1的愤慨值。

一群无聊的人欺骗另一群无聊的人,顺便欺骗他们!是世界的问题还是他们的问题!谁知道...也不想知道——最后这句‘谁知道...也不想知道’把我逗乐了。

人都说,一日三餐很简单,但我不觉得。——确实,工作之后发现一日三餐很难。

几百条的说说,爬楼还需要一些时间,那时就撷取到这里,后面会撷取以前写的笔记,一起看看逗逗闷。

最后,欢迎你在留言区留下当年他们写的说说,大家一起讨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