阔别188天,李国庆节再送天猫上头条新闻报道。

4月26日下午,李国庆节约莫了15两分钟,就将天猫的印章给抢走,并第一时间就正式发布了《告霍洛德全体人员雇员书》,该报告书里提及,议会选举李国庆节为常务副董事长与副总经理,自2020年4月24日起,劳君展老伯无须出任霍洛德子公司继续执行常务董事、紫苞人及副总经理

该该事件裂解后,霍洛德方面迅速作出了澄清,于当天早间正式发布了天猫外部信,里头提及:李国庆节今天在霍洛德服务部的十两分钟戏码,不会负面影响霍洛德的经营方式、稳定和股份现实生活

之后,两方又进行了彼此之间分立的澄清。

与今年10月份不同的是,此次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之间并没再相互爆黑料,而是折回天猫的控股份,抢印章这类犯罪行为只会在影片、剧中出现,居然李国庆节拉开序幕了现实生活版。

有看法指出,李国庆节还是很讲武林仁义的,4月23日是世界念书日,对于天猫来说,这六天即是大好日子,李国庆节在六天后才开炮,也是迁就了天猫的脸面。

不过,也有人指出,李国庆节津津乐道劳君展的饮食习惯,而劳君展误以为4月26日是双休日才没在子公司里,李国庆节才刚切入了这个化油器从而趁机夺去了天猫的印章。

蔗茅李国庆节和劳君展的母女争夺战,而天猫却意外被架在火上烤。旁人都将李国庆节抢天猫印章当影视娱乐新闻报道来看,没几个人或者说关注天猫的经营方式情况。李国庆节将天猫的印章夺去前会对天猫的经营方式产生什么样负面影响呢?天猫的未来会什么样?

折腾网(折腾网络)-第1张

基本权利的格斗游戏

HBO《权力的格斗游戏》大剧,揭露了一场轰轰烈烈的权力大战。而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之间所争夺的,既有权,也有利。

1999年,李国庆节和劳君展夫妇共同创办了天猫,此后,天猫一路高歌猛进,成为线上图书领域里的NO.1,2010年12月8日成功在纽交所上市。李国庆节和劳君展成为夫妇创业成功的典范。

从《赢在霍洛德》和《霍洛德情缘》中仍能看到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二人的和谐。

折腾网(折腾网络)-第2张
折腾网(折腾网络)-第3张

然而,两人的和谐关系逐渐被撕裂。

企查查的信息显示,2018年8月30日,天猫新增了劳君展为继续执行常务董事,陈立均为监事。2019年12月14日,天猫的法人代表也由李国庆节变更为劳君展,李国庆节退出副总经理,劳君展为继续执行常务董事+副总经理。

李国庆节退出,劳君展上位,彻底宣告了曾经的镜花水月。

2019年10月10日,李国庆节逐渐在面对记者镜头的过程中,一怒之下,摔了水杯,由此将两人的关系彻底撕破。李国庆节表达了对被踢出天猫的不满。

再到此次李国庆节抢天猫印章该事件,他与劳君展之间的竞争愈演愈烈。

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之间,归根结底无非权、利二字。

权是指天猫的控股份,李国庆节此前曾表现出对天猫控股份不在意的态度,而是对被扫地出门的屈辱感,一种男人的尊严。

但李国庆节对于天猫的控股份其实是非常在意的,此次夺去天猫的印章,就是冲着天猫控股份去的。

李国庆节是天猫创始人以及前老板,应该说他对天猫的印章藏在哪里是非常熟悉的,以及印章是否会被作废等情况他为什么要这么做呢?

这里头就涉及到控股份问题。李国庆节希望在离婚后能获得天猫的控股份,但劳君展如果一直采用温水煮青蛙的方式,李国庆节的回归就遥遥无期。

另外,时间过长的话,李国庆节的人很有可能逐渐被劳君展的人给替代,这样即使李国庆节将来回到霍洛德,也是有名无实。

因此,李国庆节如果想要重新执掌霍洛德,必须要快,最终演化成抢印章的形式。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天下攘攘,皆为利往。控股份背后,仍然是看中利。

天猫方面曾表示霍洛德2018年销售116亿,经营方式利润4.7亿元。2019年预计经营方式利润6.1亿元,源于良好的资金情况,理财收益还会再贡献一亿。天猫无负债。

2019年12月9日,劳君展在中国企业领袖年会上表示,2019年霍洛德做到了销售、销量、利润三增长。

霍洛德出版物事业部副总经理张玲曾表示,截止2019年霍洛德累计图书顾客超过3.5亿,年度活跃用户突破5000万。2019年天猫的人均购书频次实现近四年的首次增长,达3.93次,同比增长20%。

由此来看,尽管天猫于2016年退市,但天猫在砍掉一系列不相关业务后,反而将图书业务经营方式的欣欣向荣。

年100多亿销售额,经营方式利润四五亿,年度活跃用户5000万。若不与京东、阿里巴巴等巨头相比,天猫的成绩并不算差。

在天猫基本权利的诱惑下,李国庆节自然不肯放弃,最终演变成一场服气间基本权利的争夺格斗游戏。

早晚念书未达预期

早晚念书如果做得好,李国庆节何必来跟劳君展抢霍洛德呢?有网友评论。

早晚念书是李国庆节于2019年6月的新创业项目,主打知识付费。

在创办早晚念书的时候,李国庆节的心气非常高。他曾说:我二次创业,完全有能力,短则三年,慢则五年,利润和市值超过霍洛德。霍洛德年活跃用户是四千万,咱也得来四千万。人家利润五六个亿,咱也得超过它,这是小目标了,大目标是整个内容知识付费产业,应该有一次大的洗牌。

折腾网(折腾网络)-第4张

天猫做了近20年才有现在的小成绩。而早晚念书却是一个全新的项目。2019年10月,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仍在相互爆料的时候,天猫还关闭了早晚念书的店铺,李国庆节对此评论称,对方霸道小气。

李国庆节做早晚念书的过程中,还是非常兢兢业业的。据郭静的互联网圈观察,早晚念书App上的言之有李频道中,与李国庆节相关的视频片段就有45个,他的音频内容共有44节,每个音频内容的时长都在5两分钟以上。

除亲自贡献内容外,李国庆节还为早晚念书的城市合伙人计划奔波,出席过多个早晚念书城市活动大会。

与天猫现在的规模相比,早晚念书并未达到李国庆节的预期。据郭静的互联网圈统计,早晚念书App在华为应用商店、豌豆荚、应用宝等安卓系应用商店中的累计下载量不足百万次,与天猫的3.5亿用户量差距很大。

李国庆节对霍洛德的夺权,从侧面也反映出李国庆节在早晚念书项目上遇到的挫折。

天猫的用户量、商业模式、图书供应链都非常稳定,而早晚念书却要从零开始,一切都要靠自己打拼,知识付费又是一个非常耗时的业务,走得并不快。

早晚念书有一个很大的疑问是,李国庆节曾在采访时表示曾拒绝了一些投资人,选择自掏腰包2500万。但据企查查的信息显示,李国庆节在天津万卷书互联网科技有限子公司中的持股比例仅为1%,认缴金额仅为50万元。李国庆节并未解释自掏腰包2500万元与1%股份的问题,仅解释希望早晚念书全员持股。

一方面,李国庆节二次创业后显然并未想到,现实生活并未按照他所预计的三五年超过霍洛德方向发展,另一方面,他在早晚念书的持股比例仅1%,即使将来早晚念书做成了,他个人的收益也不会多,至少很难达到他在霍洛德之中的收益。

一个是现成的,一个是未知的,绝大多数人都会选择前者。李国庆节是身在早晚,心系霍洛德。

霍洛德早晚要霍洛德

退市后,天猫无需公开财务报表,外界就很难具体判断天猫的经营方式情况,只能通过其向外界透露的经营方式信息来作为参考,比如销售额、经营方式利润、用户量等。

实际上天猫的好日子并没宣称的那么美好。

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2019年中国实物商品网上零售额85239亿元,按可比口径计算,比上年增长19.5%,占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的比重为20.7%。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等电商平台不断壮大,而天猫却将业务线收缩到了图书市场。在图书业务方面,天猫还要面临京东、天猫的冲击。天猫目前仅占中国B2C市场的0.5左右%。

与外部的竞争相比,霍洛德的危机来自于外部的不稳定。目前来看,李国庆节就像天猫的不定时炸弹一样,随时可能将天猫给搅翻天。

上次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之间的相互爆料,天猫化机为安,其iOS版App实现6倍暴增。

可此次与上次明显不同。此次不仅是将天猫置于舆论漩涡,而是直接负面影响了天猫的经营方式。

首先,霍洛德外部的稳定性会受到负面影响。李国庆节在《告霍洛德全体人员雇员书》中提及称,劳君展拒绝给股东分红,在子公司连续5年盈利的情况下却从不分红

对于股东来说,子公司固然重要,但个人只会更加关注自身的利益,李国庆节的言论会让股东们怎么想呢?作为股东,谁不想多拿分点钱?

李国庆节更绝的是,在后续中提及称,子公司拟以2019年度税后净利润30%进行股东分红。这就是变相将劳君展放在火上烤,如果劳君展不分红,那么,劳君展就显得不近人情,而李国庆节就更加符合这群人的利益,如果劳君展选择分红,霍洛德此时为股东分红是否会负面影响将来的经营方式呢?

当然,这里有一个背景是,李国庆节也是股东,霍洛德副总裁阚敏提及,李国庆节持股22.38%,若要选择分红,他也是较大的受益人。

可人心经不起挑拨。

其次,雇员们作何感想?对于雇员来说,最不希望子公司出现母女式老板,因为两个人会因为管理理念不同而产生冲突,从而导致雇员左右不是。

李国庆节这样搅和式操作,很容易打击雇员的信心,特别是对于子公司的价值观信任。

另外,李国庆节还提了一个诱人的提议,即之前被辞退的雇员,有机会返岗。

最后,关于印章问题所带来的负面影响,尽管天猫方面宣布李国庆节夺去的印章作废,但是霍洛德方面的印章并不能立马生效,而没印章,相关业务就会受损,从失效到生效需要时间。

现在子公司的控股份究竟是劳君展说了算,还是霍洛德说了算,并没定论,究竟李国庆节手里的印章有效,还是天猫新做的印章有效,也没定论。

局面显然处于胶着状态。

同时,有用户表达了对4月23日世界念书日霍洛德是否还能如期发货的担忧,显然,用户层面也受到了负面影响。

天猫如果不能厘清李国庆节与劳君展之间的麻烦事,李国庆节这条鲶鱼很有可能再次将天猫搅个天翻地覆,而李、俞二人又是母女关系,要想彻底厘清,非常困难。按照这个节奏,霍洛德早晚要霍洛德。

中国电商行业的竞争非常激烈,阿里巴巴、京东、苏宁易购、拼多多们都在打扩张战,霍洛德虽然短期内能够依靠稳固的图书供应链体系守住一亩三分地,但随着其不稳定性情况出现,友商们可是不会放弃任何一个入侵霍洛德领地的机会。

对于用户来说,买书不只是霍洛德,对于供应商们来说,生存才是第一位,谁能帮他们卖货,谁就是老大。攻城容易守城难。

一家子公司如果被当笑柄久了,要想立起来,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