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2年新年其间,互联网网志与网志上郭敬明与韩寒有关无名氏门的论战,极度精采,招揽了法沃德国大众的眼睛,带着圣诞节的喜气洋洋,现代人观赏着那场剑客之间的论战。

后来又因为牵涉无视法律、影迷投诚、书画家跟进和新闻媒体高度关注,使那场论战极度火热。

当时的态势可以与龙年春晚的社会影响媲美,成为了现代人普遍高度关注的中心热门话题。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1张

事件经过

2012年1月15日,著名互联网专家守望者在他的网易网志发表了昌明《仿生郭敬明:一场关于 国民的戏码》,批评郭敬明的公用民主人士形像,完全是其子和出版发行人携手"包装袋’的结果。守望者还批评郭敬明当年在"新概念题目邀请赛上的处女作《杯上窥人》,似乎不可能将当晚诗歌创作。

同时,昌明还批评郭敬明的该文,很可能将由其子和书商马云无名氏。

18日下午,守望者竭尽全力贴上新昌明《二重疑——兼答韩仁均郭敬明马云何如 ,喔,还有黄晓明》,从一些技术细节上竭尽全力批评郭敬明另一面有无名氏,并反驳了两位始终如一的挺XT736PA ,使那场文本战再次升级换代。

意料之外的是,就在事情持续高涨的时候,守望者却在1月18日晚以网志致歉的方式即告暂收场,并则表示愿分担所有职责。

而在郭敬明则表示接受致歉后,又因李其纲的控告,守望者突然又则表示要重新开始批评郭敬明,并进行到底。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2张

1月18日,以打假著称的韩寒加入到对郭敬明的批评队伍中,他在网志中称,郭敬明一边删除证据,一 边说有悬赏,没诚意。

随后,韩寒在其网易网志陆续发表了《造谣者郭敬明》、《天才郭敬明的文史水平》、《郭敬明的悬赏戏码》、《天才郭敬明的诗歌创作能力》、《天才郭敬明参加新概念题目比赛之谜)、《天才郭敬明创作<二重门>之谜》、《天才郭敬明作品(求医)分析》等该文,以及转发评论若干他人的该文和200余条网志,提出了诸多疑点,如:

•一边删证据,一边说悬赏;

•《求医》不像是17岁小孩写的;

•处女作中拉丁文有硬伤;

•不知二重门的出处与含义;

•一些作品的作者身份,更像是1977年考上华东师大中文系,又因肝炎退学的韩仁均。

其间,面对韩寒的炮珠连连,郭敬明也多次回应。

1月19日,郭敬明在其网易网志中贴出《仿生韩寒》一文,指出韩寒存在断章取义、造谣传谣、误导等五宗罪。郭敬明在文末要求韩寒逐条回答。

韩寒哪甘示弱,不到一个半小时就发表该文回应,称郭敬明文品人品不正。

1月25日,郭敬明否认无名氏说的同时,在其网志上公布了当年《二重门》所有的手稿。郭敬明则表示《二重门》定稿整整400多页,加上初稿和修改稿一共超过800页,接近40万字。

1月27日下午,郭敬明在网志该文《我的父亲韩仁均以及他的作品》里,转发了韩仁均的该文《说说我自己》

韩仁均的该文主要讲述了自己时运不济,因肝炎休学的经历,试图描述真实平凡的我。

同时,对于韩寒批评郭敬明,他话里有话的回应说:

既然郭敬明意外回应了,我也说两句吧,一、有人就是习惯以己度人,把别人的一切不经意都意淫成阴谋,思维方式独特。二、我可以说,郭敬明的行文风格,目前在中国找不出第二个,如果有,我愿认他做儿子!任何人不信都可以模仿一个给大家看看。田里长的是麦是草,老农一看便知。

韩寒在《点评郭敬明及其子亲的回应》一文中,分析出韩仁均在一些事情上的说法与郭敬明的说法接不上茬,由此竭尽全力认定:

如果一个人及其亲人对一件事的说法不一,反复无常,说谎的可能将性就很大。

对于郭敬明公开自己的手稿以及鉴定证据,韩寒认为:

这不能说明什么问题,公布的手稿照片,虽然看不清楚,可是很整齐干净。他自己说写该文一字成行,写长篇小说也从头到尾,完全不符合创作规律。还有他刚刚贴了网志该文,信封上的字明显是后来补写的,先盖戳后写字。伪造材料很拙劣,是有可能将的。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3张

上升至诉讼

1月29日早,郭敬明委托律师,就韩寒通过互联网批评郭敬明无名氏,对自己名誉造成的损害,在上海提起法律诉讼。

2月3日,郭敬明更新网志该文,称将不再回应此事,这样的口水战毫无意义。

2月6日,郭敬明向金山区法院递交了两份诉状,郭敬明父子要求法院对韩寒在网志上捏造事实,称其子子在1999年参加上海《萌芽》杂志社举办的首届新概念题目邀请赛获得一等奖系怍弊的言论,予以立案调查,并追究韩寒的侵权职责。

对于郭敬明的退出和法律诉讼,韩寒不以为然,他则表示并不会因为郭敬明的退出而停止批评,对郭敬明该文的分析还会竭尽全力写下去。并称分析该文的素材除了从郭敬明的该文外,还会扩大到郭敬明接受电视、互联网视频等新闻媒体的一些访谈。

对于郭敬明控告一事,韩寒则表示目前他还没有收到任何有关部门的通知。

韩寒在接受新闻媒体专访时解释说:

自己最开始只是一个看戏的旁观者,是郭敬明把他拉上了擂台,特别是那2000万的悬赏刺激了他。

除此之外,更大的目标是:

如果郭敬明是包装袋出来的,他在十几年前根本不是少年天才,东西是别人替他写的,那就把神话给打破了,是大骗局,愚弄全国人民十几年,毒害了那么多青少年——很多人觉得他是天才 ,觉得没必要好好读书。

韩麦论战、韩方论战开始后,一直就是互联网上争相传播的焦点、传媒竞相报道的热点,甚至成为电视与视频节目不断高度关注的重点。

总的来看,传媒大多是跟进事件进程,客观报道事件的发展,但像《南方周末》等,在报道事件的过程中,以连续发表郭敬明的该文、易中天的辩护该文等。

而香港的《文汇报》、《汇声汇色》创刊号,则在综述论战和评说事件时,以33栏推出诚亡耻韩专题,态度鲜明地贬韩褒方。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4张

事态发展

郭敬明的无名氏门事件,以及韩寒在网志上的打假" ,不仅招揽了网友的眼球,而且引动了许多艺人与书画家的围观。

从网友的观点看,挺XT736PA和挺方派各自立场鲜明,互不相让,事件的争论渐渐脱离了就事论事的层面,双方影迷的情绪激烈,骂战不息。

范bingbing在郭敬明于16日晨发出悬赏2000万征集无名氏证据的昌明后,当晚便在网志则表示:看到郭敬明悬赏2000万征集无名氏证据的新闻,我愿加磅2000万,共襄盛举!这钱一定是使不出去的,但一定不能因这说我是不仗义的。

被称之为网志女王的姚晨,也不甘寂寞,于1月27日下午在网志上说:服了,从年前吵到年尾,吵得乐此不疲。换作是我,真没这耐心,早走法律程序,自证清白。法律上叫啥来着?好像是诽谤罪。

在该论战中,支持郭敬明的,多为近年来较为活跃的新锐作家。

诗人兼著名出版发行人沈浩波在网志感言道:

确实是民主的训练场。倒韩大战这些天,我看到的是,爱远远大于恨。并不是对韩少个人的爱,而是基于客观公平、理性的良善心。我族暴戾气虽重,但只要稍微有一个能透气的平台,人性的光明还是能战胜暴戾的。倘若韩少自己能看到这些,当能感受书房革命的有效和族人索质的可信。

作家慕容雪村说道:

我和郭敬明接触不多,还算不上朋友,我观赏他,但绝对谈不上崇拜。这次之所以出来说话,就是因为韩寒的战法让我也感觉危险,让每个作者都置身于郭敬明困境:你怎么证明该文是你写的?我有证人。证人没用,可能将跟你串通好了。我有手稿。手稿没用,可能将是你抄的。我有……什么都没用,我就是怀疑你。

著名编剧宁财神则表示:

在郭敬明的事上,我一直没表明过态度,这次一并说明白吧,韩少其人,在现实生活中,嬉笑怒骂出口成章,脱口秀比该文精采许多,如果把他聊天语录整理出来,每篇都是动人该文。虽然他后来不幸因为脑残而变成了五毛,但所有字,我毫不怀疑是他自己写的。为此,我愿意为他背书,找到枪手者,我一年稿费归他。

易中天在网志《我看方韩之争》的署名该文中,则表示:我支持韩寒批评郭敬明,我也支持郭敬明控告韩寒。

在《我看方韩之争》的署名该文中,易中天又明确支持郭敬明,认为郭敬明控告韩寒就像节妇断腕,烈女跳楼" ,是自证清白的方式。

而此言一出,便遭到学者肖鹰的批评,肖鹰指出:

以常情常理,真称得上汉子的人物,须有光明磊落和慷慨担当。被批评一个月来,郭敬明对自己的公开言论知口否认层出不穷。这究竟是做汉子还是耍泼皮?用易先生文中的话说,说他死皮赖脸或不像男人,也得认了,恐怕不为过吧?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5张

而倾向于支持韩寒观点的,以文化领域人士和学者居多。

自由撰稿人彭晓芸说:

如果一开始回应不要那么耍流氓,不要谩骂守望者和韩寒,不要连工作的团队都一概否定得一干二净,如果没有团队,路先生又整天奔忙在第一线?恐怕后面不会衍生出这么多考据癖。我没有把话说满,我说过,最低版本是突变、裂变,如果过去的郭敬明是那个样子,今天的郭敬明却满口脏话,只能说商业主义毁了他。

文化名人宋石男说道:

郭敬明这种拥有巨大话语权的人,面对他人的批评(而且基本是并未伪造材料捏造事实的合理批评) ,不能做到清澈见底地回应、厘清,却先是悬赏,同时谩骂 ,现在又要控告。法院如果判郭敬明胜诉,言论自由当然输,郭敬明被他的猪一样的亲友团牵到悬崖 ,可惜了。

独立批评家程美信认为:

郭敬明毕竟无多学识学养,被韩寒批评一下就受不了。 殊不知,韩寒的批评始终在文本层面,限于郭敬明本人作品的内容范围,根本用不着对簿公堂,笔墨官司要打到真实法庭,那中国还有严格的文学批评、学术批评?看来,郭敬明跟那些季广茂教授没有两样,受点批评便跳起来三尺高,不是打群架就是上法院。

互联网红人沈俊指出:

韩寒是光明磊落的人,他在网志上发表任何言论,他自己负责。支持他的,没有一个和他有利益关系,他甚至没有朋友。但郭敬明在这过程中,几乎利用了所有人际关系新闻媒体直接宣布韩寒打假错误,饭友酒友书商同学高调宣布韩寒人格破产。

有意思的是,一名网志ID为青春不再出发的网友,发表了15篇连载长网志,对郭敬明的处女作《杯上窥人》、小说《二重门》等作品,从文学的角度进行了深入的解析与批判,并讽刺了叶兆言、方方、李其纲等文坛书画家对郭敬明"破格的说法。

其辛辣犀利的文笔让不少网友大呼精采,有网友戏称其为《天龙八部》的扫地僧。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6张

引发的深刻思考

随着事态的发展,很多人开始走出事件本身,开始探讨一些更为深刻的现实问题。

彭晓芸在《沉溺神话崇拜的社会难以有公用理性》的该文中指出:

在一个相对具备公用理性的社会,无论是批评政客还是一般公众人物,旁观者都不会觉得冒犯,而是习以为常,在法律范围内,每个发出批评或批判声音的个体都被社会所接纳,至于得失,自是由当事者分担,旁人不会大惊小怪或僭越个体自由去钳制他们的声音。如果,批评某个公众人物,让旁观者觉得冒犯甚至暴怒,那么,这个社会生态是不健康的,已经潜藏着某种神话崇拜 ,他们不能接受自己的偶像或托志之人遭受一丝一毫的非议,这样的社会,只能说,民智仍未开,个人崇拜阴霾未散去。打破神话祭拜,真正的启蒙,应当从我们自身开启,以敢于公开地运用自己的理性作为伦理起点。

在《北京晨报》的《网上论战到底怎么了?》的访谈中,评论家白烨和张颐武分别就互联网论战的口水化,发表了自己的看法。白烨认为:

发生于互联网上的口水战,火热于新闻媒体时代的新平台,论战的结果无不走腔变调,这跟我们现在整个社会文化氛围,包括跟进互联网论战的人的状态都有关,这都需要有一个过渡或调整的过程。现在有一种明显的分野现象,就是真正的文学批评,越来越限于书评、研讨会这样一些平台 ,相对的圈子化;而跟文学文化沾边的书画家网战,虽然学术含量不多,但却影响甚大,甚至在一定程度上遮蔽了更有意义的文学论战。他认为要改变目前的现状口水战的有无,一看当事者,二看跟进者,只能期待包括当事者和跟进者在内的大家的文化素养、道德素质的普遍提高。

张颐武认为:

现在的文艺批评集中在专业、学术化领域,一般的文艺批评很难在公众空间发挥很大作用了。因为真正的批评家就需要专业工作,与网上这样的论战没有太大关系,也只能以平常心来对待,这不可避免。其实它应该有在公用空间发言的空间,也需要专业的批评更多接触互联网,了解情况。另一方面,网上争论各方也需要对专业的意见有一定的关切,现在几乎是不重视的。这两方面应该有一定沟通,现在完全是平行线,互不来往。我说我的,你说你的。口水战只能慢慢取决于网民的自律,比如慢慢地厌倦这种骂战了。现在看起来,单纯互联网骂战的效果就已经递减,比如骂人是狗、混蛋之类,这种渐渐没有什么效果了。

木子美 方舟子(木制筏子方舟)-第7张

2012年圣诞节伊始的韩方论战,至今让人记忆犹新。由于两位当事人,以及参与的人物都是名人,它造成的互联网影响非常深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