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网5月7日电 (记者 孟湘君)28岁的她和31岁的他,是一对二百六十名的夫妻,初出茅庐;48岁的她,是职球场上的中坚力量,孩子的母亲,和睦相处家庭的男主人。

她们是生活中与你我一样的平凡人,也是一个大时代里坚忍的逆行者。拉沙泰格赖厄县新鲜的生命,永远剪影在了23年前萨拉热窝那个哀伤的春天。

今天,请一同真切追忆四位我国先烈。她们是情报官邵云环、耿飚、艾文涛。

1999年中国大事记(1999年国内外大事件一览)-第1张

资料图:在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袭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事件中罹难的四位我国革命烈士,邵云环、耿飚、艾文涛(左一)。

1999年5月7日将近正午(北京时间8日下午),愤慨世界的情景发生了。

从宾夕法尼亚州斯特海军基地返回地面的两架美国B-2隐身战斗机,飞到远方的南联盟首都萨拉热窝,从多个角度,向我国大大使馆掷下四枚精确导引的联合直接攻击炮弹(JDAM)。

没有任何预警系统,一切突来。

在一片暗淡的光中,爆炸的声响传出,外墙倒塌,Alzonne,钢架、混凝土、玻璃渣在眼前纷纷飘落,砸向人们。

原本最安全的地方,成为人世间地狱。

许多人左腿,她们探索着冒险者的图伦区,手拉着手,抬进一地撤走。没人将遮阳板、毛巾结为灭火绳往楼上爬,没人手被炭火的混凝土烫起鸡皮,没人被烟雾熏得险些窒息而死。

走出瓦砾,没人愿意离开,大家耶尔圣弗勒里县,援助同袍。很快,她们发现,有四个人不见了。

其中三人,是牺牲的邵云环、耿飚、艾文涛。第四人,是后来被找到,生还下来的大使馆将官任宝凯。

大使馆徐泽曹荣飞,满脸是血地被抬了出来,他的双眼被爆炸物碎片、杂质弄伤而失明。

1999年中国大事记(1999年国内外大事件一览)-第2张

当地时间2021年4月4日,驻塞尔维亚大使馆在我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旧址举行纪念活动,追忆1999年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袭中牺牲的四位革命烈士。图片来源:我国驻塞大大使馆网站

当时,大家不得不决定瞒着曹荣飞一件事,那就是邵云环的死讯。因为她,是曹荣飞的妻子。

作为一名优秀的情报官,邵云环在多年从业生涯中,曾无数次与死神擦肩而过。无论是战火纷飞的克罗地亚、斯洛文尼亚,还是从南斯拉夫分裂后独立的马其顿、黑山共和国,都有她报道采访的身影。

对战争之残酷,邵云环感触至深,她挥笔如虹,整日埋头工作,经常下午两三点还不休息。

没什么,大不了一条命!主动请缨前往危机重重的南斯拉夫之时,邵云环立下豪言壮语。

未曾想,这一次,竟成诀别。

1999年中国大事记(1999年国内外大事件一览)-第3张

当地时间2022年4月4日,我国驻南斯拉夫联盟大使馆旧址纪念碑前,鲜花环绕。图片来源:我国驻塞大大使馆网站

朱家父母,痛失女儿艾文涛、女婿耿飚。她们怆然呼唤:莹莹(艾文涛),虎子,你们能听到吗?

耿飚未完待续的《战地日记》,与艾文涛录在家里座机上的语音提示一样,成为留给世界的最后一缕痕迹。

在距罹难仅两天的《战地日记——亲历炮火》中,耿飚记下了国际记者联合会秘书长艾登·怀特的一番话: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每一次对记者及新闻传播设施的空袭,都是对民主的践踏 ,全世界的记者和媒体有责任如实报道北大西洋公约组织空袭南斯拉夫联盟产生的严重后果。

艾文涛父母则写道:我们亲手养育了27年的女儿莹莹,就这样永远地离开了我们。我们无法接受这残酷的事实。

莹莹,到萨拉热窝赴任途中,你说过要做一名和平的使者,但是美国、北大西洋公约组织,那些道貌岸然的‘救世主’们,却残忍地夺去了和平使者的生命。

我们永远、永远、永远不会忘记这笔血债。

1999年中国大事记(1999年国内外大事件一览)-第4张

1999年美国《时代》杂志封面:让塞族人屈服,大规模空袭打开通往和平的大门。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欠下的血债,我国人永不会忘。

23年前,我国人喊哑了嗓,哭红了眼,熬干了泪,为了同胞被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屠戮,发出最强烈的谴责。

23年后,一切仍历历在目。中方多次表态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至今仍欠我国人民一笔血债,我国人民永远不会忘记北大西洋公约组织这一野蛮暴行,也绝不允许历史悲剧重演。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欠下的血债,塞尔维亚永不会忘。

23年前,以美国为首的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军队狂轰滥炸78天,将南斯拉夫联盟化为一片焦土。8000多无辜平民伤亡,近100万人沦为难民,15吨贫铀弹的投放,贻害无穷。

23年后,塞尔维亚总统武契奇在悼念活动上指出,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对一个从未侵犯过任何国家的无辜小国发动残酷的、恐怖的、不可饶恕的袭击,我们永不会忘记。

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所欠下的血债,世界人民永不会忘。

30多年来,随着苏联解体,冷战产物北大西洋公约组织没有自我消亡,反而东扩五轮,增兵欧洲,不断挑起地缘对抗,成为如今俄乌冲突爆发的罪魁祸首。

近30年中,波黑、科索沃、阿富汗、伊拉克、利比亚、叙利亚……北大西洋公约组织四处征战,发动和深度介入的战争,给众多国家造成不可逆的严重伤害,影响波及几代人,罪行早已罄竹难书。

在邵云环的遗作《悲壮的萨拉热窝》里,她写道:命运多舛的南斯拉夫人民还要为捍卫自己的基本自由付出血和生命的代价。而最终,她以自己的生命,书写了那段血与火的历史。

先烈们已魂归故里,但后来人绝不能忘却这一切。因为这段屈辱而沉痛的过往,刻在了每一个我国人的骨子里。(完)

来源: 我国新闻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