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目录
本篇文章给大家谈谈直播电商的三种模式,以及当螺蛳粉们成为城市崛起的美食武器相关的内容,希望对各位有所帮助,不要忘了收藏本站喔。

直播电商的三种模式,当螺蛳粉们成为城市崛起的美食武器?

一位城市规划部门的总经济师琢磨,怎么将一碗螺蛳粉运作成为一个超大型项目?

一位研究精益管理的重卡工程师在想,怎么优化一家卖螺蛳粉的夫妻店?

一位大吨位火箭设计师思考,怎么用湍流原理定向控制螺蛳粉的“臭味”漂移?

.....

螺蛳粉起初只是一种路边摊食品,现在几乎成了各个地方、各个圈层的共同话题。因为螺蛳粉的加持,广西柳州意外成为了一座广为人知的“网红城市”。年轻人可能离财务自由很远,但是离“螺蛳粉自由”很近,韩国网友还要为螺蛳粉申遗。

我也在想,螺蛳粉已经催“红”了广西柳州,背后是不是有一个可复制的成熟模式?我认为是有的。这是一个从产业化、工业化到网红化的“精致崛起”。

01 “精致崛起”的起点:发现小城市价值洼地(产业化)

最近三年,中国商业领域无疑面临复杂多变的现实压力,2019年的最大挑战可能是中 美 贸易战,2020年是疫情冲击,2021年的最大挑战是“没有风口”。

可是,在中国经济大盘的细微缝隙中,尤其“抗经济周期”的网红食品市场成为罕见的“高成长性市场”,其中最典型的网红食品——螺蛳粉。

柳州市商务局数据显示,2015年,柳州的袋装螺蛳粉销售收入仅5亿元;2020年,这一数字暴涨至105亿元。2020年柳州螺蛳粉瞬时生产峰值325万袋/日,产品远销海外20多个国家和地区。截至2020年12月,袋装柳州螺蛳粉产销突破百亿规模,较上一年增长68.80%,提前2年完成“袋装柳州螺蛳粉销售收入100亿元”工程。

没有任何一款美食是可以随随便便“红”起来的,背后需要有推手。在这方面,我感觉螺蛳粉和兰州拉面很像:

小城市往往是美食领域的价值洼地

中国城市街头最常见的兰州拉面馆,其实都不是兰州人开的,而是一个叫做“化隆”的地方的人开的。这是青海的一个国家级贫困县,居民主要是回族。

螺蛳粉的发源地广西柳州是一个有名的“酸雨之都”,酸雨率达到98.5%,最严重时,柳州雨水的PH值跟食用醋差不多。

化隆和柳州本地的经济基础都不算好,当然要出门想办法了。这也是为什么发达地区流行的美食,往往是发展中的地区带来的。在美国,是中国人、墨西哥人到处开餐馆;在德国,是土耳其人到处开餐馆;在英国,是印度人到处开餐馆。因为经济差距越大,开店的劳动力成本优势就越大。

小食品背后庞大的供应链和覆盖面

化隆县政府网站上有一个数据:今天化隆县有30万人,12万人分布在全国各地做拉面,每年总产值将近100个亿。

广西银保监局党委书记、局长任庆华4月8日在银行业保险业例行新闻发布会上表示,该局引导银行机构发放扶贫小额信贷、脱贫人口小额信贷、普惠型涉农贷款,支持农户在绿水青山间养螺蛳、挖竹笋、种豆角、采木耳,就地进行深加工,提高附加值,通过融入螺蛳粉产业链实现致富。据他介绍,2020年广西仅螺蛳粉产业就带动20多万农户就业,2.3万人脱贫,人均增收9000元以上。

技艺传递的“传帮带”是关键

为什么兰州拉面、柳州螺蛳粉的店面网络可以做到全国各地?

稍加思考,要在一个陌生的地方开店,会面临很多实际困难:开店怎么选址?店面是开在社区和学校旁边,还是热闹的街区?怎么控制成本?一碗面到底该放多少牛肉,一袋面粉做多少碗面,套餐和凉菜怎么设计?很多鸡毛蒜皮的细节要是不好好控制,都可能赚不到钱。

现代餐饮食品品牌可以用连锁的方式来解决这个问题,比如麦当劳、肯德基,从配方、到供应链、到日常经营,向一家家店提供全面支持。而兰州拉面的开店扩张,主要靠同乡。老家一个人挣到钱以后,亲戚朋友也会被带出来,第一年干跑堂,第二年做厨子,第三年自己开店当老板。这是知识传递的“传帮带”体系。

广西柳州甚至直接创立了全国第一家螺蛳粉产业学院,小小的螺蛳粉细分为7个专业方向,分别是绿色食品生产与检测、食品检测技术,负责前端的研发、原材料选育、生产加工环节;设备维修和管理,负责面向生产线的改进及设备维护管理;广告设计与制作,负责产业链中后端,对策划、销售等环节起到支撑作用;市场营销、连锁经营管理、电子商务,负责中后端的策划,线上线下销售等环节。

网红食品如何建立品牌护城河

化隆人只要做兰州拉面,就可以申请无抵押的贷款,第一年的利息由县政府出。所以,化隆人开拉面店,可以零成本起家。

柳州主要是上层护航,2015年,柳州市政府为螺蛳粉申请了地理标志保护;2016年,柳州市在鱼峰区兴建螺蛳粉产业园,占地800亩。此外,柳州市政府还建立了螺蛳粉保护协会,在统一螺蛳粉配方后,大力鼓励当地工厂发展,从而提高螺蛳粉的产能。

不要小看化隆、柳州当地的这些做法,这是在搭建网络,知识技艺的网络,人脉关系的网络,原产地的精神归属。兰州拉面、螺蛳粉的各种资源在这个网络里传递,就是一个隐性的门槛,建立了牢固的品牌护城河。

02 从“工业思维”到“互联网思维”:“螺蛳粉模式”在重庆、宝鸡的复制

给地方小吃注入“工业思维”,是很多小城市寻求“出圈”的第一步。目前,复制“螺蛳粉模式”比较成功的,还有陕西的“宝鸡擀面皮”、重庆的“自热火锅”。官方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宝鸡擀面皮”线上线下销售额达50亿元,接近柳州螺蛳粉销售业绩的一半,全市SC、小作坊、个体经营超4000余家,从业人员5万余人,带动创业人数3.5万余人。目前,自热火锅品牌“自嗨锅”也有接近10亿的年销售额。

为什么“重庆自热火锅”“宝鸡擀面皮”等地方小吃也能像螺蛳粉那样进行技术升级?比如延长酸笋、木耳、花生、腐竹等各类辅料的的保质期,建立产业园和产业学院,完成“地理标志商标”等等。

其中一个重要工业技术——预包装技术取得进步。就是像方便面那样,将食品预先定量包装好远程、长期销售。方便面的预包装技术只需要针对相对简单的料包、酱包,而螺蛳粉、自热火锅这类网红食品食材丰富,大约有10余种原材料,只有当技术条件能够保证食材口感的高还原度,消费者才会买单。这也是为什么柳州第一家预包装螺蛳粉品牌在2014年才注册成立,而“自嗨锅”在2018年才走出重庆。

柳州螺蛳粉、重庆自热火锅、宝鸡擀面皮,真正“出圈”,要到预制技术、电商、移动社交媒体成熟以后。比如,柳州螺蛳粉在2015年的销售额还是微不足道的数亿元,淘宝天猫上30多家螺蛳粉品牌大多成立于2015-2017年间,短短几年驶入快车道。阿里发布的《淘宝上的中国城市》报告数据显示,近10年间,柳州螺蛳粉相关订单暴涨9235倍,2018年,螺蛳粉成为阿里平台上销量排名第一的米粉特产类商品。

上述网红食品品牌驶入快车道的关键是成功实现了从“工业思维”到“互联网思维”的转型。

螺蛳粉最开始线下开店,一是要面对沙县小吃、兰州拉面、云南过桥米线等等成熟地区品牌的竞争,就是广西省内还有一个桂林米粉;二是食品本身,螺蛳粉闻着臭,很多从没吃过的人会反感,他不会走进店里吃。

线下店是你先看到实物,再决定要不要吃,吃了再付钱,闻到螺蛳粉的味道,很多人就主动放弃尝试。自热火锅也是,倒不是说它味道不好,而是火锅本身就属于一种社交食物,要现场搭配啤酒的,经常一大桌子人边吃边侃,“自嗨”的自热火锅本身就是违反传统消费习惯的。

网红食品行业普遍掌握了一个窍门:销售渠道和使用场景是关键。螺蛳粉、自热火锅等等网红食物,只有借助电商快销、红人直播才得以做大规模。因为线上购买,在家嗦粉、在家自热火锅比到店品尝决策更快,更加容易“冲动”,你已经付了钱,试吃几次也无妨,习惯吃以后越吃越上瘾,消费者渐渐“粉丝化”了,螺蛳粉们、自热火锅们的“网红特质”开始形成。

也是基于这个逻辑,包括潮汕的“老婆饼”、“煲仔饭”,澄海的“猪头粽”,里德的“小鱼仔”,荆州的“鱼豆腐”、“小胡鸭”等等网红地方小吃,都努力在红人电商渠道上开拓新的消费场景,各大淘系、抖系主播也纷纷加入这一赛道,这都是借地方美食孵化“网红城市”的重要资源。

03 红人,正在成为地方品牌崛起的战略空军

相比兰州拉面、桂林米粉,螺蛳粉们和自热火锅们的市场拓展还有一个关键助力——红人流量。兰州拉面、沙县小吃是传统陆军打法,螺蛳粉是红人流量支持下的空军打法,螺蛳粉的销量和口碑大多是线上实现的。

抖音数据显示,柳州螺蛳粉是2020年用户最喜欢在网上购买的小吃;天猫数据显示,螺蛳粉是今年年货节首日在天猫、淘宝、天猫超市上增速最快的年货。

美团点评发布的《中国餐饮大数据2020》披露,2020年全网共有1.2万家螺蛳粉店铺,全年累计卖出7.8亿包,其中仅天猫就卖掉1.38亿包。

“嗦粉”开始嵌入Z世代(1995-2009年间出生的人)消费人群的生活方式,“吃螺蛳粉只有0次和无数次”,狂欢之下引来了不少跨界玩家。比如,今年1月17日,中石化宣布进军螺蛳粉,正式推出“易姐姐螺蛳粉”。几乎同一时期,海底捞、肯德基高调进军螺蛳粉,卖方便面的统一上线了“那街那巷柳州风味干捞螺蛳粉”,五菱、绿箭、奈雪的茶、元气森林等等品牌也纷纷推出了自家的网红单品螺蛳粉。

知名螺蛳粉品牌螺元元的粉丝群,曾经这样评价他们的消费体验:扁粉顺滑Q弹,勤快的时候一边嗦粉,一边喝汤;懒惰的时候,沸水把粉泡熟,干拌着吃。早餐,夜宵,或是搬砖时候充饥,都很nice!

螺蛳粉应该算不上“中华传统美食”,是 1980 年代柳州市的工人夜市中发明的,那时,几乎没有人认为螺蛳粉会“红”。最近几年,随着数字城市基础设施(包括线上订餐、打车、办公、教育等等)的完善,“懒人经济”、“家宅经济”、“夜间经济”开始成为现代商业的重要变量,年轻人变得更“懒”了、更“宅”了、更像“夜猫子”了,包括螺蛳粉、自热小火锅、卤味零食(王小卤、周黑鸭)等网红速食正好适应了这个节奏,销量逐渐引爆。

那么,催“红”螺蛳粉的空军打法对其他地区的特色美食有什么启示呢?我认为主要是下面四点:

用户迭代:产品即内容

稍加想象,如果你给螺蛳粉贴标签,会有哪几个关键词?我想到以下几个:

“夜经济”、“小份装”,螺蛳粉不是要让你吃饱,在夜间有点犯困的时候,可以给你的味蕾和感官带来刺激。

“懒人”、“ 烹饪”,螺蛳粉作为一种需要半加工的包装速食品,给了你不小的料理空间,是懒人最好的厨房存货。

“颜值”、“网红”,现今红人直播间出镜频率最高的、产生最多“新消费品牌”的食品品类,大概就是螺蛳粉了。

“地域特色”、“土味”,现代都市中最有乡土气质的食品品类,几乎就是螺蛳粉了,这是一种“精致的土味”。

你有没有发现,这几个关键词正好对应了“Z世代”群体的生活节奏?

现在年轻人经常熬夜看直播,相信“颜值即正义”,同时对土味有特殊的偏好。他们买东西的决定更加冲动,因为从想到、看见到支付、收货的购买闭环更短了,一个东西有趣,看起来好吃好用,在红人的种草中,在短视频的视觉冲击下,很快就买了。

他们的消费行为都会被内容重塑,或者产品本身就可以成为一种“内容”,直接透过新媒体、红人(意见领袖)触达他们的情感和爽点。这是一种绕不过去的用户迭代,不管你喜不喜欢、适不适应,这种用户迭代正在发生。

场景迭代:价值核心在于新场景

你猜猜看,螺蛳粉都是在哪里被吃掉的?

iiMedia Research(艾媒咨询)数据显示,2020年,中国螺蛳粉消费者购买产品的渠道分布中,网上商城以51.54%的比例居于首位。中国螺蛳粉消费场景中,家庭超越餐馆、美食街,跃居第一,占比是51.50%。

为什么现在的年轻人喜欢在家里吃螺蛳粉呢?

其实,食品、饮品品类产品价值的核心就是新场景。

多年以来,在我们的传统观念中,白酒的消费场景是送礼、宴请,葡萄酒的消费场景是佐餐,啤酒的消费场景是烧烤、火锅、夜宵。可能你难以想象,日本97%的酒品消费是通过便利店这类非即饮渠道卖出的,下班回家的路上,便利店里买一碗拉面要配一瓶低度酒,居家的、微醺的悦己小食小酒,这是日本年轻人的消费场景。

现在的中国年轻人也有类似倾向,他们吃螺蛳粉、啃王小卤,不是要补充葡萄糖/卡路里,而是为了寻找味觉刺激。你怎么劝一个怕胖的人多吃一点?当你拿出螺蛳粉、鸡爪或鸭脖的时候,脑子会告诉你,我要多巴胺/荷尔蒙。

消费和品牌不只是物质,更是一种取悦自己的精神快感。

爽点迭代:灵魂在于“令人上头”

螺蛳粉源于广西柳州的街头小吃,螺蛳与猪骨熬成的汤、劲道的米粉,配上炸花生、辣椒、木耳、酸笋、腐竹等调味品。可是,为什么螺蛳粉闻起来是“臭”的?

“臭味”其实源于发酵之后的竹笋,即“酸笋”。竹笋变成“酸笋”的过程中,竹笋中原有的物质会发生转化,形成了硫化氢、粪臭素两种特殊物质。

硫化氢的气味就一言难尽了,化学书上的描述是“有臭鸡蛋气味的气体”。粪臭素更另类,带着“粪”字,居然不臭,还是很多花香气味的来源,不少香水、香薰类产品甚至还会添加它作为香味剂。只是浓度过高,粪臭素就会有臭味。

螺蛳粉的“臭”是有好处的,一般来说,发酵之后的食物会比未经发酵的食物易于消化吸收。发酵过程中,微生物已经帮我们“预先”消化过食物了。比如,发酵豆腐乳的过程中,毛霉分泌的蛋白酶,就会将豆腐中的蛋白质分解为小分子的氨基酸,有利于人体吸收。更重要是,发酵食物中的氨基酸使食物变得鲜美可口,让人欲罢不能,网络俗称“吃了使人上头”。

其实,对风味浓郁、口感丰富的发酵食品上瘾,是深植在人类味蕾习惯里的。比如蓝纹芝士、鲱鱼罐头,是欧美国家久负盛名的黑暗料理,就连臭名昭著的鲱鱼罐头,国内外的消费人数也持续增长。淘宝吃货大数据显示,(湖南)臭豆腐、臭酸笋、螺蛳粉、(徽州)臭鳜鱼等令人“上头”的食物销量连年上涨。广西的臭味食品订单稳居全国第一,其次是北京、湖南。

玩法迭代:网红吃法加速商业变现

很多新消费品牌在食品、饮品上的创新,往往不是在配料上,更多是在吃法上。

比如,演员黄磊在综艺节目《向往的生活》里做了一道创意菜,叫做雪碧拌面,因为粉丝反响积极,很快网上出现了很多同款的雪碧拌面菜谱和食品。新消费品牌单身粮很快与雪碧、黄小厨展开合作,联手打造“雪碧拌面”,在拼多多的官方旗舰店中获得了不错的销售业绩。

抖音、小红书上也有一些食物吃法上的微创新,比如“芝士焗粽子”,只要买来一块芝士,在微波炉里加热两分钟,然后放在煮好的粽子上一起拌着吃。比如,螺蛳粉还可以用来包饺子、裹在春饼里吃,甚至羊肉螺蛳粉泡馍,都可以作为网红速食的创意。

不知你是否关注,近年以来,含酒精食饮意外“红”了,以前就有“酒心巧克力”、“樱桃白兰地甜点”流行,现今,诸如“茅台冰淇淋”、“江小白酒味饼干”等等新网红食品开始流行,还有含酒精的雪糕、月饼等等创意零食接连上市,不少茶饮品牌也纷纷推出含酒精饮品,比如喜茶的醉醉系列、泸州老窖与茶百道推出的“醉步上道”等等。在万物皆可“+酒”、食品行业醉了的同时,螺蛳粉是公认的最好“解酒药”。一阵“臭辣”过后,满头冒汗,立刻酒醒了。

这个时代,好吃的已经不稀缺了,好玩的才有机会突围。

小结

目前看来,红人新经济的势能给大中小企业、城市商圈、旅游景区及“三农”助力不小,各个地方的风味小吃、网红地标都有机会在红人经济生态的赋能下站上风口,打造自己的网红品牌和地理标志。

当人们在谈论这些地方小吃、地理标志的时候,人们在谈什么?就像大家乐于分享旅行、穿搭、美食,这都是一种社交货币和品味标签。这种红人经济背景下的社交货币积累,不仅会成为商业品牌沉淀的无形资产,更会成为衡量城市竞争力的一种新的资源和维度。

红人流量重塑了产品品牌、地域标签的前端,跟在后面的,是现代农业、餐饮服务、食品加工、电子商务、快递物流、文化旅游等一体化的产业链格局,构建了渐趋完整的产业生态体系。螺蛳粉们、自热火锅们以及不断走向成功的各地网红小吃品牌都是如此,社交货币在前,在风味食品产业链的延伸中形成的多赢格局,就是各地打造网红食品、网红城市的成熟模式。

所谓的新零售是一种全新的零售模式吗?

所谓的新零售是一种全新的零售模式吗?还是一种换汤不换药的新称呼?

这段时间,老罗开直播的消息让本已处于风口的直播行业再次火了一把,同时也让背上一身债务逐渐淡出公众视野的老罗再次成为了流量的中心。

对于老罗直播带货,不同的人有不同的看法,有的人认为老罗不过是换了个场地继续说相声,更多的人觉得他在抖音卖货,不过只是“肉身偿债”——锤子科技欠银行、合作伙伴和供应商约6个亿,其中罗永浩个人担保的债务达1个多亿。

当然,事实也打了很多人的脸——在抖音和多位科技大佬的疯狂加持之下,老罗的直播首秀迎来了开门红——其带货的23款产品销量近1.8亿,前后有4800多万人进入直播间围观,被打脸的这些人包括认为老罗会说相声的。

虽然在直播过程中,也出现了种种瑕疵——不熟悉流程、念错厂商名字、搞错商品退改政策等状况,让这场首秀显得不那么顺利。

抛开这些悲观论不谈,换个角度来说,老罗虽然创业过程中屡战屡败,但其选择风口的眼光还是不错的。

01、老罗数次创业皆在风口

老罗、罗老师、罗胖子、罗骗子、罗老赖……多种不同的称谓,都指向同一个人:罗永浩。

罗永浩的发展史

2000年——英语培训老师

2000年,出国是热门,出国英语培训很火,罗永浩苦学英语,在第三次试讲之后,高中肄业生罗永浩成了新东方学校的老师。其“老罗语录”风靡大江南北,成为中国的“第一代网红”。

2006年——创立牛博网

韩寒、柴静等都曾是里面的常客,那时候正是博客盛行的时代。

2011年——创立锤子科技

2011年,国产手机跨进智能时代, 翌年罗永浩宣布进入智能手机行业,创立锤子科技,其估值一度超过10亿元。

2017年——入驻陌陌,卖课程

2017年,入驻陌陌的时候,正是直播如日中天之时。

同样在2017年,老罗在得到APP开了专栏,卖创业课程,那时候也刚好是知识付费的风口吹起来之际

纵观老罗多次的职业和创业历程,虽然多以失败收尾,但其对行业选择的眼光,还是独到的。这次宣布进入直播行业,也已被证明是处于风口上的行业。

02、直播带货——这个风口有点大

“彪悍的人生不需要解释”犹言在耳,已近天命之年的老罗转头就不顾漫天蜚语当起了卖货主播。

背后的因素可能很多,但最根本的就是这个行业很赚钱——据传,老罗第一场直播收入已过千万(产品坑位费+产品返点+主播打赏)。

抛开抖音这场“造神”运动和背后的野心,我们发现老罗已对直播行业做了很多的功课,确认直播电商是一个很大的风口。

老罗在直播前提到的调研报告中有一组数据:“2019 年直播电商总 GMV 约超 3000 亿元,未来有望冲击万亿体量,同时 MCN 机构快速发展,目前市场规模超 100 亿元,未来有望加速放量成长。”

其实对比之下更明显,拼多多 2019 年全年 GMV 达 10066 亿元,京东 2019 年 GMV 是 20854 亿元,2019 年直播带货带来的成交额已经是三分之一个拼多多,六分之一的京东。

未来高速成长之下,直播带货会成为一种占比非常大的网购形式,这可能会超出从没有看直播买东西的人的认知。

直播已经成为了一种新的带货方式,渗透消费者的日常生活。艾媒咨询报告显示,约有25%的直播电商用户每天会观看直播带货,约46%的用户则每周都会观看电商直播,超过60%的用户表示直播带货能够非常大或者比较大地引起消费欲望。而中国电商直播行业的总规模,在2019年达到4338亿元,预计2020年市场规模将突破9000亿元。

庞大的市场规模、纷纷入局的直播平台,这些迹象都表明,电商+直播已经成为时代风口。在如今“不做直播就不好意思称自己为电商”的时代,老罗的出现加上抖音的强势推送,一切显得十分地适宜。

但老罗和他的直播带货真的那么容易打入电商直播卖货的市场吗?或者换个话题,电商直播等同于目前红的发紫的网红直播带货模式么?

03、直播电商:重新定义人货场三角关系

老罗的调研报告中有一句话十分精辟:“内容化的直播电商是零售界‘人货场’的一次蒸汽革命。”说白了,电商直播就是对人、货、场三者之间的关系进行了优化和重构,提升商业效率。

“人”即电商直播的受众,任何购买过程实际上就是一个被说服的过程,传统电商的图文,是用户的被动消费,用户购买的效率较低,过程较长。直播和短视频则超越图文种草,以增加想象力的方式快速传播,在主播人格化和形象化的能力中快速被种草。这块的关键就是“内容能力”,用户看似在为商品买单,实际上也是在为有趣的内容买单。无论是李佳琦、薇娅还是辛有志、大衣哥,在直播卖货时足够有趣,内容质量过关。

“货”是直播电商商业模式的核心命题,关键词是“性价比”,其实就是便宜。无论是头部红人通过自身流量优势和供应链拿到商品资源,还是通过直播去中间商从而得到的性价比,都是降低了货的成本,同时用户选择效率上的成本也会下降,极致的性价比达到转化用户的效果。“全网最低价”象征着江湖地位,网红直播带货,表面上拼的是颜值,实际上拼的是供应链。

据介绍,淘宝直播一姐薇娅,公司有3000人,其中300人负责她一个人的供应链;另外一个做网红直播的辛巴,公司有3000人,负责供应链的达1000人之多。

“场”其实说白了就是消费场景。在物联化的今天,门店、电商、移动、电视等等,渠道更加多元化,消费者基本实现了随时随地购物的便利性,可以说,只要有屏幕和网络的地方,都可以达成商品的交易。对于网红而言,场对他们而言就是直播间。

直播电商重构了电商消费的业态,提升了效率,实际上是重构和优化了人货场三者之间的关系。

那么,老罗一头扎入的网红直播会是直播电商的终极形态么?

04、商业直播营销系统崭露锋芒

3月31日,盟主直播CEO裴勇做客中国网++创新中国直播,对于疫情期间传统企业如何走出困局,盟主直播如何赋能进行现场讲解,给出了不一样的“人、货、场”关系定义。

人:网红带货主要通过给粉丝进行种草来实现流量的沉淀和积累,盟主直播是通过创客系统来实现精准流量的引入,实现全域裂变,解决企业引流难题,培养品牌自有获客能力,从网络的公域流量中汲取意向粉丝,进而形成品牌“私域流量池”。

简单理解就是:网红带货是通过内容及人设吸引用户,这些用户是他自身的,和“金主爸爸”——品牌主没啥关系。而盟主直播有一套创客系统,这个系统是通过招募KOC和导购人员,他们通过完成系统颁发的不同任务为品牌方吸引人气,这个流量会成为品牌方的自有流量。

货:网红通过自身流量及供应链实现产品的低成本,但网红本身就有坑位费(头部主播约为60万左右)+产品抽成(一般为10%-20%)等,这些费用最终会转嫁到用户身上。而盟主直播则是厂家直播带货营销,省去了中间商(网红本身其实就是另一种意义上的中间商),性价比更高。

场:从某种意义来说,直播间的“尺寸”决定了网红所售卖的产品品类,基本局限于美妆、零食、服装、生活用品等快消品(薇娅卖火箭的不算),大宗产品如厨卫、电器、大家电、家具等产品因为没有现实场景很难售卖。

裴勇还提到很重要的一条,一般的网红直播带货,直播结束就意味着整个销售环节的终结,而对于盟主直播而言,这仅是整个销售生态的一个上半场。作为主打直播营销平台的盟主直播推出了“3O”(Offline-Online-Offline)新零售解决方案,通过精准线下导流、线上引爆和线下二次营销的手段,以直播为纽带,为企业打造了完整的营销闭环。

两场直播,我们从中看到了不同的解读。如果说老罗当网红证实了直播带货成为当下的风口的话,那裴勇的直播则向我们展示了直播的一种“进化”形态。

黑天鹅袭来,直播成为了风口,当黑天鹅离去,直播电商究竟走向何处,我们拭目以待。

直播电商如何做裂变模式?

首先有人把这个直播趋势下电商时代,称之为:播商时代。

虽然有点夸张了,但是形容今天的直播电商的现状,确实很贴切。打开朋友圈,10个人里面可能有有5-6个人发的是直播信息。仿佛已经到了“全民直播”的时代了!

微信群是很好的引流、沉淀,宣讲,低客单价销讲成交的工具;高客单价的成交还是要靠一对一的私人微信聊天,所以,最终还是要把流量加到个人的私人微信,做好朋友圈的运营,以及一对一聊天话术转化。

社群:是解决归属感的工具,能沉淀用户,直播能为社群创造优质的内容,造势,提升活跃度。比如直播前,社群引流;直播中刷屏、转发、互动;直播后社群还可以继续留存转化。

直播:在手机屏幕,面对面一对多沟通,相比平时我们看到这个人的文字和短视频,直播更具有信任感、真实性,传递的信息量也更大更直观和丰富,本身直播也是即时性,可以提问、互动、刷礼物,能极好的提升活跃度和营造氛围。

设计思路:

社群+直播,确定直播主题,内容。安排团队制作海报、文案、邀约话术、推广渠道、群运营的流程和规则,引流路径设计。

直播要注意的事项:

1、直播开始的时候,发直播链接到群,提醒大家直播开始了,顺便把如何进去直播的步骤发一下,很多人是不明白的

2、在直播间,找几个托,主动刷礼物,提问。点赞以及互动;

3、直播的时候,适当录屏,把精彩语录、片段录下来视频,发朋友圈,和群,提醒大家继续去看他的直播

4、直播介绍后,可以让大家群里提问,明天晚上直播间解答,

5、直播结束后,助理号可以把晚上的直播内容整理一个删减版。在群里和大家说:想要直播课件的可以加我微信,这样就可以把群里的人引流到自己的个人号,也可以主动加群里人。

开直播就好比店铺开业,要人气;朋友多的人相对号做,这个取决于人脉资源,朋友少的人,要想办法吆喝更多人来看,学会造势,这个取决于传播策划。

最后请大家记住:

1、社群的目的是什么?主题是什么?无关的话题不要多说,越垂直专业化,越能让用户产生认同感。

2、合理的群规和仪式感,尽量每个群不要超过200人

3、直播很强调尽兴发挥,人的注意力很难集中在1个小时,所有直播时长就控制1个小时,让人意犹未尽,对下场直播有期待。

网课会是未来的趋势吗?

可以理解,在“互联网+”时代,网络教育不仅给课外培训教育带来了便利,而且大大降低了教学成本。据部分机构统计,2017年,网上一对一市场渗透率仅为1%-2%左右。

2018年,这一比例达到5%。预计未来三年,网络一对一培训市场在整个校外培训市场的渗透率将超过20%,充分利用碎片化时间,网络微课程大行其道“我要放假了:有团体课请@我”。每节课都会是一个小组,“放假后,王女士父母的一些家长立即跳出来,推荐小组课《哈佛爸爸给孩子的数学启蒙》、《中国地理之旅》、《世界儿童史》从自然地理到人文历史,只要家长有集体课,她就说,“我已经迷了很多年了。

老师说,我的孩子们非常兴奋,不停地谈论课本外的内容,这可能是他们多看课的原因。”“最近,我发现我身边的很多家长都在网上群发微操课。我组的一位朋友将《统一语文课本》与《扬子读书网》相结合,推出了《古诗词学2分钟,小学统一课本全解》系列课程。我每天学习古诗打卡,还有“搞笑成语”课。我想我也得报名一个,否则,孩子们和同学们就没有共同语言了,王女士说。

著名专家观点:网络教育是未来教育的趋势王开东,江苏的一位超级教师,苏州的一位著名教育家,表示网络教育必将成为未来教育的一种趋势。在未来,教育将多样化和“分散化”首先,网络教育可以最大化优质教师资源的价值。

在传统学校,一个老师最多可以上两三节课,100多名学生是不允许的。然而,在网络教育中,通过网络,一位名师可以聚集数万人,发挥最大的价值;网络教学对学生也有优势。网络教室的特点是回放、重播,增加了孩子们的选择空间。

孩子们可以选择老师,看不到他们会做什么,也看不到他们会做什么。传统的学校教学以时间教学为主,网络教育可以最大限度地发挥儿童碎片化时间的价值,儿童可以碎片化时间进行学习。目前,网络教育只是辅助教学,我相信未来的作用会越来越重要。”

直播带货会取代目前淘宝京东等主流电商模式吗?

首先要明白5G会带来啥好处,5G就是第5代通信系统,相交无之前他速度更快,可能更安全。

然后我们来看看直播有啥好处,直播带货说白了就是大家在视频里面完成整个交易过程,他相对传统电商显得互动性更好,另外大型直播人都比较多,那么同时间有人买了大家都会有从重心里,所以一般销量都不会差。

话再说回来,5G让网速快起来并不是直播所必须的,目前大部分4G就能满足了,所以5G和直播没有必然关系。另外直播目前来看主要特点是

价格低,

同时购买人数多,

网红加持,

互动性好,

但直播一般有时间限制,

就是说不是每时每刻都有直播,直播本质上是一种新的销售渠道,他和传统电商与线下店铺一样的关系,彼此都不可能完全被取代,只会相辅相成,因为各有各的好处。

关于直播电商的三种模式和当螺蛳粉们成为城市崛起的美食武器的介绍到此就结束了,不知道你从中找到你需要的信息了吗 ?如果你还想了解更多这方面的信息,记得收藏关注本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