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法制专文

□ 篦齿

App刷榜并不是新闻报道,但是透过刷榜总收入一千万,即使正式成为犯罪共犯的事情还是让人有些吃惊。据媒体近日报道,80后塔凯(化名)靠著帮App刷榜正式成为年入过百万元的上流社会,其牵涉到的刷榜疑案中的所涉人不但遍及北京、广东、福建等多个省区,即使还有境外人员参与,所涉投资金额高达两亿元。

伴随现代人生活日益网络化,各种类型App几乎承揽了现代人的饮食起居及文化休闲活动,彼此间的市场竞争也达到了日趋激烈程度。市场竞争榜单排位、争夺战使用者目光,正式成为不少AppChhatarpur何可的必不可少策略。市场压力之下,透过刷榜提高名列的挖空心思便不断涌现,即使形成了黑色供应链。

刷榜的其本质是数据作假,透过不实的用户数来提升相关App在榜单的排位,从而实现App管理者的自身利益。但刷榜的危害性不但在于对公平市场竞争自然环境的破坏,更严重的是那些专业的刷榜机构正式成为各种类型犯罪的共犯,透过刷榜为被控福利彩票、情色、赌徒、金融等犯罪犯罪行为的App导流,欺骗使用者,使其他不法分子能够入侵使用者手机、侵犯使用者各种类型权益。上述新闻报道中的塔凯正是为被控犯罪的App提供包装袋开卖、电视广告推广等服务,从而赚得了暴利。

App刷榜并非孤立无援的犯罪行为,在严打被控犯罪的各种类型刷榜犯罪行为的与此同时,必须做好根源依法制理工作。一方面,各种类型App市场要不断强化榜单的演算法,健全名列的规则监督机制,从平台根源让刷榜者刷不了。另一方面,监管机构要及时清扫各种类型刷榜应用软件,严惩不贷其生产创作者,让刷榜者根本无法刷。与此同时,加大对App管理者的监管力度,不得各种类型刷榜犯罪行为,健全各种类型惩处监督机制,让刷榜者不想刷,从而矫枉过正地消除App刷榜的消费需求,创造良性循环健康的App市场竞争自然环境。

来源: 法制日报——南方日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