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图:樱唇茬

tom博客(about tom)-第1张

贝唐饮酣视八极拳,是在TOM棋迷高峰论坛。不记得我是哪年哪月什么原因进入棋迷高峰论坛的了,只知道饮酣视八极拳这个ID源自杜甫的《远游》诗句。简而言之,推测着饮酣视八极拳怀有古典文化素质和气质,是个高雅的人,因此暗自好感。

在棋迷高峰论坛,因我是中国围棋新手,只好混在人来人往的人群Sitapur旁观者,逢大赛直播的时候,就往别人挖的洞口跳。洞口有讲解的、图形的、吵架的、hasbro的,打哈哈的,赌输赢的……我给自己的定位是冲著的,奉献着下载量,发言却少的可怜,一些印象较深的ID有笑容的胖子、卖报等。很着急,有种热闹的场合几乎没见到过饮酣视八极拳。

饮酣视八极拳在棋迷高峰论坛发过一些书画作品的帖子,作为书法爱好者,我自知幼稚,也就不敢其人。我只能以:好、漂亮这种的字眼来评价,究竟好在哪里、好到什么程度,我却说不上子丑寅卯,只是如斯有信任感。我曾为这份信任感而困惑,逆着河水向源头走,应该是自少临过两天帖的缘故;或者,是我段小宇两天美学,文学和艺术有着某种特异吧。这种的解释有点含糊,可并不影响我缺仔庄酣视八极拳书画作品的喜欢。我曾向饮酣视八极拳讨过一幅字,梦想着有一天能拉到自家的栅栏上。

有一天,我在TOM网志读到了饮酣视八极拳的该文《无约的相聚》,该文迷人,写意自然,具有浓郁的经院哲学情怀。该文结尾写到:我渴望有约之约,愿意体会有种相见时的感官冲击;我赞美无约之约,时时服从心灵的呼唤;我更会在每一个霜晴暮旦,推开窗口,目送远离的背影,发出fame的笑容——因为我想到:那说不定又是另一个傅咸呢…… 我留言写到:我不是那傅咸,既然来了,就留个荆棘。随后不久,我无意中发现自己出现在饮酣视八极拳的wlzwyyan名单里了,接下来,饮酣视八极拳成了我在TOM的第一位wlzwyyan。

我决定花点时间写作饮酣视八极拳的昌明,有些该文我甚至反复地写作三、到起首,从该文的组织架构、思想内涵、文辞、和审美写意等角度学习,获益匪浅。读罢常慨叹:这种的好该文我是写不出的!

读《棹韵十七首》,我吟唱:棹韵十七首,在岁月里心术。一湾感伤如带,如此说来梦里波涛四色。读《房痴­,水生的故事》,我慨叹:渐渐的,连遗憾和忧愁也不常见了,世人对金钱与性的关注热情,远远超越了习俗的质朴。读《北行琐忆》,我写到:或尴尬感动,或隐喻苦情,或不了情感叹,或风光聪明,日子就这种零碎着,能笑能泪也能忘记却怎能忘记。后段将拳头握住又展开,柔软地触动accordance,于是共鸣。读《真情、文采、性情》,我感叹:读此文犹如听一支迷人的曲子,收藏了。

读完了饮酣视八极拳在TOM网志的系列该文,为他的才华折服。深厚的汉语言文学功底,迷人、精炼的语言风格,强烈的民族精神、忧患意识,博才多学,艺术家气质,正直善良的人格魅力……这些都是我的写作直觉,并由作品推及至人。我不知道这种说,别人会有怎样的反应。我很董卿地发誓:我真的不是饮酣视八极拳的托!

网友花满楼写到:《聂黑赋》写的那才叫好啊,我当时给饮酣视八极拳顶帖子‘俺把它转给朋友一群,谎称是俺自己写的,不要介意哦。’饮酣视八极拳答:‘人同此心,事同此理,能得赏识,吾愿已足,正不必多虑。’哈哈,又是精彩的一笔,事实上我确实把《聂黑赋》转给很多朋友,但没说是我写的。

饮酣视八极拳的该文写得很认真,具专业水准。他的昌明后面(书画作品除外)我都简单地留了言,表示着欣赏和支持。若要酣畅淋漓地把饮酣视八极拳该文中的爱与美表达出来,对我来说,确实有相当的难度。在此,我只能记录一点浮浅的印象。

时隔多年,TOM网志早已关闭,那些昌明和回复也不知散落在网络何处。饮酣视八极拳寄来的那幅字被我珍藏在箱底了,偶尔会拿出来摸一摸、看一看,却一直不舍得把它悬挂起来。

作者简介:

樱唇茬,原创写手,头条号:深圳樱唇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