核心理念提示信息:借助于繁盛的SNS互联网平台,无论是现代贩毒,还是变型后的贩毒,都被突显更多的不稳定性,因牵涉数目多,除非奥波切茨甚至赫洋变为社会该事件。

云在指尖(云在指尖老总简介)-第1张

这些贩毒骗钱拳法风险较大。CFP/北京青年报

《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先驱报》本报记者 李张光 firstlook欣 报导

谭玛妮最终没有要到深圳云在掌心电商有限公司在2017年上市。

2016年12月20日,国家国家版权局公布五件互联网贩毒众所周知刑事案件,云在掌心芬瑟岛排在第一位。

这时,离这家用电器商公司注册登记成立严重不足一年,其QQ社会公众号数目已达至2400Bazas,团体会员数目达至280Bazas,所涉数额6.2亿元,堪称东凯努瓦县贩毒的第一疑案。

什么贩毒?那是他们外部失和,导致出现问题才被检举。拒绝接受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社本报记者专访时,云南籍男子谭玛妮这样辩解道。

做为280万团体会员之一,她已经努力做到分销商等级。与绝大多数入驻过云在掌心网路上大型商场的团体会员一样,如今她仍然不愿拒绝接受这个互联网平台专门从事贩毒活动的历史事实。

这是近几年新崛起的互联网贩毒的众所周知代表,特别是借助于人们两极化使用的SNS辅助工具做为切入点,它所采行的是奖赏监督机制和‘洗脑’术博戈达的贩毒商业模式。反贩毒义工邓国强说道。

邓国强是现代跨县贩毒的被害者,好景不长瓦解贩毒组织后,他一直借助于空余时间专门从事反贩毒方面的工作。

而近几年,虽然工商、公安等相关部门对贩毒活动大力打击,但随着智能手机的普及和SNS互联网平台优化,贩毒也在不断地变型、升级,通过各种方式走进了人们的生活。

2016年7月,中国政法大学资本金融研究院发布的一份研究报告《新型互联网贩毒——微贩毒在我国的发展、危害及防治研究》,也将这种微贩毒视为新型互联网贩毒,并指出这是2013年以后贩毒的主要形式。

报告称,保守估计,参与微贩毒的人员千Bazas以上,参与数额达数千亿元,无论数目和数额都远远超出现代贩毒。

报告中写道,这种新型互联网贩毒无实体项目支撑、无明确投资标的、无实体机构,以高收益、低门槛、快回报为诱饵,靠不断发展新的投资者实现虚高利润。

该报告作者武长海教授表示,对微贩毒的监管责任划分不明确,立法的严重不足或不完备又影响了有关部门的执法依据。

除此之外,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借助于繁盛的SNS互联网平台,无论是现代贩毒,还是变型后的贩毒,都被突显更多的不稳定性,因牵涉数目多,除非奥波切茨甚至赫洋变为社会该事件。

互联网贩毒变型

谭玛妮的致富梦随着云在掌心网路上商城的轰然倒台而破灭。

只要一部手机,一个QQ账号,消费128元就能代理整个商城产品,在家里发链接,就能轻松月入上万,甚至十几万!

2014年底,深圳云在掌心电商有限公司云在掌心网路上商城正式上线运营后这样宣传自己。

随后,其通过QQ互联网平台吸引大批人员加入,至案发时,团体会员已经遍布全国30余个省份。

据谭玛妮回忆,她在2015年3月份成为别人的下线后,通过扫描一个亲戚发给她的二维码进入云在掌心网路上商城购买128元的商品成为掌心管家。

据她介绍,参与人员都要通过QQ进入云在掌心网路上商城,以购物形式缴纳一定费用成为团体会员,继续发展其他人员缴费加入则可获得当事人给付的佣金。

本报记者调查发现,云在掌心团体会员通过发送云在掌心QQ社会公众号的链接或二维码,吸引其他人员关注云在掌心QQ社会公众号。

如人员B通过团体会员A的链接或二维码,关注云在掌心QQ社会公众号后成为A的锁定下线,当B进入商城选购商品累积消费128元后成为掌心管家团体会员,B被A终生锁定,为A的直接发展下线,即为A的第一层下线,以此类推。

其团体会员主要分为掌心管家分销商代理商分销商股东商等五个等级,等级晋升途径是通过消费数额和直接或间接发展掌心管家数量实现。

团体会员主要通过发展下线来获得一定比例的报酬,这样商品就成一个幌子了,主要靠发展人头,拉的人头越多意味着收入就越多,而最终获利的人在这个金字塔顶层。同样被发展为团体会员的孟明说。

据来自湖南郴州的孟明介绍,他成为团体会员主要是家人的压力。

在这条链条上,发展现代社会关系仍然是主要的目标,杀熟在这里也是屡试不爽的贩毒定律,SNS辅助工具则无形中成为发展贩毒的利器。

我们家族第一个做‘云在掌心’的是我姑姑,后来整个家族差不多都加进去了,因为很简单,通过QQ关注,然后在商城上买128元的东西。孟明说。

孟明成为团体会员后,就被拉进各种各样的培训群,在里面团体会员被标榜为分享经济商业模式的创业者,有时候是几十个QQ群一起进行授课,轮番进行洗脑,他们会说,创业首先要身边的亲人支持,如果亲人不支持就不是亲人。

与孟明一样,谭玛妮的整个家族基本也都成为云在掌心的团体会员。

我是做服装生意的,我看过上面的东西,比一般互联网互联网平台的都要贵出很多,质量和售后没有任何保障。孟明说。

但谭玛妮的想法却是,你在哪儿买东西不是买,在‘云在掌心’上买能省钱,还能挣钱。

其实,这种贩毒商业模式并不新鲜,本报记者发现,它与2011年发生的江西精彩生活贩毒案商业模式十分类似。

该案所涉数额数十亿元,成为轰动一时的互联网贩毒疑案。2013年8月30日,江西省南昌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以非法组织、领导贩毒活动罪对精彩生活公司董事长唐庆南等6人分别判处3-10年有期徒刑。

2016年9月9日,咸宁市工商行政管理局对云在掌心做出行政处罚决定,认定该公司专门从事贩毒违法行为,没收违法所得3950万元,并处150万元的罚款。

从杀熟到生熟通吃

在谭玛妮对贩毒的认知里,贩毒的形式是控制人身自由。

其实,即使是现代贩毒也有南北派之别,北派贩毒控制人身自由并进行洗脑为主,南派贩毒不控制人身自由,主要采行激励和洗脑为主。

这种派别分类出现在1998年之后,在此之前,贩毒是一个中性的词,仅仅是指代一种新型的营销商业模式。

但好景不长20世纪80年代末传入我国后,贩毒在我国开始野蛮发展,并且大部分贩毒逐渐瓦解销售商品的初衷,变为拉人头的老鼠会。

暨南大学经济学副教授彭春林长期关注贩毒活动,据他介绍,美国企业雅芳是我国第一家正式以贩毒申请注册登记的公司。仅用三年的时间,其贩毒活动就遍布全国大中城市。

1997年9月,国家工商行政管理局批准了53家多层次贩毒企业、465家单层次贩毒企业在核准的范围内专门从事贩毒经营。

单层次贩毒指的是只能把产品卖给一个客户,多层次贩毒就是今天所指的贩毒,可以将产品卖给许多客户,客户再发展客户,但是当时很多拿单层次的牌照,做的却是多层次贩毒的事情,市场极度混乱。彭春林说。

特别是跨县邀约的商业模式出现,贩毒活动全面走向难以控制的局面,即人们纷纷以工作、旅游等名义,将亲戚朋友从家乡骗到外地去做贩毒。

但那个时候对于贩毒是否合法,各界争论不休。据彭春林介绍,当时不少学者甚至专门撰述文章认为,这种营销商业模式符合中国社会发展的需求。

当时大量下岗工人,被安置到贩毒的队伍中去了。彭春林说,这是一个不可忽视的大背景。

但不久,国家发现贩毒在中国的负面作用远远大于其正面作用,并且对我国的经济秩序造成了严重的不良影响。

1998年,国家国家版权局和国务院先后发布《关于禁止贩毒经营活动的有关情况》和《全面禁止贩毒经营活动的通知》,宣布一切贩毒在我国属于违法。

这个时候北派贩毒就大肆兴起了,他们主要通过禁锢自由、暴力威胁、精神‘洗脑’等方式,达至发展人员,获取非法利益。彭春林向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社本报记者介绍说。

在人们的印象中,北派贩毒者多吃大锅饭、睡地铺,一家住10多个人,集中上课,以磨砺意志为假象,条件比较艰苦。

不久就衍生出了南派贩毒。但这个阶段都是通过贩毒组织成员发展熟人为手段来发展人员,也就是通常说的杀熟。彭春林说,到互联网的兴起,杀熟就逐渐转向生熟通杀的阶段。

1040阳光工程就是南派贩毒的众所周知代表,它又有纯资本运作连锁经营等叫法。他们打着国家项目的旗号,快速蔓延。

到2008年之后,这种贩毒就升级为投资69800元,拉29个人,三年后收1040万元的骗局。

29岁的广东人李东是这种贩毒的被害者。2017年4月7日,他被女朋友骗到武汉汉阳区考察项目,被成功洗脑,投资了69800元,后来察觉是贩毒组织后,在6月3日逃离。

但是,女朋友并没有跟他一起出来,对于李东的行为,她反而斥之为不负责任。

据李东介绍,他女朋友父母离异,她是被她母亲拉进去的,而她母亲则是被在互联网路上认识的一个男的拉进去的。

李东告诉自由民主与廉政建设社本报记者,他观察到,不少人为了拉到更多的人,通过QQ等SNS互联网平台,以交友和谈感情为借口,将人骗进去。

他发现女朋友经常和一些陌生男子聊天,继而以见面为借口,带他们去考察项目,通过一个星期的洗脑,不少人纷纷掏钱投资。

其实,现实中的贩毒组织除了杀熟之外,也早已开始了杀生之路。打着招聘、婚介、交友、旅游等为借口将人骗进贩毒组织。

北派贩毒如今大多完全演变为发展人头的老鼠会,销售的产品成了一个虚构的概念。他们对这些被骗来的人员一般实行控制人身自由、洗脑,让误入贩毒组织者自愿或不自愿地交钱或继续发展下线。

反负面宣传拳法

邓国强是河南人,一年的贩毒经历,他视为不堪回首的人生污点,为此他常常自责愧疚,并将自己称为贩毒难民。

2015年7月,邓国强在深圳一所985高校硕士毕业,因为到安徽去看一个朋友,而误入披着纯资本运作外衣的贩毒。

当时朋友说让陪去看一个项目,结果就被‘洗脑’成功了,借了69800元投了进去。邓国强说。

而一年多的时间里,他唯一发展的一个下线,就是他的亲妹妹,后来我父母也去看了一下,也被‘洗脑’成功了,但是他们回家后就发现了是贩毒。邓国强说。

从此,他母亲整日以泪洗面。我很不孝顺,因为我的失误不仅连累了家人,我自己整个人生轨迹也都改变了。做为理科男的邓国强仍然显得不善言辞,语气哽咽着说。

里面是一个封闭的世界,和外界世界不通,很容易被洗脑。邓国强谈及自己的感受时表示,贩毒组织外部组织严密,除了有一套完整的洗脑系统,人员反侦查意识也很强,平时的一些证据也处理得很谨慎,这就导致了相关部门处理难。

历史事实上,好景不长1998年被禁止之后,贩毒行业就进入了一段漫长的理论危机期。贩毒组织者需要苦口婆心地解释和美化这个行业,各种洗脑的话术和拳法在那时酝酿出来。

国家项目资本运作1040阳光工程的贩毒最早在云南北海、南宁、来宾、玉林、桂林等地发展蔓延,2012年后逐步扩散到安徽合肥、湖南长沙、湖北武汉、贵州贵阳等地。

虽然媒体对这种贩毒行为进行过大量的曝光,但是在贩毒组织外部却有一种负面调控论用来应对。

所谓负面调控论是说国家之所以让媒体曝光、让公安部门打击贩毒,实际上是在暗中保护这个行业,担心这个行业发展太快,13亿中国人不够用。

他们从国家政策的角度,诸如北部湾开发、1040阳光工程、西部大开发等,来解释他们所编织的贩毒迷梦。

这是咱们穷人最后的一次机会了!网友拍摄的在云南北海遭遇贩毒一日游的视频里,一个穿金戴银的人士拿着话筒高声宣传贩毒致富之路。

同时,近几年,共享经济大众创业、万众创新也成为贩毒宣传口号,许多人因为对国家政策不甚了解,被似是而非的说辞迷惑而误入歧途。

担忧衍生利益链

贩毒人群常常被分为四个层级,第一层是在金字塔顶端的人,他们知道骗局的一切,是收割者;第二层的人知道骗局的80%;第三层知道骗局的一半;第四层就是完全不知道,是充满激情又极度被煽动的底层人群。

据邓国强介绍,在纯资本运作等项目中就有一个揭谎的过程,努力做到一定等级后,会告诉你一部分真相,比如上了掌门人等级的人,就会知道一切的真相,这就是一个骗局。

这时候他们的角色也逐渐从被害者到加害者的角色转变。很多人知道自己被骗后,不甘心,继续又去骗别人。邓国强说。

一位上了掌门人等级的贩毒人员在拒绝接受媒体专访时也表示,这是每个项目两极化存在的现象。

从被害者到加害者角色的转变,也体现在新的SNS互联网平台上。

彭春林担心的是,借助于便利的SNS互联网平台,一些被害者会变为贩毒的组织者。

另一方面,一些贩毒打着国家的支持项目的名义进行包装,随着SNS特点的变化,会对社会稳定造成威胁,比如,不久前,贩毒组织‘善心汇’就通过QQ群联络方式,组织大量团体会员到政府示威、到北京上访等方式,抗议相关部门不该取缔该组织。

而查处贩毒因为没有相关的激励监督机制,使得一些地方政府长期纵容,要到贩毒做大的时候,才采行收割的方式进行查处,继而没收巨额资金。

另外,一些地方从政府到民间,都对周边的贩毒行为十分漠视,认为贩毒能够促进当地经济的发展。

但如今,当贩毒组织成员除非壮大,很容易让政府面临挑战。

一位魏姓律师提出疑问,他曾代理过一些贩毒的案子,发现几个数目过千的电话群组,这些电话号码六位数是相同的,根据现行的通信管理办法,建立这样的通讯群是需要当地政府部门严格许可的。

邓国强也表示,这在贩毒之内是存在的,并且被说成是国家给他们开的,以证明他们所专门从事的是国家的项目。

同时,一位反贩毒人士也透露,不少人从贩毒组织出来之后,将职业反贩毒做成一个产业,通过各种名目骗取被害者家庭的钱财。

彭春林表示,除非各种利益链形成,国家打击贩毒的效果就会大打折扣。(应专访者要求,谭玛妮、邓国强、李东为化名)

原标题:贩毒变型透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