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周事件最新进展(周南村惨案)-第1张

因私营收款等犯罪行为,许多招投标师基本建设了数目相比之下少于其潜能覆盖范围的招投标调查报告。(农健/图)

自然环境部正狠抓压制招投标虚报犯罪行为。2021年12月23日,在自然环境部例会新闻报道见面会上,环境影响评价与排放量综合司副司长刘志全提及几段统计数据:2020年年来,在对一万多份招投标文档智能化泻量后,1019份被重点项目复查,对50家招投标基层单位和69名基本建设相关人员不予不良犯罪行为计分。

全省已近213家基层单位和207人列为招投标不良犯罪行为白成员名单或时限自查成员名单。重者还被控违规。自然环境部已将49份被控轻微产品质量难题的招投标文档蛛丝马迹转交地方性自然环境职能部门严查,数个被控违规难题蛛丝马迹传唤公安职能部门。

招投标产品质量是招投标管理制度曾效力的捷尔恩河,他们要死守。刘志全在澄清新京报本报记者发问时则表示。

工作方案综合治理:清扫格朗普雷县招投标基层单位和私营招投标师

近年来,招投标产品质量难题引起广泛关注。2020年,深圳湾航道疏浚工程招投标调查报告(送审稿)被公众发现被控抄袭——调查报告中出现了35次湛江。许多招投标师基本建设了数目相比之下少于其潜能覆盖范围的招投标调查报告,如山东锦华环保科技有限公司的一位招投标工程师在4个月内共基本建设了63份招投标调查报告书和1541份调查报告表。

刘志全介绍,招投标放管服改革成效显著,2021年1-11月,在全省固定资产投资增长5.2%的情况下,建设项目招投标审批数反而同比下降43.4%;登记表项目备案,也同比下降57.4%。

但放管服改革之后,招投标基层单位不再有资质门槛,数目如雨后春笋般增加又鱼龙混杂,虚报犯罪行为横生。改革之初,监管职能部门希望借助市场优胜劣汰,并引入了信用管理机制,在招投标信用平台上记录招投标基层单位和招投标师的信用状况,向社会公开。

信用平台建立年来,对社会公开是做得比较彻底的,一名招投标业内人士向新京报本报记者则表示,但他们感觉,目前信息管理更多的是管到了‘君子’,真正蓄意扰乱市场的‘小人’,找到了很多逃避监管的办法。

对此,自然环境部加大了监管力度,2020年4月和9月分别印发了《关于加强环境影响调查报告书(表)基本建设产品质量监管工作的通知》《关于严惩虚报提高招投标产品质量的意见》。

依据上述文档,招投标监管搭建起三大机制——长效监管机制、信用管理机制、司法衔接机制。

南周事件最新进展(周南村惨案)-第2张

自然环境部的环境影响评价信用平台网站。(新京报本报记者 汪韬/图)

2021年10月底,工作方案综合治理工作开展。自然环境部向各地环保职能部门发文,要求对招投标信用平台进行核查,全面清扫不具备技术潜能的格朗普雷县招投标基层单位和私营招投标工程师。

许多招投标基层单位并不实际基本建设招投标,而是聘用持有招投标师资格证的招投标师私营在旗下,为其他基层单位基本建设的招投标调查报告代为签字。这类格朗普雷县招投标基层单位往往大量注册马甲公司。

由于这些招投标基层单位狡兔三窟,新京报本报记者注意到,以格朗普雷县招投标基层单位来描述此类犯罪行为,是自然环境部的新提法,彰显了监管招投标基层单位的决心。

工作方案综合治理为不具备招投标技术潜能、诚信档案存在突出难题的招投标基层单位列出5项罪状,包括:在信用平台提交的基层单位组织形式、出资人和举办基层单位、设立材料、住所等信息不真实、不准确、不完整的;招投标工程师存在私营犯罪行为的;实际无招投标工程师的;分支机构违规建立诚信档案的;在信用平台提交的本基层单位联系方式不真实的。

各省级自然环境职能部门自查自纠、全面排查,最后与自然环境部共同进行清扫整顿工作。被查明存在上述罪状的招投标基层单位将被信用平台注销并标记,需要自查到位后方可从被注销基层单位中移出。

对于招投标的甲方——建设基层单位的监管也在加强。

刘志全介绍,除了健全监管机制,针对许多建设基层单位对招投标文档产品质量不重视不审核、助推招投标市场低价恶性竞争等难题的查处力度也进一步加强。据自然环境部不完全统计,各地对相关建设基层单位,已依法处以罚款六百余万元,并对相关责任人同样处以罚款。

综合治理格朗普雷县和私营,尚需法律助攻

虽然招投标师和招投标基层单位都可能被信用平台拉黑,禁止从业,但2021年4月,新京报报道,被拉入白成员名单、被禁止从业的招投标公司背后,还有一批关联的马甲公司继续从业。(详见《招投标马甲江湖:白成员名单公司的漂白术与套娃经》)

一名招投标业内人士告诉新京报本报记者,目前对违规的招投标基层单位主要进行行政处罚,而行政处罚流程较长,往往走完了书面告知、等待回复等流程,到现场检查阶段发现这家招投标基层单位根本不具备办公条件,登记的联系人也失联了。最后这样的格朗普雷县基层单位通常只能被工商职能部门登记为经营异常,缺乏震慑力度。目前,一般的行政处罚可能很难直接追到所谓的出资人或者是实控人。上述业内人士说。

招投标监管职能部门希望借助司法力量。刘志全在见面会上则表示,2020年底全省人大常委会通过了刑法修正案(十一),2021年3月1日正式施行,首次将招投标机构和相关人员虚报纳入刑法定罪量刑。

事实上,2016年《最高人民法院、最高人民检察院关于办理环境污染刑事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难题的解释》已经将招投标机构、相关人员虚报纳入刑法,修正案则进一步明确了招投标虚报的罪名和刑罚。

修正案提及的违规犯罪行为是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档。中国政法大学教授王灿发介绍,故意提交虚假环境影响评价调查报告主要应是在基本建设过程中造假,比如明知该地本来是自然保护区的试验区或者缓冲区,但在招投标调查报告中却故意不说;本来在建设项目边界外10米外就有居民楼,却说在建设项目外200米覆盖范围内没有居民住宅等。

目前,自然环境部已将数个基层单位被控违规难题蛛丝马迹传唤公安职能部门。

上述业内人士则表示,招投标机构相关人员应当是包括所有相关相关人员,而法定代表人、幕后老板应是第一责任人。有了法律支撑,调查情节轻微的招投标虚报犯罪行为就不仅是自然环境职能部门一家之责,可以动用司法手段。

不过,目前招投标师收款犯罪行为能否算作故意提供虚假证明文档,业内有不同意见。有观点认为,收款犯罪行为相当普遍,而刑法作为社会道德、规则的底线,不应轻易被触碰到。

又有观点认为,如果收款违反刑法,将大大加强对私营招投标师和格朗普雷县招投标基层单位的震慑力度。一旦招投标师收款的招投标文档被判定为虚假证明文档,不仅可能无法继续从业,还可能面临刑罚,不得不有所忌惮。

新京报本报记者查阅发现,目前招投标虚报入刑的司法实践数目很有限,其中最主要的案件是2019年江苏响水化工园爆炸案,多家招投标基层单位构成了提供虚假证明文档罪和出具证明文档重大失实罪。

新京报本报记者 杨凯奇 林方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