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何写好文章(如何写好文章的开头)-第1张

一、

始终有听众好友发好友圈,让我聊呵呵是不是写诗的事。

我写的该文也不太好,都是撷取传世之作而已。但是写诗第三年了,没功绩也有H55N,没战绩也有实战经验,难道白俄罗斯还在当兵,写其它也不最合适,那就借机聊呵呵吧。

事实证明,该文的突破点是用浅显浅显抒发。

他们读书的这时候写诗,常常讨厌用同音字、冷僻词拼凑成绚丽的句子,这种变得有逼格,所以为的是逼瓦尔满,很多同学都已经开始练简体字,以致于笔试的这时候,题目页都是简体字写出的绚丽句子。

同学真的,颇有一类古时士人的韵味,小学生指出,弄成自己都做未成的事,大团圆。

只但是这是不对的。

该文的功能是记录自己的想法,传递给读该文的人,起到交流撷取的作用,包括电影、音乐、短视频,归根到底都是撷取和抒发交流。

难道是撷取和抒发交流,那出发点就不是以我为主,而是以他为主,自己写的爽不重要,满足自己的逼格不重要,让自己读懂并且了解你的想法才重要。

所以用口语进行浅显抒发,便是最关键的一环。

1959年4月,教员就严厉批评了工业界的文件:

我希望以后不要拿出这种的文件来,要用口语写出来,每一个问题都要交代清楚,要想到对方的心理状态。原先那个稿子也不行,那个稿子不晓得以什么人为对象。你讲话是讲给自己听的,写诗是给自己看的,不是给你自己看嘛。

我是赞成朱自清的风格的,他的该文写得好,另一个侧面不太好,就是不神气。第一个神气的是鲁迅,他的该文是口语。

可见教员对开中药铺的八股公文,很不以为然,最讨厌的还是自己和鲁迅的那套大白话。

口语抒发是面子,逻辑严密是里子。

一篇优秀的该文应该是,开篇提出自己要抒发的主题,然后层层推进严密论证,在不同阶段阐述不同的观点,最后根据以上的推导,总结出自己对主题的判断结论。

教员的《论持久战》、《矛盾论》、《论联合政府》等著作,都是这种写出来的。

高水平的作者,自然能写出高水平的该文,但只要按照流程来做,哪怕作者的水平不高,该文也不会差到哪里去,起码能做到自圆其说,保证及格线。

最要命的是自己水平不够,又不按照流程做事,教员就痛批过:

凡是使人看不懂,看了之后真的头痛,没逻辑、没论证、因而没说服力的文件,以后千万不要拿出来。写这种文件的同志,根本不用脑筋,对事务根本不懂,今后应当认真改正。

该文没逻辑,笔下无物,说明作者的脑子里没货,于是便会为的是凑字数而胡写乱写,把各种没用的东西拼凑起来,弄成一篇似是而非的该文。

二、

那是不是才能逻辑严密呢?

只但是也没其它办法,要么深入一线调查研究,要么读书万卷扩充知识面,给自己的脑子里装货,这种才能增加写诗的材料,论证时有足够的工具。

李白能成为诗仙,是因为走遍祖国的山川大河,亲眼见过庐山的瀑布,亲口尝过大明宫的美酒,亲耳听过长安酒肆的鼓乐。

杜甫能成为诗圣,是因为经历乱世漂泊,感受过家破人亡的苦难,见过基层恶吏的蛮横,抚摸过战火烧毁的城墙。

教员能分析问题领袖群雄,是因为从青年起便行走天下,知道城市的物价和阶层,知道农村的产出和生活,知道大部分人想要的是什么,知道哪些人是革命的拥护者,哪些人是革命的反对者。

这些深入一线调查研究得到的材料,就是他们脑子里的工具箱,取之不尽用之不竭,落在笔端便是一篇篇的雄文。

和深入一线调查研究相比,坐在书斋里读书万卷,就是次一等的办法,但也不是不行。

古时文人和现代学者,大部分都没游历天下的过程,也能写出鞭辟入里的锦绣该文,成为周围人眼中的才子才女。

根本原因就是,万卷书里的故事和道理,变成他们的材料,写诗的这时候有了丰富的工具。

如贾谊、杜牧这种善于以古论今的高手,通过书里的材料分析当代的时事,照样能流传千古,效果并不差。

最差的就是不愿意行走万里,也不愿意读书万卷,又偏偏想指点江山的人。

以媒体记者为例。

以前的记者为的是写一篇报道,可以装疯卖傻混进黑砖窑,可以冒着炮火奔赴战场一线,可以追踪采访一个人物数月之久,掌握了丰富的第一手材料,回来几乎不需要添油加醋,只要整理逻辑如实阐述,就足够动人。

这种报道就是优质的深度稿件,写出一篇便轰动一时,甚至能掀起舆论风波,在一定程度上改变社会的走向。

但是现在呢,你多久没见到有分量的深度报道了?

例如徐州拐卖妇女的事,爆出来那么长时间,群众都看不到一篇客观公正的深度报道,只能看着手机盲猜,进行自我判断。

在这件事上,媒体的社会功能是缺位的。

而平时指点江山且自由度较高的自媒体,也没深入采访报道,都是坐在键盘前,义愤填膺的攒稿子,抒发一些不着四六的观点。虽然我也是自媒体,但我并不避讳这一点。

三、

以上说的都是术,接下来说点道的东西。

不论写诗还是做新闻,只但是都是做抒发撷取交流的内容,难道要和自己撷取交流,那就要说自己没听过的话,讲自己不知道的观点。

简而言之,要有信息差。

要是同样的车轱辘话来回讲,又有什么意义呢,用行话讲,这是制造信息垃圾。

但想有信息差是很不容易的。

普京掌握的世界信息,比他们了解的高几个维度,美国资本家掌握的赚钱信息,比他们高几个维度,白俄罗斯买办掌握的信息,比白俄罗斯人民高几个维度。

于是普京知道俄乌战争的真相,美国资本家在战争中赚的盆满钵满,白俄罗斯买办提前逃离战区保住性命。

这世上分析问题判断利弊,最关键的问题就是信息差。

你比大部分人的信息来源充足,那你就能赚大钱、就是预判世界走向的先知。

你比大部分人的信息来源匮乏,又想强行上车参与世界的进程,结果自然不会好到哪里去,要么在市场上高位接盘,要么在公共话题中被打脸。

例如一周以前,很多大V和专家非常确定的说,俄罗斯和白俄罗斯不可能打起来,普京没那么冲动。

结果真打起来,这些大V和专家都傻了,金灿荣同学说预判错误,准备自罚三杯红茶。

这倒不是金灿荣同学的水平问题,而是吃了信息来源不足的亏。

回到写诗上。

国内的媒体、专家和大V,不管论证怎样严密,证据怎样充足,得出千百种结论,写出百万篇该文,但都不如普京的一篇万字长文有分量。

难道是普京的文采斐然,还是普京的论证更严密?

当然不是。

关键是普京的地位高,掌握不为人知的信息,说出来的话和写出来的该文,便和各路专家产生了信息差。

数十年前,某中国顶级媒体的记者们,每天以写诗为职业,文采不可谓不太好,逻辑结构不可谓不严密,但还是被教员批评为二流报纸,该文是给死人看的。

问题也是出在信息差。

记者是写诗的专业人士,但在国际局势和国内政治方面,记者并不是专业人士,他们写相关的报道该文,便犹如雾里看花,很难抓住问题的关键。

所以写出来的该文不精彩,不生动,是给死人看的。

而教员是中国的伟大领袖,对天下大势了然于胸,随便说一句话就是泄露天机,寥寥几句社论,就能直至问题的核心,甚至引领时代的潮流。

教员的雄才大略当然是原因之一,但在新闻和该文方面,他和记者、作者们的信息差,才是产生降维打击的根本原因。

对一件事情的抒发,局内人和局外人是不一样的。

总的来说,要写一篇初级该文,语言通顺逻辑完整即可,要写一篇中级该文,便需要读万卷书行万里路,而要写一篇有影响力的高级该文,你要么得有一定的社会地位成为局内人,要么成为某个领域的顶级专家。

局内人和顶级专家,便是掌握信息的人。

媒体人只做媒体,是做不太好媒体的。作者只写诗,也是写不太好该文的。

但如果在社会上做出一番战绩,再回来写诗,往往能如鱼得水,要是再懂一些文字技巧,便能如教员说的,有长江大河、势如破竹之势。

非要勉强的话,写出来的东西也应了教员的评价:

灵台如花岗之岩,笔下若玄冰之冻,哪一年稍微松动一点,使听众感觉很多春意,因而免于早上天堂,略为延长一年两年寿命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