因认为搜寻排行结论被用控制技术手法改变,腾讯一纸起诉状将广州一科技子公司告到法庭。4月22日北青-上海头条新闻记者从上海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获悉,此案在海淀知识产权保护中心宣判。该案也是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巡回演出审理第一例涉搜寻引擎强化不姑息纠纷案件。

百度优化排名(百度首页排名优化平台)-第1张

腾讯子公司供称晋朝人腾讯网(www.baidu.com)的管理者,腾讯子公司为反映主观大自然搜寻结论、保证使用者的使用体验,每年投入大批的控制技术人员、服务项目器、频宽等资源,不断强化搜寻引擎演算法,保证腾讯大自然搜寻结论的主观公正,在搜寻引擎TPM方面也付出了巨大生产成本。广州一优控股集团有限子公司声称提供更多搜寻引擎强化服务项目,通过以人工或机器的方式点选最终目标中文网站,为最终目标中文网站虚报点选量,制造不实的使用者市场需求,欺骗腾讯搜寻次序演算法,使最终目标中文网站排到搜寻结论主页,毁坏腾讯子公司服务项目的恒定运行。不实的使用者市场需求为不法中文网站提供更多有机可乘,会使本身没使用者市场需求、使用者市场需求小的中文网站,次序至腾讯搜寻主页。

腾讯子公司称,一优子公司经营的一家名为SEO强化腾讯名列淘宝网店面提供更多专门针对腾讯等搜寻引擎强化名列结论的货品,声称能将任意中文网站的搜寻名列"强化"至搜寻结论主页。其货品详情中明确允诺"支持腾讯……搜寻引擎强化"、"保证腾讯主页"、"主页词可指定上前三"。并且允诺可以达成"不来主页全额付款",所以腾讯子公司此前还曾在该淘宝网店面展开付款,试图了解清楚一优子公司的具体犯罪行为。

腾讯子公司称,一优子公司阻碍腾讯搜寻次序的犯罪行为,增加了腾讯子公司维护恒定搜寻生态的各项生产成本,是对其他通过提升中文网站质量、中文网站内容暗中帮助另一方面中文网站的其他合法经营者的不公平市场竞争,亦毁坏了市场市场竞争秩序,依据反不姑息法第十条第三款第三项和第三条,形成不姑息。

一优子公司坚称:控辩之间不存有市场竞争亲密关系,一优子公司没提供更多涉案中文网站的搜寻名列强化服务项目。腾讯子公司为大批提供更多搜寻引擎强化业务的顾客提供更多电视广告推展,说明其认可该项服务项目的合法性。一优子公司是根据顾客需要对其中文网站展开强化,并非是对腾讯大自然搜寻结论的阻碍,也没违反诚信原则和道德行为,不形成不姑息。

一优子公司谴责腾讯子公司的钓鱼犯罪行为,认为腾讯子公司提及的涉及"B2C紫菊"、 "删负评"、"刷钻"三个关键字发生的流量变化图是在腾讯服务项目器的后台中产生的,"快排吧-快速名列系统"中显示的名列结论情况发生变化并不能就此认定是由一优子公司亲自明知,腾讯子公司所提供更多的关键字及页面存有别人强化的可能,甚至都有可能是其自己明知。

一优子公司称,腾讯子公司既控制腾讯搜寻的电视广告推展,又不允许别人对另一方面中文网站展开强化来提升腾讯搜寻的名列,会导致腾讯搜寻的垄断,损害消费者的权益,也不利于互联网控制技术的突破和发展。腾讯子公司要求赔偿损失及合理开支的诉请没事实和正当理由,故不同意腾讯子公司的全部诉请。

审讯中,在上海市高级人民法院主持下,控辩围绕双方与否存有市场竞争亲密关系、一优子公司与否实际实施了点选最终目标中文网站从而提升中文网站点选量的被灭犯罪行为、被灭犯罪行为与否属于反不姑息法第十条第三款第三项和第三条所规制的犯罪行为以及损害赔偿数额的计算依据及方法等焦点问题各自举证,充分发表意见。

此案将择期宣判。

实习生 葛佳琪

文/上海青年报记者 朱健勇

编辑/白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