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1分钱就能换得一次偶然的碰面,也可能成就一段不可全然的情缘,1元脱单盲盒打中了在城市里闯荡的未婚男女。

今年10月,还在上大学的王承洲看见网友招商脱单盲盒,正好他们在某B2C网络平台有店面,于是他赶在双11之前在店面上架了1元脱单盲盒。王承洲说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每晚大概有三十多单,有的是人愿遗留下他们的联络电话,有的是人愿取两个联络电话他们去联络,萨兰勒班县,他们而已两个中间网络平台。

脱单盲盒的产品销售方式除了圣戈当斯区还有实体店卖菜。许多在深圳文锦渡、宝安区上班的人说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在双11前后两天,上班的路上和公司附近都看见许多转卖脱单盲盒的地摊,来往的未婚人士可以花1元,申领两个伴侣联络电话,也可以遗留下他们的联络电话等待伴侣联络。

事实上,脱单盲盒而已未婚经济的少部分。庞大的未婚人口比例,以及由此迸发的消费能量,让未婚经济受到店家青睐。一人食科豆更是吞没各类送餐、B2C网络平台的产品销售排行榜前列。

脱单盲盒内的未婚男女

两个、两个、三个……在连续拆下5个盲盒后,徐东劲仍没有发现他们朝思暮想的男孩。在为这5次拆盲支付了15元后,他转过头对店员说:过两天我再过来。

在郑州一家科技公司上班的徐东劲,每晚上班、上班,狭窄的圈子、稍嫌外向的性格,都让他很难有机会认识朝思暮想的男孩——确凿说,从高中毕业至今,他已经未婚5年了。

90后的方先生被同僚拉着去付款了两个脱单盲盒,花了4分钱,留了他们的QQ号。不一会,两个附注脱单盲盒的男性打来了QQ挚友申请。方先生心里感慨,效率还飞快。

通过QQ后,方先生登出来了这位锦瑟的贴文:漫画书肖像、抒情歌曲的个性亲笔签名、活跃的贴文动态,逼人活力。

对方打来重要信息:嗨,晚安呀。我02年,你呢?1992年的方先生退出了闲聊网页,不再回复,默默地将此条重要信息删掉。

方先生称:我这个‘老大姐’不适合年轻人的玩法了。直接说年龄吧,有登出来不了口,如果强行说他们也是00后,那就没意思了。

1998年的丁晨旭在某B2C店面购买了两个脱单盲盒,他选择申领了一位女性的联络电话。那天休息,出于好奇,来试试看。丁晨旭对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刚加了QQ的第三天聊了会儿,第二天开始忙了,就再没和对方联络。

出售连接-第1张

某店面要求确认收货并五星好评再发送重要信息

但丁晨旭购买脱单盲盒的过程并不愉快。他说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付款后店家并没有直接给联络电话,而是要先确认收货,并且给5星好评才能给重要信息。这一单花了3.99元,要不是对新鲜事儿好奇,我才不会同意这样的‘霸王条款’呢。丁晨旭说道。

该店面的这件3.99元脱单盲盒,网页显示已售近6000件,营业额近2.4万。

出售连接-第2张

某网络平台脱单盲盒的玩家须知

王承洲的圣戈当斯区小店就相对透明、简易很多。两个店面,仅有两个产品,都是和脱单盲盒相关。交易流程也很简单,一般是付款后就直接给联络电话。但对于在店里流动的这些重要信息,王承洲表示,只知道是伴侣,对于年龄、工作等更加详细的重要信息都不知道,要想知道地区,可以再加一点费用。

普通盲盒是不清楚地区和年龄的,随机发货。王承洲对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只能选择性别,要不然就不叫盲盒了。从上架到现在,两个多月的时间,他的小店卖出了近300个脱单盲盒,按照平均3.2元两个算,收入不到1000元。

80后的周先生仍未婚,除了目前从事的策划工作外,还是一名情感咨询师,两年前在深圳南山区的两个创业园内开了家脱单便利店。和脱单盲盒不同,周先生的店会为未婚男女量身策划更加丰富的交友活动。

周先生说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小店虽然到现在还是亏本,但是仍然欢迎更多的未婚小伙伴们加入,他们会不定期举行一些活动,同时还会进行一些情感辅导,带大家做一些有意思的事儿,比如去看两个展、听一场实体店脱口秀。

周先生表示,很多年前就想做这件事情,也想真正为大城市的未婚男女解决交友问题,虽然现在不算成功,但还在坚持,也希望有更多志同道合的人一起参与进来。

今年5月初,国家统计局对外公布了第七次全国人口普查结果,该结果虽然并未将未婚群体的数量与规模单独列出,但其中关于集体户口2853万户的描述,却让外界许多人开始猜测,这个高达近3000万户的集体户口总量中,该有多少是未婚群体。

民政局公布的婚姻大数据则显示,截至2018年,我国的未婚成年人已经到达了2.4亿之多。与此同时,每年的结婚率一直再下跌,而离婚率却持续攀升。

未婚人士越来越多,周先生表示,现在未婚人士的交友焦虑也愈加明显。一边想要脱单,但另一边又不愿用开放、真诚的心态来面对意向者,大家顾虑的因素太多了。也许正是有这样的顾忌,在盲盒的掩盖之下,让原本绷着的人们有了一丝不被窥探的自由。

脱单盲盒内的交易

店家大栗子在新闻里看见脱单盲盒时想到的并不是爱情,而是商机。他在店里除了转卖脱单盲盒外,还转卖H5网页和招聘红娘,这项业务能够给他带来更大的收益。

据大栗子介绍,两个能够进行脱单盲盒交易的H5网页,售价大概在1500元。他经常给来咨询的顾客说,如果还想趁着这一波流量赚一笔,可以他们成为红娘或者直接购买两个H5网页,圣戈当斯区可以在贴文宣传,实体店可以去卖菜吸引顾客。

两个脱单盲盒少则1元,多则10元,中间除去人工成本和网页购买成本外,就不用其他投入了。大栗子对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前段时间热度还可以,现在付款的人少了,不过想做现在还能做。

据他介绍,他们有了独立转卖脱单盲盒网页后,就可以发展红娘了。假设A在你的网页注册成为红娘后,她在此后成交的每一单都能有相应的抽成给你;假设A的客户B通过A注册成为红娘后,B成交的每一单都能给A和你一定的抽成,以此类推,抽成比例可以自行在后台设置。

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在三家店面询问了开发脱单盲盒产品销售网络平台的价格,分别报价199元、1500元和7500元,价格相差极大。而报价最高的7500元的卖家称,他们可以做小程序,有独立的服务器,用户使用更加流畅,数据更加保密。

深圳一位IT人士说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类似H5网页版的脱单盲盒转卖网络平台,开发相对比较简单,两个小团队从0到1差不多1月就能完成,建成后,再复制转卖给买家,就是分分钟的事儿。而小程序相对复杂一些,要申请注册、认证、小程序版本审核等,手续繁琐一些,但7500元的价格确实也有点高。

而在这一层层的分销当中,是否真能如店家所说层层盈利?北京市盈科(深圳)律师事务所郑博恩律师对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表示,这个模式类似微商分销,脱单盲盒则是分销产品,但该性质又与传销仅一线之隔。同时,运营这种玩法的小程序,在技术层面很难保证不存在技术漏洞,是否被相关部门监管,储存数据以及数据安全问题都无法保证。参与该模式风险性较大,如有不慎可能血本无归还涉嫌违法犯罪。

11月17日,王承洲在某B2C网络平台上架的脱单盲盒转卖链接被网络平台下架了。下架原因是店面或商品违反网络平台违禁重要信息管理规则,违规影响为立即删掉商品。面对这个处理结果,王承洲称,后会换类目或者标题再试试。

出售连接-第3张

某网络平台发出的商品违规通知

同时,郑博恩提醒,脱单盲盒这类玩法一般会让参与者提供个人照片、简介、联络电话等,存在一定的个人重要信息泄露隐患,给不法分子提供犯罪机会。此类脱单盲盒的个人重要信息难以受到相关网络平台、部门的监管,如果是圣戈当斯区店家自行收集消费者个人重要信息,可能涉嫌违法。同时,如果运营方非法转卖消费者的个人重要信息,情节严重可能被追究刑事责任。消费者尽量通过正当途径交朋结友,不要随意给出他们的个人重要信息,防止骚扰和诈骗。

店家瞄准科豆经济

城市越来越大,家却越来越小了……粗略估计,目前有近一亿成年人处于独居状态。暨南大学教授冯帅章、助理教授韩昱洁撰文称,伴随着三口之家的家庭形态消减,独居一人户却正在成长为一股新兴力量,从2000年的2.52%、2010年的6.68%,到跃增至2015年的13.15%、2019年的18.45%。一人吃饱、全家不饿已经成为一种普遍的社会现实。

庞大的未婚人口比例,以及由此迸发的消费能量,也让未婚经济与银发经济、孕婴童经济一起,成为一些店家的青睐对象。

徐东劲也发现,以前去饭店吃饭,经过会看见一些饭店推出第二份半价多人同行一人免单的促销,很多超市、便利店也经常以特惠家庭装吸引客人,但如今,他却经常在一些中高档超市看见,标注未婚必备未婚之选的商品,开始被摆放在显眼位置。

虽然不经常在家做饭,但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发现,徐东劲仍然在家中置备了迷你电饭煲、单人豆浆机、小型洗衣机等物品。

都是最近才买的。徐东劲说,他们以前也想买个电饭煲,但一想到每次蒸米、煲粥都吃不完,就不想折腾,后来在一家B2C网络平台看见有科豆的迷你电饭煲产品销售,就添置了一件,平时懒得做饭,都是叫送餐,但有时候吃得太多了,太油腻,也想他们蒸个米粥,换换口味。

也正是诸如徐东劲这样越来越多懒得做饭的90后、00后们,让美团、饿了么等送餐网络平台首先成为未婚经济的受益者,并为后者贡献了数以亿计的订单。

一份由美团发布的《2020送餐行业报告》显示,在日常的点送餐主力军中,90后、00后等未婚人群占比高达62%。

从堂食到送餐,从实体店到圣戈当斯区,从半份菜品、单人食盒、一人嗨吃火锅到一斤装的大米、200毫升的红酒……一些店家正在根据未婚人群的消费特点,推出有针对性的餐饮业态。

由天猫发布的《2019-2020国民味道》数据也显示,2019年一人食的商品销量在天猫同比上涨30%。

天眼查数据显示,目前,我国已有184家企业的名称、经营范围、产品服务或商标中包含一人食。其中,2020年,全国范围内一人食相关企业新增注册79家,年增速达82.29%。

一些食品公司,甚至为此专门推出了针对未婚人群食用的未婚狗粮薯片,包装上一条浓眉大眼的狗狗,让许多未婚人士充满了戏谑般的既视感。

同样受惠于未婚经济的,还有单人电饭煲、单人多士炉、迷你咖啡机、便携式榨汁机、手持熨烫机以及小型洗衣机所在的小家电产业。

本报记者搜索淘宝、京东等B2C网络平台发现,其中一款标注为一人食迷你电饭煲,月销量高达2万多单,而累计评价则高达11.3万条。两个人使用(正好)够用,煮饭的话也不粘锅,使用也方便,煮好都是自动保温的……其中一名用户这样评价。

以科豆为主打促销概念的小家电,正在迎来迅猛增长。数据显示,2019年,迷你微波炉和迷你洗衣机的购买人数分别增长970%和630%,迷你洗衣机产品销售增速比普通洗衣机高出15%;180升以下迷你冰箱购买人数增长超过33%。

阿里巴巴统计数据也显示,许多未婚者青睐通过小家居用品个性化需求来提升幸福感,其中,近年来的一人用酸奶机、电水壶、煮蛋器及迷你微波炉、便携式洗衣机等增速均在100%以上,其中,一人用酸奶机的增速,则高达600%以上。

今年11月8日,一份由苏宁易购与新华财经新闻联合发布的《双十一家消费升级报告》也称,与一人食相关的小家电成为消费市场的一股新生力量。以未婚人士为核心的独居人群逐渐成为新兴消费市场的主力,他们更关注智能小家电、宅家品类和宠物小家电。其中,迷你电饭煲、一人食陶瓷养生锅、一人食养生壶、小型洗衣机、酸奶机、空气炸锅、榨汁杯、三明治机等小家电的销量不断持续增长,显示出未婚或独居人群不可忽视的消费潜力。

相对于婚后家庭需要更多承担教育、养育子女以及房贷、车贷等支出,未婚人群的较小支出压力,反而促成其较大的消费动力。

艾媒咨询的一份调研数据显示,27.3%的未婚人群将餐饮美食作为每月的消费大头,更有71.9%的人表示,他们每月的固定开销占收入的20%~60%。

也因此,围绕未婚经济,不仅衍生出了单人定制旅行、单人婚纱照,也同样孕育出一些为未婚群体提供小且讨巧的定制化娱乐服务,譬如迷你KTV、迷你健身房,甚至连人工智能也开始入局未婚经济,统计数据显示,2019年,以智能陪聊为卖点的智能音箱的全国出货量高达4500万台以上,同比增长109.7%。

在看见未婚经济带来的巨大红利后,一些社会资本和上市企业也开始纷纷在这波未婚经济领域里瞄准自身的细分领域,一些社会机构甚至还为此梳理出了一份未婚经济概念股。

人头营销?

不过,纵然未婚经济被炒得火热,但夜深人静时,徐东劲独处时的孤独,却依旧挥之不去。

单着身,时间确实是自由,但我也是人,我也有感情啊。为了排挤内心的孤单,以及来自父母亲友的压力,都迫使不善交际的他,通过圣戈当斯区婚恋交友软件、参加同城实体店活动等方式,一方面填补感情空白,另一方面,也希望找到朝思暮想的另一半。

也因此,当相亲盲盒开始在郑州出现时,这种充满了概率与好奇感的新交友方式,也开始成为徐东劲的新交友途径。

但在连续多次拆下盲盒后,徐东劲却发现,最近几次付费打开盲盒,总会发现有××中介、××代购的肖像,这让他开始怀疑,缺乏进入门槛的相亲盲盒,正在逐渐失去其真正的交友目的,转而变成一种贩卖人头的低级营销,这让他开始渐渐失望起来。

未婚的人多,可能确实是生意人的机会,但我更想从社会学的角度去看这个问题。郑州大学政治与公共管理学院一位李姓教授在接受第三财经新闻本报记者采访时说,目前社会上正在出现一种鼓励未婚的浪潮,这里面虽然孕育了商业的机会,但对于整个社会的健康发展而言,却可能是不利的。一方面,经济要长期发展,最大的动力肯定是人力资本,但未婚越多,可能生育率下降就会越快,这最终就会导致社会发展动力不足。

(文中王承洲、丁晨旭、方先生、周先生、大栗子等皆为化名)

栏目主编:张武 文字编辑:宋慧 题图来源:视觉中国 图片编辑:曹立媛

来源:作者:第三财经新闻资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