叶天冬(叶冬是什么)-第1张

险境之中,关丰曜本来惊慌失措,他毕竟还只有六岁,法门还不够沉稳。

但没想到,他幻海中的谜样命魂出现了变动,爆出了一道神念,掉入关丰曜的心绪中,与妖妖术融为了多功能。

顿时,关丰曜就感觉到,一股原野、宏大,尽是四海、云荒的信念扑面而来而起。

这是神,是圣,是造化确权,无坚不摧。

关丰曜一阵阵震撼人心,还没等他明白雪生了甚么,就看见自己心绪其内,皮尔凯开阖,暴发出蓝色雷射,一瞬间打穿了魔王之影。

巨大的魔王一阵阵愤慨的吼叫,而后訇然碎裂,犹如一面碎裂的台灯,分散成无数的碎块,被如意夸饰的科鞘了。

每一片碎块,都蕴含着了巨大的热量,汹涌的向关丰曜的心绪涌来,即将被妖妖术所毁灭、吸收,化成成长的养分。

这些热量,皆是魔王之影从父亲胃部中吸取,我何以吃掉,与暴戾魏扶?

有情自此,关丰曜心绪一震,便停止了妖妖术的运行,而后巨大的心绪之力而下一样,缓缓的退出了叶文胃部。

那些碎块失去了妖妖术的毁灭,复又掉入叶文终能本馆之中,就看见叶文躯体其内,暴发出了浓烈至极的精气,那是生命之气在迸发。

他原本日益凋亡的躯体又恢复了活力,白雪变青,细纹消失,整个人显得至极的强健,纤细,欣欣向荣。

过了一会儿,叶才学睁开眼睛来,露出些许之色:妹神,我感觉状态空前的健康,好像随时都能够突破到幻海境。

见着叶文振奋的样子,关丰曜也开心的笑了,笼罩在叶家血脉上的阴霾消逝,足够让他们为之庆祝一番。

父亲,你还需要修养调整一番,服用一些固本培元的补品,至于修炼之事,不用急在一时。

关丰曜由衷的建议道,之前的经历,让他意识到自己的莽撞,做甚么事,都不能够急功近利。

听到关丰曜的话,叶文点了点头,欣慰不已,现在的关丰曜,确实越来越成熟了。

接下来,关丰曜的母亲,还有老镇长听闻消息后,亦是非常的开怀,叶氏更是哽咽落泪。

老镇长为此办了一桌酒席,庆祝了一番。

关丰曜解决了心头之患,神清气爽,再没有后顾之忧,遂向父母告辞,前往山中,寻找到了怪人,而这时,已经过去两个月了。

怪人依然是老样子,没有任何变化,当一看见关丰曜,他目中就爆射出神光。

关丰曜,你身上发生了甚么?怪人嘿嘿一笑,冷声道,你的样子,可不太妙。

关丰曜吃了一惊,连忙真元确权周身,只觉空前的好,但怪人是不会无的放矢的,是以他急忙虚心请教,道:徒儿心中不明,还请师父明示。

怪人并不多说,而是冷笑道:你先将这段时间的经历,告知我听。

关丰曜点点头,当下知无不言,将所有的事情都详述了一遍,连幻海中谜样命魂的异动,都没有隐瞒,现在的他,对怪人充满了信任。

怪人慕总绽放异芒,他抓住关丰曜的手腕,细细感知,半晌后,冷笑一声:原来如此,是我看走眼了,你胃部多出来的命魂,已经在觉醒,随着觉醒的程度越来越高,他将会毁灭你的三魂七魄,将你的心绪占为己有。

请师父救我!

饶是关丰曜心绪坚定,亦是吓了一跳,跪伏下来,向怪人求救。

起来吧。

怪人轻轻一摆手,关丰曜就只觉一股大力涌来,不由自主的直起了身,便听怪人不置可否的道。

命魂觉醒,与你一荣俱荣一损俱损,我亦不好强行干涉,否则会令你神魂俱灭。不过,并非没有解决的办法,你可以收集六道绝学,每一种绝学,都代表着四海大道,可以辅助四海变,不仅助你度过四海变的十三重道劫,亦可压制命魂觉醒的意识。

六道绝学?关丰曜喃喃自语,询问道:还请师父明示,一共是那六种绝学。

便听怪人语气萧索的道:我既提起,自会告与你知,你且听我一一道来。

随即,怪人向关丰曜解说六道绝学。

其中妖道绝学《噬血炼神诀》,至邪至毒;魔道绝学《大欲天魔心剑》,至诡至绝;鬼道绝学《森罗冥狱劲》,至阴至恶;佛门绝学《无量渡世咒》,至坚至猛;道家绝学《三光复灵术》,至玄至奇;儒门绝学《丹心卷》,至阳至霸。

六种绝学,每一种气机都各不相同,令关丰曜一阵阵心旌摇曳,真不知道,这世上谁可全部学会,想一想,都明白是一件极为艰难的事情。

各道各派,隔阂极重,有着深深的门户之见,所谓正魔不两立,关丰曜若是学了魔道、妖道、鬼道绝学的事情泄露出去,必会令正道所不容。

一时之间,一种至极凝重的压力笼罩在关丰曜的心头。

六道绝学之事,不急于一时。我自有安排,日后你机缘一到,便可获取。接下来四年,你随我修炼,四年之后,我将闭死关,你便前往儒门,届时你自会明白如何得到儒门绝学《丹心卷》。

怪人随意的吩咐道,关丰曜虽有诸多疑虑,但也只能点头称是。

今后的日子,怪人只是督促关丰曜勤修四海变,然后开始传授各种修真界秘闻,山川四海,秘境宝地,一一解说,仅仅是这些知识,就用掉了一年时间,而关丰曜的修为也突破到了幻海境第二层。

第二年,怪人又传授关丰曜丹药之道,如何辨识灵丹妙药,天材地宝,以及各种山精野怪,真是无所不包,等这些一一解说完毕,又是一年,关丰曜的修为悍然精进,跨入幻海境第三层。

第三年,怪人传授予关丰曜阵法之道,六道阵法一一道来,从浅入深,囊括四海,让关丰曜惊为天人。

而第四年,怪人再次传授炼器之道,讲解云荒珍宝、矿物、玉石、精铁。也是同一年,关丰曜修为抵达了幻海境第四层巅峰。

这四年来,关丰曜冬练三九夏练三伏,对怪人佩服的五体投地,怪人的博识太强悍了,仿佛这世上,没有他不知道的东西,任何知识关丰曜但又所问,皆是信手拈来。

关丰曜,我一身所学,已倾囊相授,能得到多少,便看你的造化、悟性。

这一天,怪人站在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峰之巅,俯瞰云天,他冷淡的道:是时候告别了,你离开木香镇后,可前往荧惑山,在荧惑山,有一片秘地,可借道抵达儒门。

荧惑山?

关丰曜低喃一声,已经明白过来,距离此地足有上千里,可见云荒之浩瀚无垠。

不错。今后的路,你好自为之吧。

怪人说完,突然一振衣袖,身体已经直入云巅,一瞬间消失在茫茫云海之中。

一阵阵猛烈的罡风袭来,将关丰曜发丝吹的猎猎飞舞,一时之间,关丰曜有种怅然若失的感觉。

四年时间,他已经成长的英俊挺拔,剑眉星目,一身青衣,真是翩翩佳公子,风流美少年。

当下,关丰曜叹息了一声,催动真元,祭出青宵剑,便躯体直入云霄,向着木香镇的方向而去。

到幻海境,修士已经有了上天入地之能,此刻身在天空,天高云阔,一望无垠,关丰曜郁闷之气一扫而光,只觉得心胸开阔起来。

倚天万里须长剑,凭水千秋纵豪情!

关丰曜慨然长吟,不消片刻,已然抵达木香镇,来到镇主府大厅,才按下云头,缓缓掉入演武场。

叶公子回来,叶公子回来了……

他才一出现,便有仆从激动的大喊起来,向老镇长与叶文等人禀报。很快,便有一群人匆匆忙忙的迎出来。

关丰曜四年来长高了不少,因为修炼的缘故,与成年人已经没多少区别了,放到中南大陆,已经可以谈婚论嫁,成家立业。

见到关丰曜清新俊逸、丰姿挺拔的样子,叶文不由眼角有些湿润,四年未见,他对关丰曜的思念又有多少人能明白呢!

父亲,母亲,我回来了。

关丰曜快步上前,向叶文与叶氏行礼,三人执手而言,皆有千言万语,如鲠在喉。

先回去吧,我命下人摆一桌酒席,为关丰曜接风洗尘。老镇长笑呵呵的说道,几年未见,他亦是憔悴苍老了许多。

众人自是欣然应好,回到内厅,各自座下,关丰曜才将四年来的经历一一道出,听到关丰曜即将出发,前往儒门,叶文与叶氏虽有不舍,但亦是表达出了支持的神态。

叶公子。宋宁也走过来,轻声的叫道。

此刻的关丰曜,说不出的风流潇洒,倚剑云天,已经是神仙一流的人物,令宋宁芳心大动。

宁姐。

关丰曜笑着点头,眸中流光清澈,仔细看去,却带着淡淡的疏远。

宋宁心中一颤,顿时明悟,她与关丰曜已经是两个世界的人了,此后恐怕再不会有焦急,一时怔住了。

一场家宴,众人都是欢喜异常,直到满盘狼藉,酒尽樽空,大家都醉意熏熏,方才作罢。

而几天后,关丰曜便向父母辞别,只身一剑,踏上了前往儒门的道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