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目录

快手创始人,快手ceo宿华个人资料介绍?

宿华,快手创始人兼CEO,1982年出生于湖南,毕业于清华大学。

快手的创办时间?

快手成立于2011年3月,开始的时候并不叫快手,而是GIF快手,主要用来制作、分享GIF图片。

在2012年11月的时候,快手才开始转型为短视频社区,2013年7月彻底从工具彻底转型为短视频社区,改名为快手,直到2015年以后才迎来市场。

快手使用技巧:以华为P40为例,在EMUI11系统下,在快手8.3.30版本中。

手机快手可以选择设置隐藏位置信息,若用户想要设置的话,具体只需打开手机,从手机桌面找到快手app并打开。

进入app后点击切换到我的页面,接着点击右上角的三个点图标,在弹出的选项里点击隐私设置,然后将隐藏位置信息选项后面的开关点击开启就可以了。

哔哩哔哩和快手是一个老板吗?

不是同一人

哔哩哔哩老板是陈睿:男,四川成都人,1978年1月生,籍贯湖北襄阳,本科学历,学士,bilibili董事长兼CEO。2011年,陈睿以天使投资人的身份加入B站,推动B站的公司化运作。2014年,他正式加入B站担任董事长。

快手老板是宿华:1982年出生于湖南,毕业于清华大学,快手联合创始人、执行董事、董事长、薪酬委员会委员。

如何看待快手大网红老方丈被封杀?

这次“网红方丈事件”里,其边缘娱乐形态求取正当性。不难总结出,某些娱乐界大亨,面对市场利益时,以恶搞博出位,而面对质疑时,旋以“多元化”做遮羞布,有着把网民和观众玩弄于股掌之上的自信。

“多元化”的娱乐旗号,并不见得给予了网民和观众审美、审丑、审穿越的自由。以市场机制运作的娱乐圈,在借助职业化的营销手段,来强行抓住我们的眼球、锁定我们人性中的不堪来营造共鸣时,多元与自由的其他维度,就已经被抢占了。

今天,你“被多元”了么?

曾几何时,社会学家们开始对“多元”这个词感到心疼,它已经被过度使用而磨损得非常脆弱了。最初的多元主义,强调的是对边缘与弱势的尊重,和对世态和谐的向往。随着“后现代”的来临,多元主义认可了每一个个体的自主性与可贵。

然而在时至今日的部分娱乐和媒体圈里,多元主义的标签却屡屡被强势者盗用。那些从角落里翻出来的噱头,从弱势者那里寻来的兴奋点,用“聚焦小众、呈现多元”的理念一包装,再助以强势营销,几乎殖民了主流的文艺形态。真是钱赚了、名聚了、牌坊也立上了。

貌似链接随我点、频道随我换,但也只能在一筐利润空间巨大的“烂苹果”里,选个不太烂的,或者发酵得别有滋味的。

在目前的文艺市场,利益仍是主导因素,往往抓人眼球的铺天盖地而来,而优质或严肃的作品却乏人问津、生存惨淡。对比西方较为成熟的文艺界来看,国内的文艺评介尚不发达,宣导机制也不成熟,理性的品味分层、或者说多元潮流的并蓄,也尚为奢望。

在这个人人都有渠道宣泄表达欲的时代,为什么你那点儿“小清新”没有人尽皆知,而“网红方丈事件”那些无意调侃有意戏谑却一再风骚独现?所谓的多元主义显然没有贯彻到位,多元里面并没有你那一元。在继“被增长”、“被代表”之后,估计我们也要无奈地“被多元”了。如果要提自由,不如这样表述:举着多元主义大旗的娱乐大亨们,请还我自由!

工具主义:当传统被消费、情感被利用

与此同时也不难观察到,“网红方丈”的关涉者,除了把受众被动“多元化”以外,甚至还有着因增加“传统文化”的曝光率而表功的心态。让人啼笑皆非。正如北大禅学社撰文指出的,这属于粗劣抽用中国文化符号,借以显异惑众、吸金赚名。

在唯利时代,媒体和娱乐界“工具主义”地提取和呈现信息的方式,更值得我们警惕。

看多了某类畅销书籍、高收视率节目,可能你也会慢慢发觉,被吹得神乎其神的“企业文化”,也许是一种更深入骨髓的压榨,对类似“宁静致远”的文化解读,越来越像更加厚黑的人谋。

虽然是歪解,但它们有市场!哪管价值沦丧,哪管洪水滔天!

按娱乐圈的行销逻辑,如果你珍视传统,那么传统可以被包装成奇葩来贩售;如果你重视情感,那么痛点可以被揭露出来赚取点击。一切事事物物,究竟由什么方式呈现出来,取决于你的兴奋点如何被利用。这就是娱乐界最流行的“工具主义”。

在“工具主义”风行的后娱乐时代,是不是有必要提醒一下自己:是不是文化、传统、信仰被利用了?是不是我们自己也被利用了?

文化自觉:反思与自警的重启

这是个浮躁的时代,不假。有些秘书往往能摸索出,领导的阅读上限最多三千字,要诱导领导决策时,又臭又长的严密论证肯定不好使,而简短给力的“口号式”依据往往更讨巧。

不得不让人气愤。要使用“存在即是合理”,请先读黑格尔!要讨论“网红方丈事件”,也无不由衷地请诸位耐下心来,略观个中理路。

中国网民貌似日渐习惯了短平快式的微博体,习惯了只拐一个弯儿的思考方式,习惯了被图片hold住、被口号感动,习惯了不明就里乱拍砖。难道在这虚拟的网络上,我们就从此失却了“真理越辩越明”的土壤?从此失掉批判的能动性,乖乖被眼球牵着脑子走,就此陷入“群氓时代”?

北大禅学社的“文化自觉”一词提得好。自觉不单体现在我们重拾传统精髓、重构文化自信上,也体现在我们面对消费时代的媒体、网络和娱乐圈时,能够重启独立的反思能力,重设自警机制,做一个有智慧的网民,筑一个有智慧的民族。

警惕“被多元”,警惕“被工具”,让我们从“网红方丈事件”开始吧!

点击关注凤凰佛教头条号与智者为伍 ,携善者同行。

快手亏损780亿?

只要开过公司的人就知道,如果想要自己赚更多的钱,在财务上做手脚无非就两种方式:一种是每年财务做账都做成亏损;另一种就是每年财务做账,都虚报盈利。

1-做假账虚报盈利,这很好理解,目的就是为了给投资人造成一种公司欣欣向荣的假象,诱惑更多的投资人投资或者买他们的股票。等他们割完一波韭菜之后,收益最高的无非就是老板和几个大股东以及实权人物,他们就上岸去了,剩下一手烂牌留给股民和投资人在风中凌乱。这种企业真的是太多了,上市公司也不少,很多爆雷的企业最后都是发现他们财务造假。

2) 那为什么又有很多公司都喜欢把账目做亏损呢?特别是我们常识理解的那种很赚钱的公司,甚至到暴利行业,他们反而喜欢年年做亏损。这还是涉及到税务和分红问题。简单来说,他要是做账盈利,他们就要交税,还要给股东分红。有这么多钱拿去交税和分红,还不如Tou税lou税或者在某些地方进行"科学合理"节税避税,把它转换成私有财产,反正公司亏损又不是老板亏损,这是两个不同的概念。

3) 我认识的人当中就有公司已经上市,然后宣布破产的,欠了银行和供应商很多钱,办公楼什么的全部被强制拍卖了,核心管理高层都也上了诚信黑名单,连高铁和飞机都不能坐。但这些人手握巨资,住的是别墅,开的是的豪车,有时跟他们聚餐,还会调侃,唉,不可以坐高铁也不能开飞机哦,他们根本不在乎,他们自己有豪车,还有专职司机,根本不稀罕那张动车票。而且他们的子女基本上在国外读书,再不济也是在国内贵族私立学校,这是大部分有钱人都会选择的道路,子女的学业前途跟他们是不是老赖没有多大的关系。

4) 我觉得这些人纯粹是道德问题,他们自己套现之后生活得有滋有味。去年某大房产爆雷的时候,我最怕的就是他也宣布破产。虽然我没有买过他的房子。后来国家强制性不让他破产, 否则他拍屁股走人了,他依然是国际顶级富豪,但是买了他们公司房子的人和贷款给他们公司的银行将会带来重大的灾难。

这不由得又让人想起前几年某个上市公司在面对签证会和股东盈利问责的时候,他们直接公示说亏损的主要原因是公司主营业务的海鲜虾逃跑了,哈哈哈哈哈……虽然大家都懂其中的内涵,但你作为一个小股东,剩至只是小股民散户,你能拿他们怎么样?

PS: 受篇幅限制,上面还有很多内容不够严谨,但大概意思就是这么一回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