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面

值得称赞亚洲地区投资

对张功耀

一则

访谈——

鼻子下定决心屁股,是绝大部分人预估走偏的主要其原因众所周知;优先股市场的推论,到最终都是倚靠基本常识,而另一方面利益在前,现代人常常忘掉基本常识;知道消费市场的基本常识和特征,挣钱的良机会许多;一两年前我预估说6124是今后5-6年铁顶的方法论是什么;2017年政府较好化解了三大痛点:房地产业消费市场和汇率平衡预估优先股市场的核心理念是基本常识,预估严重错误的其原因是忘掉了基本常识

我从1999年第二次预估到那个消费市场,尾端数次大的反转,大体上都蒙对了。我有两个重要的笔记,就是你要抛开另一方面的另一方面利益,以两个最淡定主观的这种视点上看那个消费市场。

如果两个人会努力做到这一点儿加之你其他的一些文化素质和国民素质,你对那个消费市场不会跑的太偏。绝大多数简而言之研究者预估那个消费市场之因此走偏原因是他们鼻子下定决心屁股。

虽说,历史上我也有过抱着实则预估消费市场的范例。最终让我赔的一塌糊涂,我都痛的不忍说了。但是也实际上那么一场,因此从那时起我大部份的小东西都是秉持两个小东西——全然理智主观

绝大多数在校场的人都做不出这一点儿,比如说你拿着两个优先股,你拿着TNUMBERSZ。你整天看著它,就思量着它往下跌,因此对跌的不利因素你静止不动。

我当年做期货最终以爆仓告终,有两个其原因:

第一,那个时候的金融素质太低

第二,大部份分析都围绕自己,鼻子下定决心屁股

买涨了,会整天盼着涨,而买跌了,会整天盼着跌。

它不可能有正确的结果,因此后来我就想,我不加入任何的机构,全然秉持公心来推论那个消费市场。当然你实际上有一副公心也是不可能的。

你对那个消费市场的推论需要一些最起码的一些基本素质:

1、证券消费市场基础的知识

2、关键时候拍板的胆识

3、生活基本基本常识

实际上优先股市场的许多事,到最终的推论都是倚靠基本常识。

比如说 2007年九月十月那个时候,《广州日报》约我写文章,我其中就说了很简单的一点儿:基本常识告诉我们,目前就是顶部区域。那时候平均市盈率已经达到70倍,生活中任何两个公司告诉你 70年才能回本的话,你敢买吗?相信7年你都不会买,这就是基本常识。许多人头脑一发热,他就不肯承认这基本常识。

其实我在此前还很精准的蒙过一场,蒙准过一场看多。

2004年11月13号,我当时看了消费市场,我说那个消费市场有反弹可能,当天在搜狐上写了一则文章《理智投机者入场何妨》。我写那篇文章是一千一百点,后来一口气反弹到一千四百多点。

反弹到第二年,2005年初才开始又一下子跌到998。但是那个时候你无论从市盈率无论从哪个角度衡量那个消费市场,都已经具备投资价值。

整个中国优先股市场流通市值那时候缩到不出一万亿,大家能想像吗?当年不出一万亿,大批的优先股都趴在地板上。

反常的是在这节骨眼证监会居然疯狂的发新股。一周三只四只,最终发展到五只。

这就很疯狂了,我也当时嗅出一点儿味儿来,股改大辩论正好如火如荼的举行,消费市场几个重要的反向指标都在拼命的看空。

因为我在中国证券报工作的这七年,对于消费市场几个反向指标心里是大致有数的。有些人还真是反向指标,不知道是不是故意的,也挺不容易的。多少年如一日,每次都是预估都是反的。还都是理论家,能跟你洋洋洒洒几千字,来论证他的观点正确。

比如说说那一年,有人论证2015年年底,中国优先股市场将成一片废墟。而我那个时候,通过思考中国优先股市场基本面的情况还有一些政策上的一些动态,觉得证监会是嫌跌的不够正在打压,因此我写了一则文章叫《到优先股市场选美吧,酒醒后你该比谁都清醒》。然后在过两千点的当天晚上,我写过一则文章叫《永别了,触摸千点的一夜情缘》,就是断言跌破一千点只此一场。

当然那个是很偶合,确实是写了这篇文章以后,再也跌不破一千点。这些都是带有蒙的性质,刚才李路阳主编问我为什么会那么精准,我说有时候就是蒙谁也不可能很精准。

你比如说说6124是今后五六年铁顶,我当时也是在那个点数出来以后两天后凌晨两点咬着牙才敢说这句话。

你需要敏锐的去抓住那个消费市场中最核心理念的那些小东西才行,拎出那些最核心理念的才行。

比如说2007年为什么我敢断言6124是今后6年铁顶,主要是看三点:

1、基本面

2、亚洲地区动态

3、消费市场人气

大家知道6124那个高点是中国九大公募基金给生生拱出来的,它们持仓最高达到97%,其他大部份的大基金持仓也都在91%以上。就像当年张后奇说过一句话:只要我有钱,工商银行打到十块没问题。当初工行是两块钱,那个是基本面推论。

第二个从国际消费市场来讲,我看当时美国的那个两房和各种债券开始有破的迹象。

第三就是消费市场人气在当时达到极限了,2007年里头最著名的一句口号就是:优先股市场是我的提款机

许多人都把这句话挂在嘴上,几乎大部份的经济学家,包括总编,财经杂志主编都在炒股,这就是极限的消费市场氛围,不可能再复制这样的盛况。

2007年12月清华大学总裁班请我去讲课的时候,他们前后请的但斌,水皮一系列研究者,主办方就问我怎么只有你两个人看空啊。那时候全在展望今后80年都是牛市,这种极端的氛围常常是一种反向指标。

我一直说中国优先股市场是个懵懂少年,你不要低估了他疯狂带来的可怕。

投资人都是些保守投资者,他们都希望消费市场跌到不能再跌的时候他们好抄底,他们才放心,他们一直在寻找简而言之的保护墙,他们都是这样的。

而中国优先股市场尤其热衷于短线炒作的,每天就一天到晚那些股评家们,在网上引导着你。今天斩那个,明天调仓换股,一天手忙脚乱的,那个手就指挥不住了。

我记得2008年的时候,我好朋友和我讲他就管不住这手啊,忍不住要操作。最终他把钱交给他媳妇,密码改了,这才算逃过一劫。

那时候骂我最凶的是2008年4月,那时候我说优先股市场会跌破一千八百点,记得当时好多股评家说砸锅卖铁买优先股,都断言调整到位了。而我那时候很坚定,3500点还得再腰斩一场到1800点。

因为中国优先股市场当时高度不成熟,涨起来会涨到你不相信,跌起来会跌到你不相信。

其实这样的消费市场,能知道它的特征的话,挣钱的良机也有许多。但知行合一难,大众的疯狂会把你裹挟进去,让你失去主观。而且越是灾难要来临的时候股指涨的越快,那个时候你总想赚一笔块钱,就不肯撤出来。因此优先股市场中买得好不如卖得好,卖得好不如会休息。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