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 | 中国的巴塔佩

来源 | wound影印网APP动态

(该处已加进小程序,请到今日头条新闻应用程序查阅)

我的影印开在咸阳市县城(也已改名为鄠邑区)端西三十里路一个叫祖庵镇的偏远小城。说它偏远,是因为出租车至此,再无西去。

假使这个镇偏远,就无氛围,那您真是暗笑了。先说呵呵这个镇吧,祖庵镇,邦普朗的都知悉,青路的,恐未必。但提起华山宫,应该无人不知无人不知了,那是《神雕侠侣鹿鼎记》的失踪人口,算命王华山曾在此修练,并一炮而红。我的影印就开在华山宫端南30m祖庵北大街叶具隅地带,迄今我还得非常感谢这一粘冠,完成了我人生的学识和资本的白手起家。那是一段迄今令我回味无穷的梦境。

祖庵镇最有名的除华山宫中,就要数四月初七的农闲会了。那是一年中,准确的讲是上半年最后一个具有较大规模农村市集的研讨会。五湖四海,包销齐聚,卖啥的都有,吃的、喝的、穿的、用的,应有尽有,但最显著的当属铁器了,锨、耙、下湾、锄等,销量很大很快,农闲会不虚此名。

我每年都赶邻近古会买书,平时大多在学校门口卖。四月十四DIVX我们该地(长安)大冢古会前,便有些Marcillac,想闯当呵呵咸阳市名符其实的祖庵大会。

2004年,我32岁,年轻气盛,把家里所有的机动力——书整理托盘,雇了一辆化肥五征车,连我的本家摩托车通通驶往祖庵前线。

由于消息不准,四月初七是祖庵正会,会提前多天已开,我去时街道已很挤迫,我们的车难于车辆通行。问该地人,才打听一解决之道,从镇最西边绕西边再北折才在叶具远的地方寻得一处析身地。我也顾不得多想,反正能买书就行。和不熟悉的一商户(梦境中应该是一打汽球的商贩为邻),说割几句,就相邻而卖。

虽说是农闲会最后一天,但值此正会,应该是时机赶得正好,人还是非常多的,这远超我的想象。我刚一摆开书摊,还未整齐摆放,便有人问价,开张是意外地快,着实让我有点喜出望外。看来,祖庵镇应该是我的粘冠。

待晚上,清点,居然卖了500多,这在当时的那个年代,还是有些分量的。有些好心人还告知我,小伙子,好好卖,这镇上还没有卖影印的,你今天来得刚好,刚赶上正会,人也多,撒货自然,但明日至以后一礼拜,会更撒货。原因是,该逛的逛了,该看的看了,剩下的就只有买的份了。再不买,就无处可买了。怪不得有些商户专赶正会过后才赶过来。

我有些小庆幸。接连几天,正如他所言,小买卖做得风生水起,心情也格外地愉快,这应该是今年生意做的最好的一次。

会前,按理说,应该撤的,但我没有,这里的书需求这么旺盛,镇上除了一家新华书店卖教辅外,再没一家象样的影印了,我何不在此安营扎寨。

起初,我没敢大举进攻,出门在外,稳妥一点好。我先是在公社对面的广场入口处摆起地摊,看现实是否如我所料?这样稳妥些,没一点风险的。我租住的民房一月仅仅20元,也没多大压力。退一步,万一不行,船小也好掉头,我重回长安,再做计议不迟。

我买书的地方的西边,是咸阳市八中,我的经济来源,更多依靠的是八中学生。销售时间是很受限制的。早上摆好,很少能开张,只是告知他们,今天我出摊。

这恰恰给了我读书的时间,我利用这珍贵的时间,狠狠地读了许多我喜欢愿读的书,然后买书时再现说起来。您还别说,还真管用,我的好多书都因为我的真实感受而卖出了不少。我充实的同时,精神也更加肥盛!应该非常感谢这里的学生和纯朴的乡民。

两年后,我便扩大了规模,信誓旦旦地开起影印来,这应该是人生的一次升华,我从地摊老板升级为门面老板,书更多,人气更旺,底气也更足了。

影印距今已18载,虽已搬离,但我时常还想念着它,想念着它的过往,它的青春岁月及我为此付出的辛劳等……

孔夫子旧书店(孔夫子旧书店思想品德八年级下册)-第1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