google 百度(google百度一下)-第1张

今天,腾讯确认了安防硬体总经理、秃鹫创办人吕骋离任。

吕骋的英文名字是Jesse,在希伯来文中,它的意思是天主的恩惠。在秃鹫才刚被腾讯全面收购的这时候,他和他的项目组也被外间视为腾讯在危机之时获得的一份恩惠。但那时,吕骋已经离开了腾讯,而秃鹫项目组未来在腾讯的宿命如何也难以预测。

吕骋秃鹫的故事情节并不是事实上,无论是同样才刚离任的李叫兽,还是更早以前的91有线、米饭,被腾讯全面收购的项目组宿命都不会太好。腾讯对其全面收购项目组的处理和安排,与其在全面收购前的战略部署,很大程度上决定了这些公司的宿命。从这个角度来看,腾讯确实应该反思呵呵自己了。

吕骋离任,秃鹫小虎

2017年2月,腾讯与秃鹫信息技术达成全面收购协议。秃鹫信息技术放弃了早期的安防商品Raven H-1,开始开发最终被称为Raven H、配备腾讯人工智慧作业系统DuerOS的智能化耳机商品。

去年11月16日的腾讯世界大会上,吕骋和智能化耳机Raven H成为主人公之一,当然这也是腾讯的第一款智能化硬体商品,单价1699元,高于市场同期所有智能化耳机商品。吕骋在当时表示:我晓得他们卖几万元,我晓得其他老板补贴几万元。但是我们就是希望表述人工智慧时代最好的两个新体验。

正如外间给他的条码一样,吕骋是两个名符其实的愤世嫉俗,他对于耳机结构设计的追求有着几近Shahdol似的绝情。为的是结构设计Raven H,他不但邀请丹麦结构设计公司Teenage Engineering 研究耳机的结构设计与功能,还聘用了总部位于伦敦的网络营销机构Twelve。

为的是让耳机的产品品质看上去足够高端,吕骋坚持使用全彩塑胶而非会撞变色的油漆,但生产商的工艺却很难满足其高质量的明确要求。尽管在吕骋的对外演说中,这一部分秃鹫项目组在工厂中和生产商一起辛苦工作几个月雕琢商品的故事情节,始终都是其对仁烈毁灭者明确要求的表现,但这也让Raven H的备货期屡次延宕。当11月16日吕骋终于带着Raven H的样本现身的这时候,距离穆萨推出智能化耳机京东恶魔X1已经过去了4个月的时间,而京东恶魔的销售量也在双十一打折中超过了100万部。

这样看来,秃鹫和腾讯在智能化耳机的问题上其实发生了比较大的意见分歧。据了解,Raven H最初的销售额目标是5-10万部,而到那时它的实际销售量可能也只有1万部左右。吕骋始终在强调,秃鹫信息技术在腾讯的角色更像是两个询问处,通过这款辨识度高的商品将腾讯人工智慧能力展现出去;但腾讯对秃鹫的明确要求却闻所未闻于此,他们需要的是这款能薄利多销的商品,从而让更多消费者更简单地感受腾讯的AI技术。

2018年3月6日,陆奇在腾讯内部完成了一次业务架构整合,宣布成立智能化生活事业群组(简称SLG),由腾讯度秘事业部、腾讯硬体生态渠道部和Raven Studio工作室共同组成。其中,度秘事业部继续由景鲲负责,继续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腾讯硬体专注于DuerOS平台与生态的建设及运营;原腾讯硬体生态渠道部升级为硬体生态渠道事业部,由杨永成负责,专注于第三方硬体的量产、电商建设和渠道拓展;原腾讯智能化硬体事业部变更为Raven Studio工作室,由吕骋负责,专注于前沿商品形态的探索。由腾讯硬体生态渠道部升级而来的硬体生态渠道事业部,其负责人杨永成同样是硬体出身,还曾参与了小米智能化耳机的研发工作。

在今年3月初吕骋参加的一次公开活动时就曾经向外间透露了一次改组一些信息,并表示秃鹫信息技术会始终追求商品的高产品品质,但他可能不晓得的是,在这次业务架构的整合之后,由他负责的Raven Studio工作室人数仅剩10余人,而曾经由秃鹫项目组组成的腾讯智能化硬体事业部,人数一度达到了80人。

同时,腾讯还在不断削减资金支持以及Raven H销售额,秃鹫也被逐渐边缘化。

3月26日,腾讯与小鱼在家联合出品的国内第一款智能化视频耳机小度在家正式发布。在发布会上,李彦宏亲自为小度在家的单价抹掉了前面的那个1,最终定价为599元, 并宣布小度在家4月10日起正式发货。应该说,至此腾讯在正式加入了智能化耳机的战局当中。

尽管看上去是秃鹫Raven H的延期和不合理定位让腾讯在智能化耳机战局中再一次落后,但我们不能把这一问题的所有责任都推给吕骋的执拗,更多的责任其实在于一开始就选择了秃鹫的腾讯。腾讯在当时更需要两个能够尽快实现智能化耳机硬体落地的角色,而秃鹫信息技术在被全面收购前推出的唯一硬体商品Reven H-1除了众筹期间卖出的546套商品外,再没有对外出售过一台商品。

事实上,这反而暴露出了当时才刚All in AI的腾讯,在全面转型人工智慧的风口浪尖上晓得了自己要做什么,但没有想清楚要怎么做,而直接导致的后果就是腾讯自己的耳机硬体再一次落后。

同样出走的90后天才自媒体人李叫兽

在吕骋离任的3个月前,还有一位入职1年左右的腾讯高管离任,那就是李叫兽李靖。

2016年12月29日,腾讯宣布全资全面收购北京受教信息信息技术有限公司,91年出生的李靖创办的李叫兽被腾讯以一亿估值高调收入囊中,而李靖也成为的是最年轻的腾讯高级副总裁,被视为自媒体人的成功案例。

进入腾讯的李叫兽组建了广告创意部(AOD),负责创意工具的产出,帮助广告主优化创意。不过接下来的事情李叫兽进入腾讯正好一年后,在1月份腾讯全年KPI考核中,其负责的广告创意部门开发的工具商品的几项数据,包括工具效果、点击增量、给公司贡献的收入等全为负数。

而在网上出现大量关于李靖被架空的消息时,他还辟谣表示:因公司聚焦主航道,我被调到信息流做用户商品,项目组一切正常并且在不断加强。

小马宋在文章《李叫兽离任:腾讯在错误的地方用了两个正确的人》中的评价或许直戳中了事情的本质。文章直言,腾讯虽重视李叫兽,但却将他安排在了两个不太合适的位置上,李叫兽擅长网络营销、方法和理论、战略思考,但处理复杂的人际关系,以及互联网商品结构设计是他相对弱的地方,他学习能力再强,也不能一蹴而就。

因此,与秃鹫吕骋的出走不同的是,李叫兽案例暴露出的是腾讯在人才问题上的粗糙处理。

在李靖离任后,曾有媒体将被腾讯和谷歌全面收购后的创业项目组做了对比,核心区别就是被谷歌全面收购的项目组都很好的保留了下来,哪怕项目最后没有成功,项目组和人才也已经融入了谷歌的体系中,成为的是谷歌的一部分。

腾讯投资并购的后遗症,根源在战略部署上

这就像两个诅咒,被腾讯全面收购的公司下场都不是太好。

2006年,腾讯全面收购了音乐播放软件的鼻祖千千静听,而后者摇身一变成为的是腾讯音乐。如今,腾讯音乐已经被腾讯甩给了太合麦田。

2013年,腾讯18.5亿美金全盘拿下91有线,想依靠91助手弯道超车重新追赶移动互联网大势;而在2017年1月13日,腾讯与两家第三方公司达成协议,以总价12亿元(约合1.72亿美元)的现金将公司移动游戏业务出售,而这一业务的核心部分就是由当初的91助手组成。

2014年,腾讯从千橡集团手中全资拿下米饭,发力团购市场,而李彦宏也一度表示要投资200亿做好腾讯米饭。如今,和米饭并列为腾讯O2O两大支柱的腾讯外卖已经以5亿美元的低价出售给了饿了么,而腾讯米饭将何去何从尚未可知。

那时看来,唯一被腾讯全面收购还有善终的公司大概只有爱奇艺了吧。

在腾讯众多投资并购案中,原腾讯战略投资并购副总裁汤和松始终扮演了重要的角色。他曾在腾讯转型的关键时期操刀了腾讯投资去哪儿、全面收购91有线、米饭网等知名案例,而爱奇艺也是汤和松加入腾讯后负责的项目之一。

而他在2014年离任后,曾在接受雷帝触网的采访时这样评价腾讯当时的投资战略:腾讯的风格核心是围绕腾讯战略需求、战略关系、战略业务,这是根本。在腾讯负责投资时,最重要的是考虑项目独立发展前景怎么样,与腾讯是什么关系,战略问题会压倒财务问题。而众所周知,当战略问题在投资中占主导地位时,项目决策往往最后就要由更高的管理者拍板。

据了解在2016年夏天,身份还是秃鹫信息技术创办人的吕骋就与李彦宏见面,获得了来自李彦宏和他妻子马东敏的正面评价和认可,这也成为的是后来推动腾讯全面收购秃鹫信息技术的重要因素。

因此,当众多被投或者被全面收购项目在融入腾讯的过程中出现了问题时,或许腾讯更应该做的是要回头看看自己的战略部署中是否存在问题。

甚至更功利一点地说,吕骋和李叫兽的离任其实并没有对腾讯造成多大实质性的损失,而暴露出来问题未尝不是一件好事。俗话说,浪子回头金不换,偏离了很久的腾讯那时又回到了正确的方向上,更应该珍惜那时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