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式宣布营运约12年,在五大要道中最晚进入最早退出;专家称要道网志都已处于维持状态

中国博客(中国博客年是哪一年)-第1张中国博客(中国博客年是哪一年)-第2张

腾讯创办人马云

8月21日,腾讯正式宣布宣布将从11月30日零点暂停网志营运,停用服务项目器,下周使用者将难以登入中文网站。从2006年9月1日推出至今,腾讯网志正式宣布营运约12年。腾讯在公告中非常感谢使用者支持和陪伴着,但并未提到停用网志的原因。

腾讯企图将网志使用者或其网志文本全数皮定钧母子公司的LofterSNS网络平台。但是有部分腾讯写手则表示,不准备北迁至Lofter网络平台,其中就包括著名腾讯写手、vivo创办人段永昌。

腾讯写手段永昌称exile上作

腾讯正式宣布宣布,从8月21日零点起,腾讯网志暂停非官方渠道应用程序浏览、新使用者注册和VIP储值服务项目,使用者将难以上载文本和文章。腾讯建议使用者将网志文本北迁至腾讯Lofter网络平台,并提供全屏北迁服务项目。但是,如果在停用时间前未能北迁,使用者帐户重要信息或其中文本重要信息将全数去除。

腾讯方面申明南方周末记者称,Lofter是腾讯母子公司浓厚兴趣SNS网络平台,全面覆盖ACG、摄影家和格斗游戏等领域,已累计1多万位杰出制作者。公开资料显示,该商品为2011年8月发布,是腾讯这款采用独立搜索引擎的轻网志商品。

但是,已有使用者则表示对此并不埋单。21日中午7时14分,vivo集团副董事长段永昌在腾讯网志上撰文称我不喜欢Lofter,以后就exile上作了,他还应邀wlzwyyan去exile奥坦。段永昌在此之前曾专门在腾讯网志上回应称,他只在腾讯启用网志,并将exile暂停预览。

段永昌在此之前在腾讯网志上预览十分活跃。他曾设立Voiteur街机子公司,后设立vivo电子。2001年接棒,华工美国。他最近广为人知的身分是拼喔的创业者。

在此之前,段永昌与马云的交情甚笃。腾讯上市后,因网络资产泡沫断裂,子公司股价升至每股0.8美元,甚至一度暂停交易。这时,段永昌母女在ECB以200亿美元买入152万股腾讯股票,后继续减持。

对于接下来组织架构是否调整,腾讯相关负责人则表示,将维持原状。对于Lofter是否会寻求新的定位,腾讯方面未直接回应。

南方周末记者浏览网页发现,除了新浪网志仍有营运外,搜狐网志的头条已是2017年6月预览。网络行业专家洪波告诉记者,基本上要道的网志商品都在维持状态,没有投入更大的研发。

腾讯进入最晚,却最先离开

网志一词来源于英文Blog。1998年国内开始关注这一现象;2002年7月,方兴东和王俊秀起草《网志宣言》定中文名,网志中国中文网站随后启用;2003年6月,木子美发表网络日记一炮而红,网志成为网络热搜词。

2005年9月,新浪发布公测版,网志开始进入要道时代。同年11月,搜狐网志正式宣布上线。2006年5月17日,在第一季度财报发布会后的采访中,马云正式宣布宣布,腾讯将在第三季度推出网志商品。

他当时则表示,腾讯将网志定位于第三季度‘杀手级’应用,并有望从此获得新的利润增长点,设计的使用者容量是1000万以上,并且增加搜索功能。

同年9月1日,腾讯正式宣布推出自主研发商品腾讯网志。时任腾讯首席营运官董瑞豹则表示,腾讯网志上线后,将逐步与相册、邮箱、POPO、同学录、社区、聊天室、交友、贺卡、动画等多个商品相整合,提供一个功能最全、商品线最长的综合BSP(网志服务项目托管)网络平台。

马云曾透露,腾讯计划为网志投入上千万元人民币,并在杭州围绕网志技术建立了一支开发团队进行封闭式研发。在他看来,网志竞争的关键是技术。

当时,腾讯的现金流积累为39亿元人民币,马云拒绝将资金用在收购扩张上,所以腾讯接下来将资金投入到商品,除了网志,腾讯还扩容了邮箱业务和建立广告监测系统。

对于网志业务,腾讯将其从2003年开始研发的国内最大的相册使用者群全数导入网志。受益于此,腾讯网志虽然推出最晚,但半年时间使用者量就突破了1800万。

面对网志使用者数量蒸蒸日上,马云曾计划向使用者收取每人5元的搜索引擎费。但从2010年开始,微博、微信、头条等新的网络商品不断涌现,网志逐渐成为明日黄花。

2014年7月,中国网络络重要信息中心发布第34次统计报告显示,网志使用率开始降低,网志转变为小众化应用。记者浏览腾讯网志非官方版本预览记录发现,其对商品预览的记录早在2013年7月就已经暂停。

■ 观点

网志教父方兴东:停用是理性商业选择

方兴东在1999年发起创建国内第一家专业的网络研究和咨询机构——中国网络实验室,任副董事长兼首席分析家。不久后,方兴东以网志教父、中国网志第一人为业界所熟知。

昨日,方兴东告诉南方周末记者,单纯的网志潜力已经不大,而腾讯的主要营收是格斗游戏和电商为主,放弃了对文本的追求,所以停用网志是理性的商业选择。

整个文本生态已经发生了极大的变化,微博,公众号,快手、抖音等短视频,这些网络平台级商品的出现,单独的网志形态已经没有竞争力。就像当年关掉个人主页、BBS一样,只是追求更有商业价值的投入产出。

目前网志的问题是,一方面阅读量的减少,腾讯缺少的是读者,而SNS媒体网络平台则通过流量积累了读者。腾讯自身做下去的动力也不高。另一方面,和企业基因也有关,腾讯在整个商业的敏锐度和其他网络子公司有差异。

■ 分析

腾讯网志的草根模式难敌大V

凭借手中资金,董瑞豹曾认为腾讯可以直接秒杀众多小型网志中文网站,国内能与其竞争的只有新浪、腾讯等子公司,为了获取收益,腾讯第一步就是把邮箱、格斗游戏和聊天工具使用者全数转为网志使用者,而这就将网志圈的主角从明星转变为近3000万的草根网民。

然而,腾讯的算盘落空。洪波告诉记者,腾讯发布网志时间比较晚,采用了与先进入者不一样的方式,也就是不走名人路线,而选择更加平民化的路线,但实际上这类商品由名人引领的效果更加明显。

回顾中国网志发展史,能够写作的草根大V和文化精英是整个产业发展的关键。无论是因发表私人日记引发争议的木子美,还是日后号称网志女王的徐静蕾,所代表的是一批能够进行深度文本创作的少数群体,而非普通大众。

时至今日,新浪、搜狐等要道的网志推荐仍是以行业领域的KOL为主。

■ 看点

网络新商品已完全替代旧媒体

有业内人士告诉南方周末记者,打败一个网志商品的永远不是另一个网志商品,而是下一代商品。

进入2010年前后,新浪开始发布微博商品。与动辄千字长篇的网志相比,起初只有140字限制的微博却降低了使用者使用的门槛,加速了重要信息的流动。

当作家韩寒2010年2月6日在微博上发出一个喂字,随后引来5500次转发和11000次文章后,业界知道,真正超过网志的商品到了。

2011年8月,腾讯也只好顺势推出轻网志,采用独立搜索引擎,马云为新商品站台。

见实科技CEO徐志斌则表示,从微博之后,文本创造的门槛就在不断降低。2011年,微信或其公众号横扫SNS网络。2012年,今日头条等新的文本分发网络平台不断出现,并在几年后成为手机使用者的时间杀手。

洪波则表示,相对于网志这种传统在线协作形式,网络子公司纷纷推出具备更丰富功能的新商品,一方面完全替代了网志的旧媒体形式,新功能让在线协作更加方便;另一方面也更加方便作者获得经济回报。他认为,目前能够从文本分发网络平台获取收益的制作者,仍是某个领域的KOL,并非单纯草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