本文来源:黄金时代文摘 作者:王Alzonne

4年前,退休后科泽县的之的,在儿子的支持下,于wound影印网(下列全称孔网)开了一家小旧书摊,书大都是从养鸡场按斤收购来的,尽管价格T4300自由浮动,但一斤也不会少于几百块。

每次簿录回来,之的总是原封不动科东俄,这趟转卖后能赚到1500元还是3000元。有时他还期待,或许影印里夹着一份书画家原稿,就能让他获得更大进帐。

但最近之的高兴不起来了。按孔网2021年11月15日出台的《网站关于完善古影印业经营方式模式、鼓励文化名人制度化经营方式的意见建议 (全面实施)》(下列全称新政)。他的影印摊需要办理手续《注册登记》及《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下列全称双证),或是与有双证的大商家烟鼠方式,不然,2022年3月后可能将难以竭尽全力展店。

然而,对中小型商家而言,办理手续《印刷品许可》存在门槛。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调查发现,尽管离新政执行尚有一段时间,但对大部分像之的这样的中小型商家而言,二选一竭尽全力展店,从经济效益而言,不太可行。而另一方面,拥有双证的大商家,也对孔网首倡的烟鼠方式持抵制态度。

默默地是平台方明确要求时限自查,默默地是古影印金融行业特定现状,阴云弥漫在古影印金融行业的中小型专业人士头上,如何合法合规性经营方式,成了难以补齐的难题。

肩部商家欲速不达

引发这一切的根源,是孔网的新政。

新政意见建议明确要求,所有产品销售画册和电子印刷品、光碟、典籍文献仿制品、教科书教科书、风水类图书等特定类型商品的店面,都要办理手续、上载《注册登记》及《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产品销售1949年10月1日后印刷品的店面,一般而言明确要求(右笔交易量少于3多万元,则要)办理手续《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或是与有《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的商家烟鼠方式;产品销售菜市场或1949年10月1日前的古影印,且年交易量少于10多万元的店面,要办理手续税务注册登记。不然,2022年3月1日之后,可能将难以竭尽全力经营方式。

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就此事乱数拨打21位孔网商家,其中15位明确则表示已收到了来自孔网的通告,其余商家则表示还未查看通告或未能接上电话,且部分头部店面则表示并未受此新政影响。

一位在孔网销量排名靠前的15年老字号南京乐匋三联咖啡店负责人柳林向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则表示,无论是实体店还是网店,双证都是开咖啡店的正常手续,孔网新政合理合法。如果不严管,就会导致在文化宣传领域工作的人鱼龙混杂,出问题了怎么办。

早在十几年前,南京乐匋三联咖啡店就已拿到并向孔网上载过双证。但柳林也坦言,《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不好拿,它明确要求经营方式者须具有初级以上印刷品发行员职业资格,我们前后花了一两年时间才考出资格证、拿到许可。

董青的看法则不同,他经营方式的文沧图书在孔网上已是11年老字号。他对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则表示,《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很好办,批证的关键看是否为实际经营方式。

董青回忆,当地文化部门工作人员实地考察了其几百平方米的仓库和书籍货物,也核实了网店的网址和经营方式数据,认定其为实际经营方式后才批准了许可。审批许可时,并没有明确要求他出示货源资质,或说明进货来源。

那么,新政下发后,影响最大的是哪些商家?

早早就办了双证的头部商家,营业额达不到3万的小商家,这两者都不会受影响,而真正受新政影响的,是肩部商家。12月19日,孔网永喜书屋的负责人张振铎告诉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

永喜书屋年营业额在10多万元左右,在新政明确要求的要上载双证之列,但此前他一直用自家住宅的小仓库存放书籍。张振铎称,其了解到所在地的税务部门签发《注册登记》需要非住宅经营方式场地证明,且经营方式用地不能小于80平米。

这就意味着,永喜书屋或许需要每年付出大笔成本租仓库,这对利润空间本就有限的中小型商家而言,根本难以承担。11月16日,张振铎在百度贴吧wound影印网吧发帖称,如果迟早要关店,我也不折腾了,找地方上班算了。

这样的现状让一些商家选择关店。12月2日,微博网友@素材Cooper发布一张来自孔网的店面通告截图,图中商家声称目前已尝试办理手续两证,无奈所售书籍均为国外二手书,难以提供货源资质,所以预计在明年2月底面临歇业关店。

经营方式印刷品要要有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但是这个规定是个主体规定,有些具体问题,规定得并不明确,各地各部门的执法尺度可能也不一样。12月10日,孔网客服通过邮件回应了黄金时代文摘采访的相关问题。

孔网方面还则表示,不同省市对《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的办理手续可能存在不同的明确要求,可以联系文化部门进一步沟通。

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从国家新闻出版总署网站了解到,单位从事印刷品批发业务的,须经省、自治区、直辖市人民政府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审核许可,取得《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单位和个体税务户从事印刷品零售业务的,须经县级人民政府出版行政主管部门审核许可,取得《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

办理手续《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需要下列几个条件:1、有确定的企业名称和经营方式范围;2、经营方式者应当具有初级以上印刷品发行员职业资格;3、有与其业务相适应的固定的经营方式场所。

随后,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就在孔网开一家古影印店应当如何办理手续《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这一问题,拨通了北京市朝阳区文化和旅游局行政审批科的电话,得到如下回应:从《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的审批程序上来讲,申请人只需要将申请材料准备齐全,审核没有问题即可发证,不需要进货合同、厂家资质等证明等。

读书人的 小市场鱼龙混杂

根据孔网官网显示,平台目前有近2万家咖啡店、超26万家旧书摊,新政的出台会使多少家店面经营方式受影响?对此,孔网方面回复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称,难以透露。

孔夫子旧书网打不开(孔夫子旧书网上书店)-第1张

(截至发稿,孔网店面数据截图)

2020年4月初,在与中山大学资讯管理学院副教授肖鹏的一场对话访谈中,孔网创始人雨田提到,实际上(古影印)金融行业不会有太大的交易量,大前年(2017年)我们有6亿元交易量,前年(2018年)8亿元,去年(2019年)我们做到11亿元左右,这已经算是很高的数字了。可是,哪怕再高,也只是读书人的小市场。

为何小市场有存在的价值?在上述对话访谈中,孙雨田还提到,在影印交易生态链里,许多商家就是指望卖书养家,没有其他赚钱渠道……我们为几十万人提供了养家糊口的收入。

古影印金融行业经营方式特点正如孔网新政中所总结的,商家一般是个人,业余临时周期性、小规模经营方式者,难以形成规模,经营方式成本较高。

12月4日,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在潘家园菜市场市场书刊区采访时了解到,以前古影印金融行业存在一条不成文的行规,卖书价格约为簿录价格的3倍,旧书摊老板在中间赚2倍成本价,例如5元收来的书,约按15元价格卖出。

但现在由于古影印书源减少,簿录成本升高,书贩在中间的利润被挤压,只能赚到30%-40%的利润,有时候骑三轮摩托到北京郊区收一趟书,数量少或是品相差的话,利润可能还不够来回油钱,生意远没有之前好做了。一位潘家园旧书摊老板说。

事实上, 除了上述提到的上门簿录,古影印金融行业簿录的另一大渠道是养鸡场。张振铎介绍,孔网上很多咖啡店、旧书摊的影印都来自养鸡场,按斤收,从中选取有价值的上架产品销售。

更有甚者,会去名人家蹲守。2019年9月20日,央视《今日说法》栏目曾报道,孔网业务主管透露,有人专门蹲守在名人家附近(如社科院家属院),看到谁家有人离世,就盯着他们家(丢弃或卖掉的废品),一笔可能就赚20多万元。

然而在利益的另一面,有些商家会经营方式一些侵权、违法的生意。以《今日说法》2019年9月20日披露的案件为例,著名漫画家丁聪与其夫人的往来家信,意外流入潘家园鬼市,被孔网商家墨笺楼收走18封并将其在孔网以接近3多万元的价格卖出。2016年,丁聪独子丁纬一纸诉状,以侵犯隐私权的名义将孔网所属公司北京古城堡图书有限公司和墨笺楼告上法庭,并最终胜诉。

时至今日,孔网的信札分类仍有14万余条结果。除此之外,孔网上还有生物学的实验报告、音乐会戏曲晚会的节目单、新中国早期文艺届某次座谈会的会议记录、某党支部评议党员登记表、早年间只有黑白两色时的人像照片……这些在孔网上都被明码标价,其中有多少涉嫌违法、侵权还有待审查。

而正因古影印经营方式有上述特点,长久以来,古影印金融行业一直游离于监管的边缘,也亟待自查变得合规性化。

新政下,孔网、商家如何抉择?

在国家监管力量的推动下,孔网终于迈开了改革的步子。

按照《印刷品市场管理规定》,国家对印刷品批发、零售依法实行许可制度。从事印刷品批发、零售活动的单位和个人凭《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开展印刷品批发、零售活动;未经许可,任何单位和个人不得从事印刷品批发、零售活动。

只要是批发、零售印刷品,不分画册、影印,哪怕是电子书,都需要遵守这项规定。一位不愿具名的业界律师告诉黄金时代文摘,在我国,二手书的买卖,也仍属于上述规定里面的印刷品零售范畴。

上述业界律师则表示,我们国家的相关法律规定,其实一直都在。之前是因为主要抓出版,没太管影印市场,但现在影印市场的违禁书籍问题严重,这引起了主管部门重点关注。

上述北京市朝阳区文化和旅游局行政审批科相关人士也对本报记者提到,尽管《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申请材料不包括印刷品是否合规性、进货合同、厂家资质等证明,但在后续的经营方式中,执法队会严厉查处违法的印刷品,像盗版书、没有版号、不是正规出版社出版的图书,肯定都是不行的。

二手影印究竟应该如何经营方式如何界定?我们认为应该鼓励二手影印的流通和交易,不应该用画册的管理办法来管理。孔网方面告诉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我们的理解,和有关部门理解和掌握的办法可能不太一样,网站也在积极寻求协商,希望可以彻底解决这个问题。

目前,孔网给出的办法是烟鼠方式,可以理解为挂靠,鼓励没有双证的店面挂靠在双证齐全的店面名下,多个商家可以使用同一执照组成一个联合性的企业,进行专业化分工,多点发货,通过经营方式不同的网上店面实现专业化合作。

并且,孔网方面还特别指出,不管是主体店还是分营店,在网站都要独立承担主体责任。

董青对此首倡并不赞同,作为拥有被挂靠资格的经营方式者,他担心在实际经营方式中,难以保证挂靠对象合法经营方式。

在黄金时代文摘本报记者乱数采访到的14位孔网商家中,只有3家店面老板则表示双证齐全,并且均不同意烟鼠方式方案,给钱挂靠也不行,谁知道挂靠过来的人卖什么东西,我会不会被牵连。柳林如此则表示。

上述律师谈到,首先,两个不同主体用一个证,仅仅保证了形式上的合规性,但如果要严格执法,肯定不行;其次,尽管孔网提出在网站都要独立承担主体责任,但是在法律层面上,如果挂靠方违法违规经营方式,被挂靠方必将承担连带责任,可能面临的处罚包括罚款、吊销注册登记和印刷品经营方式许可,严重的甚至有可能判刑。

事实上,孔网还在有意撮合商家之间的配对,其则表示鼓励店面自荐为主体店,将视情况陆续公布一批有烟鼠方式主体店资格的店面信息,有意加入烟鼠方式体的文化名人可自行联系。

但孔网新政颁布已有月余,仍未见孔网所说的信息公布。

为何商家烟鼠方式意愿不高,张振铎分析称,主要有三方面:首先,孔网只提出了烟鼠方式的概念,并未解释清楚烟鼠方式的具体操作程序,也并未提供相互对接的平台;其次,在没有官方搭建烟鼠方式平台的情况下,商家之间彼此不熟识,没有信任合作的基础;且不可否认的是,头部商家的利润本身已经足够大,没有必要再为了肩部商家的生存,承担一部分风险和监督责任。

那么,未来监管日渐趋严,是否意味着曾兴旺的古影印交易将慢慢衰落?可能更多的是,被规范的影印交易吧。前文提到的业界律师说。

(应受访者明确要求,之的、柳林、董青、张振铎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