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ber中国官网(uber uber)-第1张

近期,uber过的算不上永安,被带进一系列争拗之中的uber,又该如何应付呢?

该事件一:比利时富商控告Uber赔偿4800亿美元

在比利时南部,一女子控告Uber子公司(Uber)并索要不少于4800亿美元的赔偿,只因前者应用软件安全漏洞收买了自己的返程毁坏了他的婚姻关系。

据介绍,由于Uber应用软件安全漏洞问题,即使在该女子退出妻子智能手机上的Uber应用的情况下,他的妻子还能在她的智能手机接到他的叫车订货消息,包括车友联系电话、牌号、抵达天数等众多技术细节。妻子因而发现了妻子得许多极度行为,比如妻子宣称一整天上工,而他的Uber订货却是另外一种讲法,导致他俩婚姻关系断裂。因而,女子控告Uber子公司明确要求赔偿。

目前确认该安全漏洞只出现在去年12月15日预览的旧版本中,而且只存有在苹果公司控制系统中,新版本和Android控制系统中都不存有。

为此,Uber比利时分子公司对于民事诉讼没有发表文章。

该事件二:Uber驾驶员在巴基斯坦伊斯坦布尔大罢工 致服务项目失去知觉

据彭博社报道,数百名Uber和Ola驾驶员在巴基斯坦伊斯坦布尔举行罢工,明确要求提升薪资水平,该活动以致三家子公司的服务项目失去知觉。

罢工以致通勤者连续第三天面临误点,尽管联邦政府已经增派公共汽车帮助她们下班。许多驾驶员虽然恢复组织工作,而仅接载的士候车室或街上的旅客。这是卡姆地区驾驶员工会组织首次与三家K188子公司发生小规模武装冲突,前者一直在巴基斯坦价值达120亿美元的的士市场增加服务项目。罢工领袖表示,她们明确要求提升酬金,提供足够多的保险业务,并且延长组织工作天数。

自从将中国区业务售予滴滴出行后,Uber就将巴基斯坦视为其最具前景的海外市场。该子公司在巴基斯坦28座城市开展运营,共有20万名活跃驾驶员。而此次罢工对于uber而言将对她们在巴基斯坦市场造成相当不利的影响。

此类问题uber在其他地区也曾多次受到控告,比如在驾驶员安全背景审查方面误导消费者,在预期收入方面欺骗准备当专车驾驶员的求职者,另外长期将专车驾驶员视为外包工,没有给予全职员工的福利。因而重视专车驾驶员的合法权益应是uber需要重点改善的。

该事件三:Uber正式告别台湾 官方网站发布告别声明

Uber因为法律问题跟台湾一直磨合不畅,而今也只能退出。今日,Uber正式终止在台服务项目,发出最后声明。但声明中不难看见仍旧企盼再度登台的期待。目前Uber App在台湾App Store以及Google Play商店都还存有架上,但实质上已经是下载也没用的App了Uber正式退出台湾,也代表当初一万六千多名吃Uber饭的驾驶员,也得向这份组织工作告别。

以下为声明原文:

四年前,Uber 进入台湾市场的第一天起,就是希望让大家体验到车辆分享创新经济模式对合作驾驶、旅客、城市的好处。迄今,我们在这块土地上完成了许多累积,包含超过百万人下载 Uber App,一万六千位台湾民众因为想以弹性的组织工作方式增加更多收入,选择了成为 Uber 合作驾驶。 一千两百多个日子以来,总计完成了超过一千五百万次 Uber 服务项目。

然而,从2月10日开始,我们暂停 Uber 在台湾的车辆分享平台服务项目。尽管再怎么想继续服务项目,现在的法令环境实在让我们无法有营运的空间,让车辆分享平台服务项目发挥到最大效益。我们也希望暂停的同时,能够重启跟政府的对话,让已经萌芽的车辆分享新经济后续能茁壮。我们会尽一切之力重启服务项目。

我们很遗憾,但不会自怜自艾。我们会念着支持我们的合作驾驶和仰赖我们服务项目的旅客。从 Uber 在台湾第一天开始,我们就不认为 Uber 跟台湾的连结用数字就能道尽一切,不只是多少人坐了车,App下载应用而已。而是,我们在乎且关心这些一路相随的人,比如,有单亲妈妈靠着每天几小时担任 Uber 合作驾驶的额外收入养家,也有音乐家因 Uber 度过家庭危机,重拾生活正轨。能够帮助合作驾驶藉由 Uber 平台获得良好生活环境或甚至实现雄心壮志,我们倍感荣幸。

接下来,我们一定会加倍努力找到出路,让 Uber 可以重新服务项目台湾民众。我们跟政府一样,想让台湾变成亚洲硅谷。更想助上一臂之力。在此,对全台湾的 Uber 支持者 -我们的合作驾驶以及旅客们 - 说一声谢谢您。

Uber 企盼很快再度服务项目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