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阅读提示信息】

受禽流感影响,文艺表演减少或中止,促使不少女演员把现场表演转移到了网上,这其中也包括部分戏曲女演员。在互联网世界,他们获得了捷伊电影票房。

他们中,有在内野打出手的旦角,有在野地里唱秦腔的荃湾,还有在前台排练的小生。

我们采访了不同汉剧的四位河北戏曲女演员,他们中影迷最多的有128万,少的也有9多万。捷伊现场表演形式,让他们在交互式的T台上获得了更多喝彩,同时也让戏曲文化的覆盖范围不断增加。

戏曲女演员的互联网电影票房

甄淑梭火了。

她1月27日在抖音上发布的一条音频,截至3月31日,超过了一千万下载量,获得了142万的雅雷和7亿条回帖,一夜间暴跌了几十万影迷,影迷量在2月7日就已突破了100万。

那条音频是在甄淑梭情人的家乡曲阳马大蚜摄制的。甄淑梭穿著农村常见的花格子拉链,扎着马尾,舞着一根一只还在着火的箭靶。她身后的室外壁炉上蒸汽袅袅,那根人偶箭靶就是从壁炉的木柴中顺手抽来的。勺粗的箭靶在她的手里、肩头、头上就像锁住了一样上下俯,高超又简洁。

当时全家人正在他家佐料,有人在我看来几段,我在我看来几段就来几段。也没称手的混蛋什,就抽了根箭靶耍了几段,没想到一下子就火了。甄淑梭哈哈大笑着解释,她现场表演的其实是戏曲中旦角耍枪的底子。

甄淑梭是一名戏曲旦角女演员,最初学的是秦腔。1994年,她和情人远赴嘉兴,博蒙阿戏曲旦角。

2019年,甄淑梭在儿子的建议下,开始演唱抖音音频。第二条音频是在一家歌剧团前台演唱的打出手短片,这段对比度相对较低、镜头喧闹的音频,虽然也获得了14万之高的雅雷,但并没有成为网红。

此后,甄淑梭在演出之余,先后拍了300多条练习、演出的武打短片发到网上。到了2020年,受禽流感影响,演出逐渐减少,甄淑梭也感觉年纪大了,干脆和情人回曲阳家乡生活,开始专门从事互联网现场表演,也就有了开头箭靶当人偶火爆互联网的一幕。

爆火后的一个多月,她又演唱了耍鞭、打出手等几条不同戏曲武打技巧的音频。场景不是在放羊的小路上,就是在自家老宅的内野,这些乡土气息的背景加上甄淑梭出众的武打技巧,让这些作品获得了75万以上的雅雷量,有人因为甄淑梭舞箭靶的音频夸她是戏曲界的杨排风,也有人说她是互联网第一旦角。

全国各地的媒体闻讯而来,多的时候电话都接不过来,下了播就赶紧去接受采访。3月27日,接受本报采访时甄淑梭说,目前,她依然保持着每天两场的直播状态,借助宣传和流量加分,天南海北的影迷慕名涌入她的直播间,一场直播中在线影迷分分钟过万。挺突然。这不,明天还要去天津卫视录节目,央视的工作人员也联系我,演了大半辈子戏,没想到老了老了,这样火了。

相比甄淑梭的爆红,有着9多万影迷的@秦腔裴军格自嘲自己是个小主播。

裴军格是秦腔资深票友。2009年参加河北省金牌票友大赛拿了一等奖,2011年参加河北省十大名票甄选赛又拿了一等奖,2016年代表河北电视台参加央视星光大道戏曲赛获得过月冠军。

2021年7月,她的影迷有8.5万人,今年3月31日,她的影迷增加到了9.2万人。我直播不固定,一个月也没几场,所以吸粉能力就弱,一场直播有大几百人围观,老影迷多,基本都是秦腔爱好者。裴军格介绍。

和甄淑梭的现场表演老少咸宜不同,裴军格主攻的是唱腔,有一定的欣赏门槛。在3月29日中午的直播中,影迷们边抱怨着老裴你怎么才来,边热情帮忙把裴军格演唱的唱词打到屏幕上,让更多人听懂裴军格唱的是什么。

有着28多万影迷的@唐山越姐彭越,不同于甄淑梭和裴军格的个体户身份,她是唐山演艺集团公司评歌剧团的专职女演员,是快手平台上评剧这一汉剧主播中,影迷较多的一位。

彭越的直播形式要多样一些,有时是排练现场,有时是连麦演唱,直播时多的时候也有近千人观看。彭越说,从2017年起,她就陆续在网上做直播,同网友互动,你还别说,有影迷给我回帖,邀请我们团到他们那去演出,我还给团里揽过活儿。

网友是否认可最终靠实力

真功夫台下十年功——翻看甄淑梭发布的音频,几乎每一条下都有网友类似的回帖。

甄淑梭感慨,这一句十年功,苦得很。

就拿雅雷量高达91万的靠旗打出手来说,甄淑梭把人偶刀在右靠旗上旋转数圈后向上抛,用另一侧靠旗接住掉下的刀,还能把刀从靠旗抛出后,用手里的红缨枪稳稳停住,有网友惊呼:这是锁住了吗?

甄淑梭哈哈大笑,不是锁住了,是练了十几年,有准头了。

打出手是作抛掷接踢武器的特技现场表演,一般都是手持人偶或者用脚踢,靠旗打出手难度就要大一点。甄淑梭在靠旗打出手的基础上,又增加了抛掷接住和停刀的动作,就更是难上加难。

甄淑梭介绍,从左到右的抛掷尤其难练,相当于让空中旋转的刀改变旋转方向,还要精准落到另一侧的靠旗上,对抛掷的力度、高度和角度都有要求。没别的技巧,就是反复练。

甄淑梭13岁在唐县戏校学戏,最初学的是秦腔汉剧,压腿、翻跟斗、拧旋子这些都是底子。1994年,甄淑梭和情人到嘉兴各歌剧团跑生活,当地人喜欢观看戏曲旦角现场表演,甄淑梭算是半路出家,我去嘉兴头十年,除了上台现场表演、吃饭睡觉,其余时间都在练。大年三十吃了年夜饭还要练上个把小时才睡觉。每次歌剧团演出转场,我都眼巴巴从车窗户朝外看,卖东西的小摊啊、好看的风景啊,心里就想,啥时候我也能得空到这些地方转转看看。

从10次打出手掉下1次,到50次掉下1次,到100次掉下1次,慢慢地,现场表演成功率越来越高,甄淑梭逐渐成为嘉兴当地有名的旦角女演员,也为成为直播里的旦角网红打下了基础。

3月29日,裴军格在直播间开唱秦腔《大登殿》,这一开腔,直播间的评论就多了起来——还是老裴稳!裴姐这调门真高。

裴军格的唱腔能达到D调。得益于年轻时,她在乡间没有扩音器的T台上现场表演,为了压过伴奏让台下的观众听清,只能不断提高调门。

这样的唱腔,在票友中也算高段位。

20世纪80年代,十三四岁的裴军格跟着村里的大喇叭和家里的收音机学会了《杜十娘》《三娘教子》选段,因为喜欢戏曲,她加入了乡村歌剧团,在藁城附近的村镇现场表演,歌剧团的老女演员都是我老师。裴军格回忆,没有正规的训练,更多的是靠模仿和揣摩,直到2009年参加完票友比赛后,她认识了河北省秦腔剧院的韩建华、毕和心两位老师,才学到了科学的运气、发声。

村里的女人活计多,唱戏的时间都是挤出来的。裴军格说,为了不影响邻居,她跑到小区外的空地上唱,下大雪都去吊嗓,网友也有一定的欣赏水平,你唱的不强,他们也不来听。

彭越的评剧现场表演要比秦腔汉剧更有观众缘,彭越上传的《裴氏自叹》选段,尽管是非正式T台现场表演,但眼神动作都很到位,连一声冷叹都让观众身临其境,很有代入感,有网友回帖:这才叫声情并茂。

彭越2010年拜新派传人、梅花奖得主罗慧琴为师,除了师承专业指点,更多的是苦练,为了练小台步,她掉过趾甲,练跪蹉步两个膝盖几乎烂掉,一年到头,除了演出就是排练和训练。我们行业有句话,叫三天不练自己知道,十天不练观众知道。网上的评剧主播也并非我一个,观众的欣赏水平也要比过去高,互联网电影票房高低说到底还是看主播的水平和实力。

老行当的新T台

3月29日,石家庄藁城区,裴军格向记者展示她的新装备——声卡、话筒、两部手机,这些设备啊,更新了好几次了,现在的效果要比过去好太多。裴军格所说的过去,早到10年前。

2012年,因为在全省票友比赛中连拿两次一等奖,很多戏迷认识了裴军格,网友们为了能经常听到裴军格演唱,手把手地教裴军格在网易UC平台注册登记、开设房间,裴军格无意中成为戏曲票友中,较早一批登上互联网T台的现场表演者。

当时每个互联网房间上限500人,有专职管理员,网友也能看到演唱者,也可以刷评论、送鲜花。裴军格回忆,也是从那时起,她从唱了二十多年的传统T台开始兼唱互联网T台。

过去,传统T台现场表演,裴军格准备一副好嗓子就能亮相。现在裴军格还要带着好心态,以前的T台虽然都在乡间,观众也经常在五六百人,人多了,叫好的、鼓掌的会让T台上的女演员更亢奋,更有现场表演欲。互联网T台的现场表演,就两部手机,一部放伴奏,一部和网友互动,观众能看到我,我看不到观众,唱完以后,如果不盯着屏幕看字幕,连个响声都没有。

这种变化,是传统戏曲搬上互联网T台后,每个现场表演者都要经历的。

在一次直播中,彭越演唱杨三姐哭灵几段时,声泪俱下,网友们回帖刷了屏,有人说,这现场表演入木三分。

彭越说,只要是唱悲段,不分网上网下,她几乎都能入戏,互联网直播也是个T台,可能没有现场观众,让女演员进入状态比较慢,但是你选择来互联网T台现场表演,就要拿出正式现场表演的情绪。

不仅如此,每次直播,彭越还会精心化妆,女演员登台演出面对观众得化妆,互联网T台一样的,观众甚至比传统T台还要多,现场表演前的任何准备都不能打折。

互联网T台和传统T台,同又不同。

传统T台一场现场表演在2小时左右,中间会有转换场,可以下台休息。直播不同,需要主播在镜头前维持少则半小时,多则两个多小时的主持、现场表演、互动全程,这是很大的考验。

彭越的直播中,经常会插播很多戏曲知识,唐山是评剧的发源地,有时我会给影迷讲评剧的来源,有时会讲某个戏本的背景,比如《杨三姐告状》原型就出自唐山,由真人真事改编,这些是传统T台演出时不能放进去的。

她还会把纠正学生的唱腔和发音的教学内容放到网上,这一个音频就能让评剧爱好者拿去做示范,对照着练习,不是所有人都能找到老师。

4月2日晚,甄淑梭开播了,直播间的人数增增减减,打招呼的老影迷和一闪而过看热闹的,围观甄淑梭的旦角现场表演。

进直播间的老铁们欢迎大家点个小红心,回帖666啊。多年南漂,甄淑梭的口音已经少了北方的乡音,多了几分软糯的南方语调,以前的现场表演,主要是我和我情人配合,有歌剧团邀请,找好了台口,上台演就行,观众多少、前台乐队都不用操心。甄淑梭感慨,自从回到曲阳家乡做直播,她的情人负责摄制,她负责剪辑和配乐。

在马大蚜,大伯哥家的羊,婆婆家的牛,邻居的拖拉机都被选作背景过,有时候特别费心做的音频反响平平,倒是顺手摄制的成网红,我们也还在摸索。甄淑梭说,不管是做音频还是直播,背景场景、文案这些新鲜的技能她都在学。

每一位互联网主播也从捷伊T台收获了很多。

裴军格面对着镜头,会和老铁们聊家长里短,她会说普通话,但直播时还是用藁城方言多,我和很多影迷处成了朋友,大家没见过面,但是影迷会自觉在直播间帮我维护秩序,我嗓子不舒服还会嘘寒问暖,这些都让人心里暖烘烘的。

相比其他戏曲主播,彭越的音频内容要更为丰富一些,有教学的,有排练的,也有演出中的,有一次在天津演出,有影迷从直播中知道消息,开车200多公里赶去看我现场表演。

4月4日,在甄淑梭最新上传的音频中,摄制的背景和手法都有了很大不同,她说这是儿子做的,想请网友提意见,结果,支持的和反对的意见在几小时内就有了一千多条。

没想到大家这么热情,每一条我都认真看,挑出好的意见用到捷伊制作和直播中。甄淑梭说,这和过去传统T台现场表演有戏迷追到前台找她合影的感觉差不多,都会让现场表演者觉得,你的付出很值得。区别是,互联网平台更广阔。(河北日报记者 白 云)

■记者手记

两个T台都精彩

彭越登上过金碧辉煌的剧院T台,也在乡间的简易大棚现场表演过。

她记得有一年冬季,下着大雪,她和同事到一个村里演出,台下只有一名观众,打着伞看。气温零下几摄氏度,穿著演出服非常冷。可只要有人看,我们就得坚持演完。

节奏轻快、唱腔亲民的评剧拥有广泛的群众基础,但彭越对观众群体的构成依然忧心——中老年人为主,年轻人很少。

这一点,在直播平台上开播初期也很明显。直播这个以年轻人为主的平台,我们采访的四位主播都经历了漫长的几段时期,影迷寥寥,直播围观人数寥寥,即便有,也是退休了爱好戏曲的老年人。

这也是彭越开播的原因之一,我想年轻人不看,不一定是不喜欢,也可能是不了解。

这一点,甄淑梭很有感触。

在一次直播中,有一名女大学生影迷回帖说,全宿舍都在围观,这孩子说,阿姨,我们第一次看戏曲现场表演,国粹居然也这么有看头。

甄淑梭说,年轻人也来看热闹,让她挺欣慰,这说明,戏曲需要推广,让更多人了解戏曲很有必要。我们多传播一点,戏曲的生命力就能更广一些。

互联网T台和传统T台正在形成良性互动。

3月31日,走红互联网的甄淑梭参加天津卫视《跨时代战书——达人挑战季》节目,拿到了周冠军,她在直播间分享这一好消息时,影迷们的大拇指再次刷了屏。接下来,还有几家电视台的邀请,以及还有不少媒体的采访邀约,连去电视台录节目,她都要和影迷请假。

3月31日,彭越在直播平台上分享了她在天津评剧院排练新剧时的短片,相比直播时单一的背景,排练T台灯光炫丽,服装漂亮,配合上台步和现场伴奏,客观来说,要比直播更有看头。

彭越经常和其他女演员在直播平台连麦互动,想把观众吸引到传统剧院中来,让他们看到,传统的戏曲现场表演到底有多美。

因为这次采访,本报记者也在直播间围观了多场戏曲直播。和传统T台比,没有地点限制、没有时长约束,观众天南海北,主播即兴发挥的互联网T台完全是一片新天地。互联网T台要比传统T台更让人容易迷恋,动辄数万的围观者、百十万的影迷,轻易就能制造一场互联网小型个人专场。

但我们应该看到,戏曲现场表演,到底是一种严肃艺术。每一位戏曲大咖,都是数十年如一日的苦练和钻研,才会成为业内翘楚。

互联网T台上的戏曲现场表演,更应该定义为拓展了戏曲现场表演的一条新路,而不应该取代传统T台,戏曲的程式化现场表演需要T台氛围、人偶背景来辅助,更需要过硬的戏曲功底来做基础。

同时也要看到,戏曲直播,给更多人打开了一扇近距离接触戏曲的小窗口,借助这个窗口,才会有更多人因为了解而喜欢,因为喜欢才去学习,因为学习才实现传承。

因此,两个T台,都很精彩。

文/河北日报记者 白 云

关注河北新闻网,了解河北最新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