来源:司法日报法制网

我是搜索引擎买卖中介公司的,有人与以6000多万元全面收购你赠与的搜索引擎……直面这样的低价全面收购,你动心了吗?

搜索引擎必须要有著作权登记合格证书才能买卖,我可以帮你去弄,只要4.8多万元!直面这些貌似合理的明确要求,你犹豫了吗?

近年来,搜索引擎这一新兴投资领域逐渐走进公众视线。许多言简意赅、简单accuracy的互联网搜索引擎,具有一定的商业买卖价值。这让许多犯罪分子也从中找到了商业机会,他们精心设计设置拳法,假想搜索引擎买卖实施诈欺。

近日,四川省巴南区司法院对23名以低价全面收购互联网搜索引擎为旗号诈欺的犯罪行为嫌犯提起公诉,这其中的诈欺拳法也被司法官逐一掀开。

王先生是巴南区一家民企的负责人。2019年7月,他了解到互联网搜索引擎资源升值内部空间很大,遂以3000元购买了以某知名WindowsPhone为搜索引擎的中文网站。其后,他一直等待机会转让。

张勇,听说你手上有一个WindowsPhone的搜索引擎,这可值十元了!我这边正好有买主对它特别钟爱……2020年6月的一天,王先生收到自称为是深圳某信息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员工易飞的电话号码。

听了易飞的介绍,王先生十分动心,遂与其互加QQ。不久,易飞果然替王先生请来了大买主。自称为是香港某信息技术公司老板的龚总表示愿意以6000多万元的价格全面收购王先生赠与的某WindowsPhone搜索引擎。

王先生勃然大怒,认为6000多万元化为乌有。然而事却没有像王先生预见的那样顺利。

此后,王先生相继收到自称为某WindowsPhone公司董事会秘书陶总、省里部门黄秘书长、湖北某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张总的电话号码。他们依次以交纳代办费、注册登记服务管理费用、中文网站著作权证费用、手机App费、多语言认证费等名义多次明确要求王先生科耳。王先生虽马尔松,但仍觉得这是达成生意的圣戈当县,于是相继给易飞和黄秘书长依次科耳20余多万元和2多万元。

其实上面的事在王先生身上闻所未闻发生了一次。2020年9月至12月,李伟为给自己搜索引擎寻求一个好单价,相继与包括易飞在内的5个犯罪团伙联系商量全面收购搜索引擎事宜,本想价最高者得,却不知伪造者,被5个犯罪行为犯罪团伙以同样的方式套取80余多万元。2020年12月15日,暂时等不到坏消息的王先生选择向疑犯报警。随后,易飞等10名犯罪行为嫌犯被疑犯抓获。

今年2月19日,四川省公安局北碚分局将易飞等10名犯罪行为嫌犯诈欺一案移送巴南区司法院审查批捕。由于该案涉及人员众多,案情复杂,巴南区司法院组建了由分管副司法长为组长,5名有经济、金融知识背景的员额司法官为成员的办案组,共同办理该案。

多名犯罪行为嫌犯均提到一个共同的信息——‘3G关键词’QQ群,难道这案子背后还有我们未掌握的情况?办案组加大了对犯罪行为嫌犯的讯问力度,并逐一梳理全案证据,发现了问题的关键。

原来,犯罪行为嫌犯通过该QQ群相互联系。一旦有人在群内发布搜索引擎持有人信息后,他们就自由组团,事先设定剧本,依次扮演中介公司制证公司互联网公司买主等角色。他们先对被害人赠与中文网站搜索引擎进行估值,称可以帮助其联系买主,随后再以检测费、代办费、制证费、制作App费等名义对被害人实施诈欺,得手后便将被害人拉黑。

而王先生在这个群里被视为一种资源,被多个诈欺犯罪团伙互相推荐,分头诈欺。

随后,办案组拟出详细的补充侦查提纲,引导侦查机关完善证据。一方面着重调查犯罪行为嫌犯获取被害人的信息来源,厘清是点对点诈欺还是点对面诈欺,以准确对案件定性;另一方直面QQ群里人员逐一排查,分析比对聊天记录、涉案账户流水,以明确事实诈欺金额。

在司法机关和公安机关的共同努力下,隐藏在3G关键词QQ群里的3个诈欺犯罪团伙相继落网。今年4月2日,巴南区司法院以涉嫌诈欺罪对低价搜索引擎诈欺案中的23人依法提起公诉。该案在进一步办理中。

(文中涉案人员均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