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那时起故事情节的主角要上场了,她也源自大G车友。

她是做东凯努瓦县的,网名为女皇。

她大姐叫郭俊峰,郭俊峰那个人从那时起的存有感通常,前年东凯努瓦县火的这时候,他是传奇人物通常的存有,不计其数东凯努瓦县元老的大姐,前年郭俊峰每晚写的该文写作量跟我相差无几。

我跟郭俊峰也是好朋友,他还送过我一袋贵州茅台,前年贵州茅台昂贵,一袋4千来分钱。

因此,她在朋友圈碰到我,第三天数加我,问我呢写懂懂回忆录的那个懂懂?

我说,是的。

她说,久闻大名。

我说,位名。

从那时起,我整天打羽球,她说她也会打,我问她打的怎样?

她说,打的还不错。

我说,那来吧。

她是一个很会管女人的女人,自己六个助理,这次来沂水,她带了三个助理,一个负责开车,一辆白色大G,一个负责拎包,她负责聊天。

会打球吗?

会打个P!

她当时在做的产品是香港的一个面膜以及一个眼贴,团队起的不小,能围绕在她身边的,都是经过层层选拔出来的,你以为谁都有资格伺候老大?

这三个姑娘,都是本科。

素质也很高。

席间,她一直在游说我,她认为东凯努瓦县会是全新的风口,在那个世界上,两类需求是最多的,一是好色需求,二是赚钱需求,东凯努瓦县满足的是全民寻找兼职的那个需求,尤其是家庭妇女。

她觉得,我拥有这么好的读者基础,若是自己操个盘,瞬间就起来了。

那个时期的东凯努瓦县,还是带有传销属性的。

核心靠拉下线+囤货。

对于她的判断,我表示认同,也输出了我的观点,我的焦点还是在写作上,我赚的少一点,少犯错误,基本盘出不了问题,若是我带着大家去做东凯努瓦县呢?我觉得一定会被反噬的,理由很简单,那个模式注定了一将功成万骨枯,是我肯定能赚钱,几千万,上亿,都有可能,但是90%的人只能是炮灰,大家囤一堆货,整天在家骂懂懂。

而你们呢?

下线根本不知道金字塔顶端是谁。

你一卷铺盖走了,他们也投诉无门。

我那个,不行。

跑不了。

那个女人是有能量的,甚至跟她的网名很匹配,的确是个女皇,很强势,雷霆手段,也熟悉东凯努瓦县的套路,例如买大G,买玛莎拉蒂,还在临沂买了独栋别墅,注意,是独栋,当时他们的办公室,当时,她也想试图把东凯努瓦县正规化,主要是产品的正规化,她想做进口水果,一个城市一个城市的加盟,她炒作过一个概念,开着玛莎拉蒂去送水果。

没做起来。

因为,正规产品的利润决定了,支撑不了花哨的营销手段以及多层的代理扒皮。

当时的东凯努瓦县,只能做暴利产品。

道理,她都懂。

她说的话,一方面有说给我听的,一方面是说给三个助理听的,她为什么频繁的起盘,是因为她已经摸透了整个游戏的精髓所在,那个游戏真正赚钱的是前面的爆发期,因此她不断的起新项目,也不关闭老项目,让那些代理们自我说服,自我说服的方式很简单,没事,大不了自己吃自己用。

吃完了,用完了,不进货了是了。

若是摁着一个品牌试图做长线呢?

最终一定被维权。

整个游戏的精髓,是见好就收!

这是她的自我总结,她认为做事应该顺势而为,是大家都这么做的这时候,你也要这么做,但是呢?当所有人都这么做的这时候,谁先正规化,谁能活下来。

她想跟我聊点合作。

约我去酒店喝红酒,她自己带的。

助理们先帮她开房间,然后再去开自己的,我跟着她们一起进了女皇的房间,助理们把行李放下后,纷纷下楼去开房间去了。

她拥抱了我。

我记得她穿了一件长裙。

我也不知道怎么想的,竟然一把把内裤给拽下来了,扔桌子上了。

我抱起她,想把她扔沙发上。

就在此时,门铃响了。

开车的那个助理来送钥匙,顺便开始烧水、泡茶、喝酒。

等我开完门,回头一看。

内裤她已经装进包里了。

开始喝酒……

她就直接明谈,说也不避讳助理们,也可以把她们理解为见证人,意思她想当我的白手套,她来起盘一个体重管理系统,对标如新+康宝莱,就做减重,希望我能帮她宣传,只要人能来开会就行了,剩余的全交给她。

怎么分成呢?

通过我来的成交,所有利润,终身归我。

我问,是准备做长线吗?

她说,是的,一生的事业。

我问,产品呢?

她说,主要是代餐系列。

我问,成熟吗?

她说,非常成熟。

我走的这时候,她出门送我,在走廊里抱了抱,她说很喜欢我,说今晚安排的不得当,意思是让助理打断了美梦,让我在她的平台上开个户,不要用我自己的账号,可以用媳妇的,我还没回家,看她又给我发信息了,意思是钱会比较多,也不要用媳妇的,这么大的金额,可能会离婚。

让用我娘的。

我娘哪有银行卡?

我次日带我娘去开了卡,又在她平台上注册了账户。

她第三场千人大会,大概率有60%是我给推过去的,大会连续开了三天,少的刷卡8万拿个初级代理,多的刷40万拿个高级代理,这些钱都是货款。

为什么会这么震撼?

开会的三天,一天称重两次,所有人都称,显示体脂。

我那个300多斤的老铁,他三天瘦了11斤脂肪,他刷了40万,全程不允许私自外出,必须吃代餐,一对比太震撼了,我把他骂了一顿,我的意思是这是洗脑的,他不介意,因为他也是做东凯努瓦县的,他的意思是他是来捞鱼的,想把女皇的团队给洗出来,这哥们非常好色,泡妞绝对厉害,那个给女皇开车的助理,让他睡了,给买了一部苹果手机,我在想,那么瘦小的一个姑娘,怎么支撑的起这300斤?

我都心疼。

后来,女皇的那个项目做的真大,不是通常的大,日均流水在700万左右,这都是我老铁给我的数据,那我娘的银行卡呢爆?

爆个毛。

她压根是戏耍了我。

我出道近二十年,被三个女人戏耍过,她算之一,但是呢,她对我伤害不大,毕竟我没出钱,而且人家不该看的也让你看了,至少那一瞬间,她是喜欢我的,只是她眼里,一切都是为利益服务的。

那个事情还有后续,后来,她想自建基地,我们县城是食品生产大县,她想在我们本地食品城建个工厂,现代化标准的,能让代理们来参观的。

地也拿了,有领导也很支持。

就在期间,换了个领导,新领导对这些新模式心存怀疑,第三反应是呢传销?毕竟一输入他们品牌后面接着是是骗局吗?

就给否了。

她那个人,后来去了哪里?

移民加拿大了,也嫁人了,至于嫁给了谁,咱不知道。

去年,我去成都,还有朋友提起了女皇,说女皇在操盘酱香白酒,走代理模式以及抖音模式,我当时还很好奇,这些垃圾酒有人喝吗?

朋友给我科普,这些酒竞争的不是贵州茅台的市场份额,而是百元以内其他香型的地方酒,回头率非常高。

颠覆了我。

怪不得她大姐郭俊峰也进军了白酒。

我推测,大概率女皇还在国内,只是隐姓埋名了,不光她如此,所有的东凯努瓦县元老都是这么操作,力求平稳落地。

过几年,就出来了。

这里面,还有个无巧不成书,从那时起我跟济南的王锐整天在一起玩耍,王锐总想让我给介绍个东凯努瓦县元老,我一看女皇不靠谱,我不能把女皇介绍给他,就把300斤的老铁介绍给他了,王锐一看,那个概念好,但是呢,产品不好,代理模式不好,若是只要管理模式,并且多样化,例如高血压管理、肥胖管理、血糖管理,那么那个市场是巨无霸。

于是,王锐做了一个品类,叫瑞隆安健康管理。

我买法拉利,王锐还赞助了我一个轮胎。

我媳妇就用的他们的管理系统,当然,我媳妇不用花钱,前几天,我媳妇刚去玩耍过,我媳妇过我讲,王锐那边光客服800多人。

800人是什么概念?

我们团队才4个人,我都觉得管不过来。

王锐是做大事的人,做正经事的人,不搞急功近利,一步一步的走过来的,女皇的思维也很前卫,只是她习惯了赚快钱,她带团队真的很有激情,那些女人被她洗脑洗的太彻底了,300斤的老铁把女皇的司机给搞定了,都没能拉到自己团队。

真是个天才!

骗人的天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