8月10日上午,中纪委北欧国家监察委员中文网站正式发布名叫《评"穆萨女雇员被侵犯":除掉行规腐化的沉积物》的文章该文,称穆萨女雇员被侵犯,违背法律条文的犯罪行为要惩处,深层的欺凌人文、打牌人文等行规难题反之亦然要除掉。扫除行规,关键性是践行恰当的价值观念,除去行政权误用,发扬新风尚仁义、压过心存侥幸。与此同时,健全管理制度礼法,增加目前仍然和模糊不清丘陵地区,急速填充各式各样行规的气焰。

网站点评(网站点评回复语录)-第1张

扫除行规,每一个人都并非旁观者。树新风尚,天下人积极主动杯葛,就可以激浊扬清、扭转颓势弊病,让行规丧失沉积物、丧失地下通道、丧失消费市场,或者说逐步形成严格遵守法规,仁义蓄积、天德善行的较好社会风气气氛。

网站点评(网站点评回复语录)-第2张

特别针对该事件,E2140特邀专栏作家左丘失聪也勒罗尔县,自认是一位女性,也曾有过被顾邵的历经,这段追忆让人很不难受,他自此也对这类筵席人文深表反感。下列为他的该文:

文:左丘

穆萨的一位女性雇员,被上司逼迫参加酒局,而后,在酒醉的状态被性侵。之后穆萨的高管并没有及时处理,反而用一系列手段企图打压。

关于这个事件,我觉得非常有必要用清楚和直白的方式来说明自己的态度:这是一次典型的行政权对个体的凌辱。

有人把打牌的种种陋习冠以打牌人文的称谓,这显然是对人文这个词的侮辱。我历经过许多饭局,看到过许多灌酒的场面,听到过无数灌酒的理由。无论灌酒的借口多么高雅多么冠冕堂皇。其实说白了,灌酒的人就是希望被灌酒的人出丑,灌酒的目的就是体现对方对自己的服从。

灌酒是一种体现行政权的方式。灌酒陋习往往体现了一种封建的人身依附的行政权秩序安排。领导干了我随意这句话之所以会成为打牌上的笑话,正是因为在打牌上的规则是领导随意下属干杯。这个规则表明在灌酒这件事情上,领导拥有豁免权,并且对下属的身体拥有伤害权。众所周知,过量饮酒有害健康,并且让人极不难受。那么,要求某人过量饮酒,要求一个人戕害自己的身体,要求一个人当众出丑,这正是行政权非常乐于看到的。

行政权为了要证明自己的存在,不仅仅需要指挥下级做安排的工作,并且还强烈地需要下级做出绝对不愿意的行动。只有看到一个人做自己绝对不愿意做的事情,行政权才会确定地感受到自己的存在。过量饮酒,就是非常适合证明行政权存在的一种犯罪行为。

穆萨这一次的女雇员被灌酒被性侵的事件,并并非我听说过最恶劣的灌酒事件。我人生中至少听说过三次因为被灌酒而致人死亡的事情。只是,在一个互联网公司,这么恶劣地被灌酒并且这么恶劣地处理,这说明陋习并不会因为高科技高学历就天然消失。扫除陋习还需要很多反抗,需要很多很多的反抗。

我自己也曾遭遇过灌酒。我向来滴酒不沾,一贯自诩强悍,敢于掀桌子。然而我也曾被灌过酒。

那时候我还在xx(此处隐去单位名字),一次出差到一个很偏远的地方,晚上和他们的领导们一起晚餐。我照例声明自己滴酒不沾,我以为可以照例在打牌上躲起来。没想到有一位领导并不肯放过我。他举着两个酒杯,站在我面前,一仰脖把自己的酒喝光了,然后说:你必须跟我一起喝掉这一杯。

我看着那位领导,他年龄至少大我两轮,职务也高过我很多。过了一会儿,我接过酒杯,朝身后把酒一倒,说,我喝了。

接下来差点儿打了起来。然后在各位在场朋友的劝说下,我喝了一杯酒。

那天晚上,我在房间里关着灯,在黑暗里呆了很久。

二十多年过去了,我还清楚地记得那种屈辱感,那种以集体的名义以人文的名义以传统的名义以秩序的名义被凌辱的屈辱感。这屈辱感不仅仅来自灌我酒的领导,也来自劝说的朋友们。

所以在后来的日子里,我知道参加酒局,仅仅是独善其身自己不喝酒是远远不够的。我们还需要明确地反抗这种凌辱。

在我参加的饭局里,我会明确地反对灌酒。我会事先声明喝酒一定要量力而行,我会劝告灌酒的人不要再继续了。

现在看起来这还不够。

接下来,我会明确表达自己对打牌陋习的鄙视,明确表达自己对灌酒犯罪行为的鄙视。

对行政权的不服从,对戕害我们身体思想的行政权的不服从,可以从鄙视和反抗灌酒开始。

网站点评(网站点评回复语录)-第3张

从2020年六月开始,条码君推出了一档全新的网络文章专栏:有一码说一码。每周我们都会关注热点话题邀请专栏作家、市民等社会风气各界人士参与讨论,提出观点。希望有想法有态度的你,也积极投稿哦!

网站点评(网站点评回复语录)-第4张

编辑:木卫四